三人看到俞天,顿时露出满脸的戏谑和嬉笑。

  他们停下对丹堂弟子的殴打,王浩脸上带笑向俞天走过去。

  “我道是谁,原来是我们铁剑峰‘大名鼎鼎’的俞天师兄啊,既然俞天师兄开口,那么我们自然···”

  王浩的的脸上忽然透出凶恶狰狞:“是不会给面子的!”

  他忽然出拳,狠狠地打在了俞天的肚子上。

  俞天双目暴突,被打的弯下腰去,面色痛苦地大口喘息,险些吐出来。然而没等俞天缓过劲来,王浩又是一拳砸在了他的后脑。

  轰的一声,俞天直接被砸倒在地。

  王浩冷笑道:“丢人现眼的废物还想为别人出头?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路上的人看到俞天出头被打,一个个竟是连同情都没有几分,反倒是多数人面露讥讽,似乎在嘲笑俞天不自量力。

  俞天满脸灰尘,鼻中溢血,挣扎着爬起来。

  王浩狞笑不已,抬手就要再打下去。然而身后却蓦然传来一阵刺骨的冷意,让他猛然一惊。

  他脸上浮起怒色,转过身,看到一个挎剑的少年,气息冰冷,一步步走近过来。

  “够了!”秦风冷冷开口。

  王浩目露狰狞,目光一扫,看到了秦风腰间挂着的丹堂弟子令牌,他冷笑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白痴竟然这么多!看你也是丹堂弟子,既然敢来招惹我们,那就把你身上的丹药也留下来吧!”

  他正要上前收拾秦风,一个同伴却忽然面色难看的拉住他,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高大弟子微微一愣,而后脸上凶光大放。

  “哈哈···原来你就是哪个秦风!听说你身怀剑意,能越级杀人。来来来,看看你能不能干翻老子!”

  王浩身后那人满是焦急,道:“王浩师兄,谢辉师兄吩咐····”

  话没说完,王浩已经满目狰狞的将其推开。

  王浩吼道:“这小子不过是炼体二重的废柴,有什么可怕的!看老子这就把他拆成零碎!”

  王浩满身煞气,高大的身躯宛如一只巨猿,大步而来,满身狰狞:“老子就不信,你这废物还能逆天不成?!”

  他右手握拳,整条手臂都泛起青黑之色,宛如钢铁锻造而成,带着恐怖风声,向秦风当头砸去!

  俞天惊叫出声:“是‘铁臂拳’!秦风快闪开!!”

  秦风长身而立,黑色长发被王浩的拳风吹开,露出冰冷如刀的眼神!

  锵!

  长剑出鞘。

  剑吟震响,声若龙吟。

  一道冷光般刹那间闪现。

  冰冷的剑光若一条银龙冲天而起,带着撕裂一切的凶威和杀意!

  一个青黑色的拳头带着赤红鲜血翻滚着飞起数米高。

  王浩面孔扭曲,双眼几乎瞪出眼眶。他心肝俱颤,一声惨叫上没来得及出口,一把冰冷无情的长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

  王浩目眦欲裂,全身颤抖。他死死咬住牙关,强忍着断手之痛,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抵在王浩喉咙的剑冷得如同万载玄冰,死亡的气息将他紧紧缠绕。

  王浩只觉得自己胆敢作出半分动作,那把剑就会毫不留情地砍下他的脑袋!

  山路上一片死寂,似乎笼罩着彻骨的冷意。

  王浩的两个同伴呆若木鸡,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面露惊恐,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练肉三重的王浩竟然被练肉二重的秦风一招击败!在施展了铁臂拳的情况下被一剑斩去了拳头!

  恐怖如斯,简直骇人!

  俞天也震惊的无以复加,他看着秦风,难以相信这个新入外门不久的师弟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秦风持剑而立,目光冰冷。

  他的手掌赤红一片,宛如上等的血色宝玉雕刻而成,手掌的皮肤之下,隐约可见赤红色的血气如云雾一般在流淌弥漫。

  他手中长剑稳如磐石,透出凌厉万分的锋锐之意,令王浩有一种喉咙被刺破的错觉。

  砰!

  一个拳头落地,砸出一片烟尘。

  王浩的手臂断处鲜血不要钱一般的流到地上,哗哗作响。

  秦风收回长剑,冷声开口。

  “滚!”

  三人如蒙大赦,王浩的两个同伴最先反应过来,捡起地上的断手,拉上王浩狼狈地逃离这里。

  那被欺负的丹堂弟子从地上爬起来,满是敬畏地向秦风道谢,却没有去谢俞天的意思。

  俞天挠挠头,有些尴尬。

  秦风看着那弟子,面色冷的让其惊惧不已。

  那弟子腿下发软,告罪一声,赶忙离开。

  酷U匠i!网永}久G免@费"X看#9小r\说

  俞天一手捂着肚子,忍着疼痛,强挤出一个笑脸,道:“那弟子刚受了欺负,你又何必再冷着脸吓唬人家?”

  秦风冷哼一声,道:“明明是你先站出来救他,他竟不知感激。”

  俞天到时对此并不在意,露出几分憨笑,道:“是我自己太弱,没救成他,不能怪他。”

  “说起来,你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能打败练肉三重的王浩!”俞天眼中露出几分热切:“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那一招,应该是《飞龙剑法》里的拔剑术:‘飞龙出渊’吧!你练成了飞龙剑法?!”

  秦风点了点头,不明白俞天在激动什么。

  俞天眼中放亮,似乎忘了身上的疼痛,他带着三分激动七分期待,向秦风问道:“那么····飞龙剑诀的杀招‘七龙破阵’你可练成了?”

  秦风点头:“练成了。”

  俞天一愣,忽然哈哈大笑。

  他笑得是如此畅快,以至于竟笑出了眼泪,仿佛是有积蓄多年的怨气释放出来。

  好一会儿,俞天才平静下来。

  他用力抹去了眼泪,看着秦风说道:“我早说过,七龙破阵虽然难练,但并不是无法练成。可整个铁剑峰没有人相信我。如今终于有你练成了,证明了我是对的!

  人们总说,我苦修多年的‘舍身决’就像‘七龙破阵’一样根本无法练成,付出再多努力也是白费。

  可他们说错了!

  如今,你练成了七龙破阵,而终有一天,我也会练成舍身决!”

  俞天的眼中透出可怕的执着和无尽的希冀,这一刻,他似乎不再是哪个弱小的胖子,而像是一个热血激昂的斗士!

  俞天向秦风告辞,带着满怀坚定前往暴风洞修炼。

  秦风看着啊的背影,目光微动。

  “舍身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