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还不把灵芝交出来!非逼我下死手是不是?”

  “哼,凭你区区练血五重的实力还妄敢反抗我,真是不知死活!这株百年灵芝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哈哈···”

  躺在床上的秦风猛地全身一颤,他拳头握紧,脸上露出彻骨的愤怒!

  秦风从梦中惊醒,身体本能地挣扎,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住处的床上。

  刚才的动作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秦风龇牙发出一声痛吼。他的全身上下多处青紫红肿,无一处不痛。

  想起昏迷前的情形,秦风的眼睛发红,身躯颤抖。

  秦风今年十八岁,是赵国青玉门赤松峰上的一名杂役弟子,他资质普通,属于万千杂役弟子中毫不显眼的一个。

  三日前,秦风时来运转,在山中寻到一株百年灵芝。他本来欣喜万分,可没想到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李虎。

  李虎是赤松峰杂役弟子中的最强者,二十一岁已经是练血九重的实力。李虎为人凶恶残暴,经常带着他兄弟李豹和一帮狗腿子欺压同门。他强夺了秦风的百年灵芝不说,还将秦风打成了重伤。

  如此耻辱仇恨,甚至成了秦风的梦魇,将他从三日的昏迷中惊醒过来。

  床上的秦风死死握着拳头,愤怒与不甘几乎将他淹没。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强大的武者高高在上,对弱小者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利。而弱者,永远只能低头弯腰,在角落颤抖哭泣。

  武者修炼的基础四大境界分为:练血、练肉、炼骨、练脏。每一大境界又细分为九重小境界。

  秦风只有练血五重的实力,面对练血九重的李虎,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秦风的牙齿几乎咬碎,他在心中一遍遍地发誓,以后一定要更拼命地修炼,一定要变强!

  良久,秦风的心绪缓缓平静下来,但他的眉头却微微皱起。

  这次醒来,秦风觉得自己有了一些不同,他的头脑有些昏沉,脑海中似乎多了些以前没有的东西。

  秦风皱着眉,正打算梳理一下脑中的混乱,屋外忽然响起有些急促的脚步声。

  屋门被推开,楚天大步走进来,他一眼看到醒来的秦风,脸上顿时露出一阵惊喜:“秦风,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秦风心中感到一丝温暖,点点头道:“嗯,我没事了。”

  这楚天是他的室友,是一个很仗义实诚的人,这些年没少帮他的忙。

  “你醒来的正是时候,我刚去领了本周的血气丹,顺便把你的那份也领回来了。给你!”一边说着,楚天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送到秦风手里。

  楚天的脸上透着兴奋的红色,道:“秦风你知道吗,我感到自己练血六重的实力快要突破了!这次有了血气丹相助,我拼命苦修几天应该就能突破到练血七重了!”

  秦风露出一丝诚挚笑意:“恭喜你!”

  楚天接着说道:“而你炼化这些血气丹应该也能使伤势恢复的速度快上几倍,你尽快恢复过来,好好修炼,别再想那株百年灵芝的事了。我们的实力太弱,斗不过李虎师兄的,如果非要跟他争,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秦风的眼中闪过一丝仇恨与不甘,他咬咬牙,没有说话。

  楚天叹息一声,正要再劝秦风几句,屋门蓦然轰的一声被人一脚踹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壮硕男子满身煞气地大步走进来。

  楚天看到那人吓了一大跳:“李虎师兄···你来这里····”

  楚天话没说完,李虎凶恶的目光锁定到他的身上,一巴掌就抽了过来!

  啪的一声脆响,楚天被李虎一巴掌抽倒在地,脸上出现一个鲜红如血的掌印。

  “他妈的,老子今天说了,赤松峰所有练血五重以下的弟子全都要把领到的血气丹交上来。你着混账竟然敢帮秦风那废物领了血气丹带回来,不想活了是不是?!”

  楚天捂着脸颊,疼的半边脸都麻木了,却不敢冲李虎发怒,解释道:“可是李虎师兄,秦风达到练血五重了啊!我是想血气丹可以帮他快点恢复,所以才···”

  “他是练血五重又怎么样?被我打得像条死狗一样,吃了这瓶血气丹也是浪费,还不如给我!还有你,竟然敢跟我作对,你这周的血气丹也给我拿来吧!”

  说着,李虎面露狰狞,伸手便夺向楚天的血气丹。

  屋内蓦然卷起一股彻骨的冷意,床上的秦风艰难坐起身来,一声怒吼。

  “够了!”

  与此同时,秦风一把掀起床边的桌子向着李虎当头砸去!

  李虎眉头一挑,这才注意到秦风竟然是醒过来了,他狞笑一声。直起身踏前一步,一拳轰出,将那桌子轰成了碎片。

  狂暴的劲风在屋内激荡,显示着练血九重的强大力量。

  然而蓦然一声长剑出鞘之音响起,声音冷如冰雪。

  寒光闪现,无边冷意席卷而下。

  看o正V版章$S节上a8酷L匠网

  李虎忽然感到莫大的危机感笼罩全身,他汗毛倒竖,顾不得面子,抬手护住头面,迅速后退。

  唰!

  剑光闪过,李虎的手臂上出现一道三寸长的伤口,鲜血流淌而下。

  秦风坐在床上,一手持剑,长发无风自舞。

  之前的连番动作牵动了伤势,秦风的口中不断溢出血来,但他一剑在手,却如同有莫名的力量加身,释放出冰冷而恐怖的气息,令人心生畏惧。

  楚天惊诧万分地看着秦风,他与秦风认识多年,从未见过秦风这番模样。

  李虎后背有冷汗沾湿了衣衫,他先是从惊惧中回过神来,而后看到手臂上的伤,无边愤怒如火焰一般猛然窜起!

  他竟被秦风吓得后退!竟还被秦风伤到了!

  如此耻辱令李虎双目发红,气息也变得暴躁如火。他怒吼一声,大步向秦风逼近过去,右手握拳,挟风而下,直砸向秦风头顶!

  “混账小子,竟敢伤我,去死吧!”

  秦风额前的长发被拳风撩起,露出冰冷如刀的一双眼眸。他手中长剑一声长吟,如冰凤啼鸣,冷意霎时笼罩整间屋子。

  然而秦风的剑招尚没出手,一股狂风冲进屋内,如同一只无形大手,一把握住李虎将其扔出了屋外。

  秦风的剑招到底也是没能成功施展出来,他的目光一阵涣散,身上的气势如同被扎破的气球迅速消散。秦风松开长剑,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秦风只看到目露焦急的楚天,和一个缓步走进屋来的高大身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