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有德也不再废话,岔开双腿向外划了一圈,双脚牢牢定在地上,手上手势运转,一股巨大的能量从手掌处传出,紧接着,只见他一手探出,脚步跟随而动,竟是朝着张狂呼啸而去。

  张狂连忙摆开架势,静静的看着张有德带着破空的声音而来,待张有德的一手带着千斤之力直击脑门之时,张狂才向边上缓慢的跨出一步,同时身子斜向外侧,看似简单的化解了张有德着迅猛的一击,实则这其中蕴含着极大的天地奥义。

  以静制动,当然只有张狂才敢这么有恃无恐的用出这招,如若是别人早就被轰成了一个烂西瓜了,怎么还能这么毫发无损的站在这里。

  张狂敢这么做,当然是凭借着他超高的武道境界,在张有德袭至眼前之时,他拳头的运行轨迹尽皆被张狂所掌握。

  张有德本以为这次的一拳虽然不能重伤张狂,但是一定可以让张狂产生片刻的停滞,但是他想错了,他低估了张狂的反应速度。

  虽然一招不中,但是作为实力高强的张有德来说,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决斗得多了,这样的事情遇见得多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马上收住了心神,直面出击不中,张有德左脚点地,一个旋转,右拳带起一片破空之风,对着张狂后脑勺袭去。

  张狂似是早就预料到张有德会出这招般,身体一个翻转,左脚蹲地,右脚犹如长鞭般扫向张有德的左脚。

  张狂的反应速度太过迅速,当张有德一招才出时,张狂两招在瞬间已成,张有德左脚像是被千百斤的铁板撞击了般,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往后倒退了几步,依靠强大的劲力才稳住了身形。

  张狂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不愧是厚土巅峰的实力,虽然吃了自己猛烈的一击,但是靠着高强的实力,却依然屹立不倒。

  虽然两人只是简单的过了几招,但是他们心中却是都有着不小的震撼,张狂明白自己的在经过淬炼之后自己的身体达到了怎样恐怖的地步,他更是知道自己这照在元力加持之后有着怎样的威力,就算一块几寸厚的钢板摆在他的眼前,他也能踢出凹槽。

  但是眼前的张有德只是退了数步就稳住了身形,不得不说他身体的强度和协调度都很强。

  此时张有德的心中也有着震撼之感,他明白他修了“泰山蹦顶”这部功法脚上的力度有多大,虽然它只是一部天阶初级功法,但是这是一部防御逐渐加强的功法,现在他已经练到了第五重,即使是厚土初期的强者全力的一击也不能撼动他半分,但是他张狂却是让他退了数步。

  观看的人群见了张狂和张有德过了几招之后,议论了起来,也不管身边的那个人是不是刚才打得火热的伙伴或是对手,想必有共同的兴趣能让他们更能友好的相处。

  “你看那个赤裸着上身的年轻人怎么样,我猜他在洪门宗弟子张有德的手下过不了十招。”一位歪着嘴的瘦子说道。

  “我看你不仅是嘴歪,还是眼瞎,你没看见刚才那个年轻人将张有德击退了数步么?”一个胖子出声道。

  “我看啊,现在这场决斗胜负还是很难分,张有德现在的实力可是厚土巅峰期,且他的防御力还是相当强悍的,被寓为“人肉泰山”,但是刚才那个年轻人却能击退他,说明那个年轻人的实力也必不会弱,但是刚才的对决,他们分别用了几分力,却是不得而知。”一个背着阔剑的中年大汉说道。

  .更@新2。最bm快。上N◇酷‘…匠T网Ah

  其他几个人觉得中年大汉说得甚是有理,接着观向了战场,对于这场现在还看不出胜负的决斗,他们也只能再观看后才知道结果。

  防御力惊人,这是张狂对张有德的的评价,不过,就算你是泰斗又如何,今天我张狂非要将你削为平地。

  张狂一脚迈出,同时手握成拳,将筋肉中所有的力量集中在这一拳之上,对着张有德的胸膛疾驰而去。

  张有德只感觉到,在自己坚不可破的防护下,在张狂的这一拳之下,像是有个电钻将自己的防护钻开了一个小口,随后一股劲风猛烈的灌了进来,自己的防护罩便如易水消融般的断裂开去。

  在张狂的这一击之下,张有德退后了几十部之遥,喉咙中一股猩甜冒出,最终因承受不住那股霸道刁钻的力道而喷吐而出。

  张有德看了看依然林立在眼前的张狂,那个不可无法击败的身影,闭了闭眼,痛苦的呻吟了一声,知道自己今天敌不过眼前这神一般的男人,一股元力迅速的集于掌心,拍在自己的胸膛之处,再次碰出几口鲜血,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张狂本欲呼出“不要”的声音也卡在喉咙之处,只能无赖的看着张有德的自裁,在这个武者为尊的世界,弱者终将被淘汰,张狂长叹一口气,难棋逢对手啊,遂架起云头迅速的飞向了住处。

  依依,七彩,巫雨行看着张狂的到来,有些意外,按照正常的情况,一天半之后张狂才会回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几人猜测。

  张狂一进门,对着几人道,马上整理好自己的东西,我们得马上离开。

  几人看着张狂紧绷的脸色,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然张狂也不会让自己等在夜晚快来临的时候离开,幸好,他们之前就准备好了船只。

  张狂本来就有储物戒,不需要准备什么,这几天艰苦的赶路生活,也锻炼了这些女眷们,不消片刻便整理好了行囊。

  一行人急匆匆的上了贼眉鼠眼兄弟准备好的船,跟他们都来不及道别,秘密的便离开了,希望这次的事不要连累到他们身上才好。

  坐上船的那一刻,几人都有些兴奋,毕竟是第一次做船出海,看着无边无际的海,心中有着一种豪迈,同时也有着一股担忧,希望他们这次可不要遇到传说中的大海时空风暴才好。

  就在几人出了海时,洪门宗也接收到了洪门宗这次派出的弟子几乎全军覆没的消息,洪门宗的高层们一阵痛心疾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