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殿内,“是谁,到底是谁敢对洪门宗的弟子痛下杀手”虽然他们也知道在这次的夺宝中,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但是那么多的洪门宗弟子,其中还有厚土期的弟子全军陨灭了,还是让他们心中不好受。

  他们像是母鸡护崽般的对着杀了洪门宗的人露出了杀机,不管是谁,我一定要将你揪出来,然后为我们洪门宗的弟子陪葬。

  当然洪门宗属于那种很护短的宗教,所以从他们的弟子中弱的弟子经验不足中可以看出,平时没有少受到师姐兄们的照顾。

  “彻查,严办”洪门宗长老殿中发出这样的一条命令,除了宗主几位长老之外的其他人基本上都行动了,彻查这次在海昔潮中发生的一些事情。

  待宗门弟子基本上都倾巢出动了以后,洪门宗的一个老态龙钟的一位老人张长青仰望着蓝天,心里一片惆怅,在这些死去的弟子中有一位是他的孙子,那便是张有德。

  张有德从小就有着绝顶的修炼天赋,一直是被洪门看好的年轻一代,甚至他们还讨论过让张有德来继承下一任宗门的宗主之位。

  只可惜天妒英才,在这位天才还没被成长起来的时候便被抹杀了,在这个世界又有着多少像张有德这样的天才在为完全成长之际便被灭杀了的呢,造化弄人啊。

  张长青仰望着天空的双眼留出鹰隼般的恶毒,双掌握成了一个拳头,指节被捏的咔咔作响“有德,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我一定会揪出那个人,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洪门宗的众人们,询问了这次海昔潮的人之后,只得到一个长相英俊,赤裸着上半身,握有一把刀的年轻人。

  洪门宗的人寻找遍了整个沿海城都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气火攻心的宗主大人和几个长老们下令,既然抓不到当事人,那就让所有去过海昔潮的修炼者全部殒命,为那些死去的宗门弟子报仇。

  一时之间,沿海城血流成河,由洪门宗弟子长老们组成的复仇者,只要查出一个海昔潮去了巷口的人,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天阳,一时之间沿海城人心惶惶,不少人已经牵向了城外。

  张狂一行等并不知道现在的沿海城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在海上已经行驶了三天,看着依然无边无际,望不到尽头的大海,依依,七彩等皆是失去了开始的那种新鲜感,逐渐的变得沉默起来,不知道何时会到达下一个落脚的陆地。

  所幸的是他们在这几天中大海除了刚出海的那儿有些起伏之外,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很平静,也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

  无尽的大海,无尽的蓝色,天空除了太阳和漂浮的几朵之外都是蓝色的,船底下是蓝色的,这样的蓝在平时看起来或许还有着几分新颖,但是看久了之后,那种感觉就淡了下去,反而更想看见其他的眼色,土地的颜色,树木的颜色。

  “啊!好无聊啊!为什么大海之上除了海水之外还是海水,除了一片蓝色还是一片蓝色。”依依无聊的说道,她的一句赢得了七彩和巫雨行的一致赞同。

  自从张狂上了这艘船之后,就一个劲头的在修炼,从早到晚,从没有间断过,他现在很渴望实力,没有实力的人是守不住自己的宝贝,同时也守不住自己的心爱之人。

  虽然现在自己所爱的人还没有受到什么损伤,但如果没有足够强的实力的话,那么终有一天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爱的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这是他张狂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他要趁着所有的空余时间不断的提升实力,这样他才能再危险来临的时候,保护他想保护的所有人,这是他在海昔潮中看到了那疯狂的抢夺,看着其他的人亲眼目睹亲人的离去而手足无措没有任何办法之后心中下定的决心,他不愿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大海无穷无尽,现在的水面虽然平静,据悉大海是个风雨瞬息变换的地方,他一定在要在危险来临之际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实力,在那时空风暴来临之前,或是其他的危险来临之时。

  感受着依依的不耐,张狂从修炼中睁开了双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他决定陪众女半天,如果他不陪伴几女,估计几女能以一息一叹的速度叹气。

  “哥哥,你终于不练功了”看着从船舱里出来的张狂,依依一脸的欣喜着道。

  看着几女脸上浮现的笑容,张狂也是感觉着如果几女不来,独自一个人在海上倒是少了几分乐趣。

  既然是陪几女,那就得做点什么有乐趣的事,也不知道张狂从哪里弄啦的类似鱼竿的,但是其上镌刻着一些妖兽图案的四根杆子。

  一行四人在这平静的下午,掉起鱼来,虽然他们行驶了三天有余,但是却离海洋深处有着非常大的距离,所以一般的海中特别厉害的凶兽是不会跑到大海外围来的。

  海面上虽然太阳当空,但是海面之上却是很凉爽,时不时的还有海风吹拂而来,在这样的环境下好不惬意。

  几人享受着这难得的安静而又有点小幸福的日子,因为他们也知道危险随时会来到他们的身边,其中的有些人可能会丧命,所以此刻他们在尽情的享受着这份安详。

  在这小小的幸福中,吃过依依长进了不少的厨艺弄出来的鲜美可口的各类海鲜菜肴后,夜慢慢的降临了下来。

  ;~最5新b章节v上,酷^匠¤?网。

  根据他们在沿海城中所购的地图显示,他们在今晚会使出安全区,接下去的区域可能很危险,也可能很安全,这得全靠运气。

  再次打坐的张狂这次没有再进入修炼状态之中,而是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自己在海昔潮中,那缠着自己的带子所带着的箱子。

  箱子是完全防水性质的,当张狂打开箱盖的时候,里面的帛锦一点也没有沾到水,显然是这个帛锦的主人在箱子上使用了防水措施。

  要说这次在海昔潮的夺宝中收获最大的,那便是张狂,张狂所得的这卷卷帛锦卷轴便是明宇世界已知的速度第一的司志孔的技法“闪电决”。

  张狂渗入一丝元力进入帛锦之中,一股带着凌厉气息的庞大信息涌入了张狂的脑海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