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连忙稳住身形,在岸边观看和亲身在水中感受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在岸边你看到的只是水的壮阔、凶猛,但是在水中的感受完全的不同。

  在水中一方面你要平衡自己的身体,要分析水波和浪花对自己的冲击力,另一方面你也要护住自己的身体,不让多余的力气浪费出去,所谓牛毛都出自牛身上,也不让没有用的力气冲撞自己,而使自己受伤。

  在水中不像在岸边,特别是翻滚着的水中,你要随时的稳定自己的身形,因为会有多方没有规定的时间规定的方向的水波的压力在冲撞挤压着你的身体。

  “在岸边观望,不如亲身在水中感受啊!”张狂稳住了身形,感叹一句道。

  紧接着,张狂感受到了,那一波又一波水浪猛烈的冲击在身上的快感,他慢慢的降低着元力的护罩,他要看看在“世界之心”的改造之下,这个身体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强度。

  怕打在身体上的水波的压力虽然很大,但是还不够,这样的强度太小了,张狂维持着身形不停的向着海面的巷口移动着,找着最适合身体淬炼的地方。

  一波波水流不断的冲击着身体,体内的肌肉筋脉甚至是骨头慢慢的变得紧凑、强硬,而后变得更加的凝实。

  没有生命气息的薄薄的纸片在重大的压力之下也会变成坚硬的木块,何况人的身体有着巨大的塑造能力,在水波浪花不停的冲击中,张狂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变得如同钢铁般坚硬。

  张狂很喜爱现在的这种感觉,在平时很难寻得像现在的淬炼身体的好地方,鞭打效果是好,但是那疼痛感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体能锻炼,效果还好,但那只是局部的,且进度缓慢,不像水波的冲击般,威力大,而且对身体的冲击那是相当的全面。

  当然这海昔潮的压力除了能够强化身体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功能,那就是能够在此中提炼速度。

  张狂不停的寻找着最佳的修炼地点,同事运转着元力不停的提升着自己的速度,如果能在这样崩腾的水流中的速度你能提升到100码,那么你在空地上的速度有可能就会达到300到500码。

  除了速度的提升之外,还可以很到的锻炼对身体的控制能力,就好比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如果没有方向,那么那速度再快有什么用。

  如果遇到强敌,逃亡的速度没有选择最佳的路线,那不是只能乖乖的等着被蹂躏。

  张狂控制着元力,脚轻轻的踏着水中,让水波的冲击最大限度的作用在自己的身上,同时牢牢的稳定着自己的身形,不被海浪打翻或被它推到别的地方。

  现在的张狂就仿佛是大海里的一只小小的帆船,而他就是驾着帆船在浪花中冲刺的帆手,体验着那种刺激,同时心性也更好的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海浪张着血盆大口想要吞并这个胆大妄为的人类,他不断的加大着自己的威势,但是张狂每次都能在海浪即将要将他吞并的瞬间寻得一丝生机,躲避掉海浪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毁灭。

  在张狂与海浪斗智斗勇时,海昔潮的中潮来临了,海昔潮的中潮是有着比初潮更加威猛的气势,当他来临的时候,张狂感觉到,整个天空都被着滔天的声响震动着。

  现在的水墙有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任谁见了,都不敢靠近他十米之内,当然这只是在海上,巷口内的气势显然是低了那么少许,但是其中的威势还是不容小觑。

  水墙撞击在巷口外壁,去了不少的气势,但是那翻滚着的洪流任谁见了都是一阵的胆颤心惊,此时巷口内的人已不足百人,其他的人均是无法承受住这么大的压力而独自离开了。

  当然这里头也有些组队的人,依靠着团体的力量分撒着洪流所带来的巨大翻滚冲击力,对于这样一年才一次的炼体机会,想必谁也不想浪费,都在极大可能的强化着自己的躯体。

  现在张狂无法探知其他人的状况,他只知道中潮来临的时候,一股铺天盖地的压力砸在他的身上,有片刻的眩晕,其中还夹杂着火辣辣的疼痛感,但以张狂强大的精神力,他立马清醒了过来。

  这么大的威势是张狂所没有预想到的,紧接着他连忙调整状态,摆着最恰当的姿势,狂喜的迎接着再一次的冲撞与冲击。

  “爽,没有比现在更适合炼体的地方了”张狂几欲舒服着叫出声来,但是想到紧随而至的猛烈水波,还是放弃了呼喊的念头。

  如果能抵挡得了水波的撞击,那威力卸掉之后的全身细胞的舒展感觉,那是相当的舒服,就像是在炎炎的烈日之下突然的来了一杯冰镇酸梅汤。

  能受得了水波巨大威力的其他强者,也在那妙不可言的痛与恨的交织中历练着,他们有着和张狂一样的感受,那是相当相当的爽啊。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j

  张狂在爽的时候,不时的跑到海堤上的观看巷口状况的依依,七彩等看着那巨浪滚滚的气势,心中升起了浓烈的担忧之感。

  那水下的张狂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能承受住这么大的压力吗,现在水中所夹杂的威力已有几十万来斤了。

  七彩看着一脸焦容的依依,虽然自己对张狂的态度很是傲气,但是她也受到了张狂这么久的照顾,人非草木,岂能没有感觉呢。

  七彩心中也是有着隐隐的担忧,但是心性比依依坚定的她安慰着依依“依依姐,张狂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人,他滑溜得很呢,如果他若是真受不住这种压力,他一定会自己回来的,在说了,受不住还去受,那也没人给他奖励啊,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

  依依听闻仔细一想张狂绝对不是那种爱逞能的人,真是关心则乱啊。

  在水中的张狂当然不会知道依依七彩他们现在心中的所想,只是不停的徘徊在那种淬炼身体的痛与爽的交替之中。

  当然这样的炼体对于身体的消耗也是巨大的,抵挡着冲击,不消耗元力那是假的,张狂体内的元力在不停的消耗着,同时也在不停的吸收着,在体内筋脉的急速运转之下,吸收着水中的精纯的水元素,这种水元素没有过多的杂质,只需运转半个周天,水元素就被完全的转化成了张狂的元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