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姐找到秦风的丹房,正要上前敲门,房门却忽然从里面打开。

  秦风满脸冰冷地站在门口,目光不善。

  大师姐哼了一声,想要进去,秦风却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

  秦风冷声道:“为什么你能找到这里?”

  被挡在门外令大师姐十分气闷,她没好气地说道:“知道了你的名字我自然可以查到你的丹房,你放心,上午的授课已经结束了,我不是来拽你上课的。”

  “那好,再见。”

  说完,秦风就要把门关上。

  大师姐顿时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知道你兑换了十颗血丹····”

  秦风关门的动作忽然停下,眼中冷意宛如刀锋。

  大师姐一惊,心头猛地一颤。她自己都不明白,面对眼前这个区区炼体二重的师弟,她为什么会出现恐惧和忌惮。

  M酷\匠}_网/G唯h/一(w正版,i其~他I都}是》盗,☆版

  她摆手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恶意。只是你兑换了十颗血丹却没有兑换其他的炼丹材料,是打算炼制‘兽血丹’吧?”

  秦风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大师姐以为秦风是默认了,说道:“果然是这样,兽血丹的炼制非常困难,猛兽血丹的能量太过狂暴,难以融合,在炼制兽血丹的过程中很容易出错引发爆炸。

  你一个人在丹房炼制兽血丹实在太过危险,稍不留神就可能有性命之危,我不能坐视不理!”

  秦风沉默,目光闪动。

  这个大师姐虽然有些多事,但也是在无意间给他提了一个醒。

  丹堂弟子的兑换记录竟然可以轻易被人查到,那么以后他若仍然只兑换猛兽血丹,迟早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秦风心道,看来以后兑换血丹的时候,需要或多或少的兑换些其他药材。

  大师姐见秦风不说话,还以为秦风知道错了正在暗自忏悔。她面色稍缓,抬脚打算进秦风的丹房看看。

  然而秦风一个侧步便将她拦下,冷声道:“师姐说的事我记下了,以后我会注意。师姐若没有其他事,就请回吧。”

  “你···”

  大师姐俏目含煞,气到不行。

  “你丹房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连进都不让进?”

  秦风并不答话,他面色冰冷,直接便要关门。

  大师姐几乎抓狂,她强压着怒气,说道:“我还有事没说,你听着!你懂得炼制兽血丹,想必是有一些炼丹水准,但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不参加丹堂授课。

  无论你水准多高,长老的授课总会对你有所帮助的。比如你自己无法顺利炼制兽血丹,就可以在下午的时候去听课学习,甚至在长老的指导下进行炼制啊。”

  “没兴趣。”

  砰!

  房门关上。

  大师姐紧握着双拳,身躯颤抖,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若不是顾忌形象,她甚至想要大喊大叫了。

  她在丹堂当了这么久的大师姐,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不给她面子,不,根本是无视她的人!

  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大师姐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压下了想踹门的冲动。她怒哼一声,转身离开。

  听着门外脚步声逐渐远去,盘膝而坐的秦风睁开双眼,目光沉静。

  他从储物袋取出第二颗血丹,一口吞下,专心炼化。

  ····一天的时间,秦风待在自己的丹房,寸步不出。

  大师姐有意无意的从附近经过几次,每一次都只看到那紧闭的房门。

  她的心中除了怒气,还有强烈的好奇。她好奇秦风到底窝在丹房里做什么,好奇秦风这样一个让她完全看不透的人。

  等到傍晚时分,丹房的房门终于打开。

  秦风的气息更加强大了几分,他从丹房走出来,锁门离开。

  秦风并没有直接下山,而是前往了山上藏书阁。

  这是秦风第二次来铁剑峰藏书阁,这一次,是来选武学剑法。

  秦风有铁剑令,在这足足五层的藏书阁畅行无阻,浩如烟海的剑法秘籍令他眼花缭乱。

  好在秦风对剑法领悟力极高,翻看那些剑法秘籍可以分出优劣,不至于毫无头绪,盲目乱选。

  费了不少时间,秦风在藏书阁四层选了一本《飞龙剑法》。而后又选了一本轻功《流星赶月》。

  飞龙剑法十分高深,练成之后出剑如飞龙在天,威力浩大。而流星赶月则是一门追求速度的轻功身法,练成之后奔袭如流星,速度极快。

  秦风选好了武学,下山回到住处,又开始每天例行的向白色石球输送剑气···第二天一大早,秦风吃过早饭,迎着朝阳便开始修炼飞龙剑法。

  阳光映照下,剑光闪烁如虹,剑风呼啸,声若龙吟。

  一上午的时间,秦风都在修炼武学。而到了下午,他则是前往丹堂,在自己的丹房里吞服猛兽血丹,进行修炼。

  此后的日子里,秦风每日都是如此安排,生活很是规律。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过去,秦风的修为早已是练肉二重,并且每天都在稳步提高。

  这一日下午,艳阳高照。

  秦风挎着长剑,走在前往丹堂的山路上。

  转过一个弯,秦风看到前方远处有三人拦住了一名丹堂的弟子,正面目凶恶地索要丹药。

  那名丹堂弟子只有练肉一重,被三人围在中间,哭丧着脸哀求道:“各位师兄,我真的没有丹药了,上一次我已经将丹药都给你们了啊!”

  三人中最高大的那人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提起来,狞笑道:“你虽然没有了在丹堂积攒的丹药,但不是还有本月领的十颗血元丹吗?就拿这些血元丹来充数吧!”

  另外两人哈哈大笑,直接从丹堂弟子身上搜出血元丹,收到自己怀里。

  那丹堂弟子被狠狠摔到地上,他面色涨红,咳嗽不已,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爬起来拉住那高大弟子的裤腿,大声哀求。

  “王浩师兄,我还要靠这些血元丹来辅助修炼,求求你们,把血元丹给我留下吧!”

  那三人满脸的厌恶和不耐,他们将那狠狠踹倒在地,一顿狠辣的拳打脚踢。

  “还敢讨价还价,活腻了是不是?信不信要了你的狗命?!”

  附近不时有铁剑峰弟子经过,多数人看到三人的恶行都面露愤怒,然而却并没有人站出来制止。

  秦风眉头微皱,颇感意外。

  这三人中有两个是炼体二重,那王浩略强但也只是练体三重的样子,路过的许多弟子都有轻松打败三人的实力,但这些人却都选择沉默着离开,没有人肯出头。

  “住手!”

  有人大喊出声,引得人人侧目。

  只见路人中冲出来一个胖子,满脸的愤慨。

  秦风眉梢一挑。

  竟是俞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