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秦风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

  楚天正准备出门,见秦风醒来,喜道:“秦风你醒过来真是太好了,昨天是周雄长老从附近路过,出手赶走了李虎。周雄长老说你旧伤还没好,昨天强行动手又损伤了身体。应该好好休养几天。好了,我要去练武场修炼了,你好好休息,不要勉强修炼。”

  秦风点点头,道:“嗯,放心,我心中有数。”

  楚天出门离开,屋内只剩下秦风自己。

  秦风沉默一阵,缓缓闭上眼睛,将意识沉入脑海之中。

  昨天当他的手握上剑之后,他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异而神秘的状态,头脑中多出来的那些东西变得更加清楚。

  秦风想弄明白,自己脑中多出来的,到底是什么。

  许久,秦风睁开眼睛,眼中透出一股带着凌厉气息的冷光,整个房间似乎都在瞬间冷了几分。

  那冷光一闪而逝,秦风双拳握紧,难掩心中激动。

  他似乎是融合了另一个人的灵魂!

  秦风融合的那个灵魂似乎残缺不全,对于生前的事情,只有极破碎的几个画面:尸山血海、剑气冲霄。

  那个灵魂生前似乎是一位极强大的剑士,他的记忆虽然没有存留下来,但是他对剑的深刻感悟却保留了下来,融入了秦风的灵魂。

  除此之外,灵魂中唯一完整的信息,是一部功法!

  《剑气冲霄诀》!

  秦风查看着这部功法,心情激动不已。他虽然从没听说过这样一部功法,但是他可以看出,这是一部极其神秘而强大的功法!

  修炼《剑气冲霄诀》会将体内的真气全部转化成锋锐无比的云霄剑气,以此剑气催动长剑,将使剑招威力更上一层楼!

  秦风缓缓伸手握上床边的长剑剑柄,在长剑入手的刹那,他整个人如同醍醐灌顶,似乎是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整个人的实力、状态、心态都提升到了巅峰。

  一剑在手,天下无可惧之物,无不可杀之人!

  秦风拔剑出鞘,看着剑身上映照出自己的双眼。

  他的眼睛如冰一般冷峻,又如火一般炽烈。

  “我秦风在此发誓,必将紧握这次机遇,不断变强!我秦风,再不要做弱者!!”

  ``````青玉门,赤松峰。

  秦风在自己的床上盘膝而坐,呼吸吐纳。良久,他睁开眼睛,眼中有凌厉之色一闪而过。

  “一周以来,我已经将体内真气完全转化成了云霄剑气,可以感觉到这云霄剑气比之前的真气强大得多。剑气冲霄诀果然是一门厉害的功法!”

  此刻,在秦风的体内,是带着凌厉之意的云霄剑气在经脉中穿行。

  在他的丹田处,云霄剑气化作一个缓缓旋转的白色气旋,气旋中的能量时聚时散,如同有万千小剑在云海飞旋,神异无比。

  秦风的眼中露出一丝坚毅神色:“如今可以尝试一下剑气冲霄诀中的‘破天门’了!如果真的有效,那么我才算是真的有了脱胎换骨的希望!”

  他缓缓闭上双目,调动起体内的云霄剑气。

  “破天门”是剑气冲霄诀中记载的一种方法,可用于打通於阻的经脉,改变人的先天资质。

  秦风调动起大量云霄剑气,汇聚成一股强大能量,向着一处於阻经脉冲撞而去!

  轰的一声响,凝聚的云霄剑气如同一柄锋利长剑,狠狠斩在经脉的於阻之处。

  酷匠p1网{正'2版J首11发

  秦风全身剧痛,险些叫出声来。

  然而他咬着牙,心中却是涌起万分的喜悦。

  那处於阻,在云霄剑气的撞击下,松动了几分!

  秦风大受鼓舞,调动起云霄剑气一次又一次地冲撞过去。虽然身体疼的宛如刀割,全身冷汗淋漓,但秦风死死咬牙坚持着。

  为了变得更强,受这点罪算什么?!

  再来!

  秦风双拳紧握,身躯一阵阵的颤抖,身上透出凌厉与执着之意。

  半刻钟后,那处於阻已经残破不堪,似乎很快就能冲破。但秦风却发现自己体内的云霄剑气已经所剩不多!

  秦风没想到,破天门的手法,竟然是如此消耗能量。

  他睁开双眼,取出怀中的那瓶血气丹,一口气将里面的七枚血气丹都吞了下去。

  七枚血气丹入口,化作一股庞大的能量涌入体内,秦风体内云霄剑气运转,宛如利刃切割奶酪一般,迅速地将这些能量扯碎炼化,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秦风知道,这是云霄剑气的另一个特点:炼化速度极快,远非寻常真气可比!

  有了血气丹的能量补充,秦风再次凝聚起一股强大的云霄剑气,狠狠地向那处於阻冲撞而去!

  轰!

  经脉中的那处於阻被彻底冲开,能量如同大河决堤,奔淌而过!

  与此同时,秦风丹田处的剑气气旋也微微一震,猛地扩大了一圈,凌厉而充盛的云霄剑气如江河一般奔涌如秦风的全身经脉之中.秦风竟在此时破而后立,成功突破了以前的境界,进入了练血六重!

  秦风自床上起身下来,整个人如一柄出鞘利剑,锋芒慑人。

  秦风呼出一口气,散去了凌厉气势。

  他的眼中露出一丝兴奋,低声自语道:“这‘破天门’竟然真的能帮我打通於阻经脉,只可惜消耗能量太多。我需要有强大的能量补充,才能尽快将全身经络都打通。”

  秦风目光闪动,看向了后山的方向:“我没有太多银钱去购买灵丹妙药,若想得到强大能量,只能再去后山寻找机遇了!”

  想到后山,便又想起他被李虎夺走的那株百年灵芝。

  秦风的拳头缓缓握紧,目光冰冷:“李虎,你从我这里夺走的,我必将再夺回来!”

  秦风抓起放在一旁的长剑,走出门去。

  他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但比一周以前已经好了许多,已经可以自由行动,甚至练武了。

  秦风在院中立定,抬手缓缓握上剑柄!

  秦风的气息在刹那之间变得深邃而冰冷,有无形的剑意释放开来!

  他拔剑出鞘,冰冷的剑意越来越强,将整个院落笼罩其中。

  唰!

  秦风剑招出手,身随剑动。

  一时间院中剑风凌冽,寒光闪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