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继续的进行着循环,当然在这样快速的修炼中,张狂的实力也在飞快的提升着。

  打铁需要趁热,当然修炼当然不是每时每刻都需要这样,但是当遇到好的机缘的时候,那就是必须的了。

  这种天然的修炼体魄和提升速度当然还伴随修为提升的机遇很少,现在的张狂即使是饿着肚子也要不停的在水中历练,当然到了他现在的这个层次,饿个几天当然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几天后身体有点虚脱罢了,但这张狂还是受的了的。

  在这次的海昔潮中,那些强者除了能够借助这次海昔潮致使修炼之外,还有着一个目的就是捡宝,或许说夺宝更贴切一些。

  随着这次海昔而来的还有一个强者所遗留的宝物,若是能够得到这些宝物,无论是修炼者个人还是宗门,在实力上一定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大家猜测这个宝物可能会在中潮或者是高潮中出现,哪些褪去有所领悟感悟了天道的一些人,现在又重新站在了海堤之上,宝物若是被打倒了浅水滩里,那么就该他们这些人走运了。

  C…酷匠网m唯W/一}正8R版,其他w都是,?盗◎版¤

  但是他们也知道既然是宝物,那些水中的强者们一定会首先进行抢夺,那么他们也只能捡些漏网之鱼了,虽然这样的几率不是特别大,但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的人并不在少数。

  就算没有漏网之鱼捡,他们也可以见识一下高手的能力,同时也能眼馋眼馋宝物。

  就在他们这样的期待中第一天,水面上还是那么波涛汹涌,气势滔天,但是并没有他们心中所要找寻的宝物。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那种等待宝物出现的前夕的心情,那种激动是无法言喻的,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但是这些人没有一个离开的。

  张狂自然知道这次的海昔潮会有宝贝出现,但是他却是不知道,这个宝物会以何时何种形式出现。

  他只是不停的在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同时不停的修炼着,现在他的实力已经到达了方寸巅峰的实力,即便是刚踏入巅峰,但是他相信即使是一个厚土期实力的人站在他眼前,他也有着几分打败他的实力。

  他相信如果他一直在巷口中修炼下去,他的实力一定可以突破方寸巅峰,到达厚土初期,只是不知道这个时间还有多久,他隐隐的有种感觉就在这几天了。

  突然一个东西缠住了他的脚,他以为只是海底的一些生物罢了,但是他试图赶了几次,拉扯了几次,然后调动元力攻击了几天,那个东西依然牢牢的缠在他的脚上。

  即使是依靠他现在的实力去冲击那个物体,即使元力在水中攻击物体会被消弱一些,但是他在现在实力提升后,还无法轰开那个缠在的物体的时候,张狂只好一个洑水,潜到了水面之下,仔细的打量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水中的视线很浑浊,十几尺开外的东西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具体是个怎样的情景那是完全的看不太清楚。

  缠着张狂的并不是那个东西的本来面目,只是那个东西上的一根缠绕的带子,即便只是个带子,以张抗现在的实力也不能撼动他分毫。

  只见张狂一拳击出,那个带子只是随着水波浮动了一下,挪动了一点地方而已,张狂只好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了血魄刀,对于这种顽固的带有任性的东西,刀是他最大的克星,当然这只是在常理之中。

  虽然水势能够阻挡血魄刀的一些气势,但是在张狂手中的血魄刀却是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张狂使出五六分的力气,那个带子竟然完好无损。

  这次张狂不能淡定了,“怪了,这个带子怎么这么强劲,就算是一块铁板在前面,以刚才的一击也能使它弯曲变形,甚至断裂,但是这个带子怎么回事,比钢铁还坚韧。”

  因为张狂看不见带子下面拖着的是什么东西,在加上浑浊的水模糊了他的视线,没出过海的张狂,人为这是海中所长的一种东西罢了。

  一刀砍不断,那就再来一刀,这刀再砍不断,那就再来几刀,张狂被打断修炼,心中有些气恼,这什么东西,缠着自己不松手。

  这次张狂使用了七八分的力气去砍带子,但是带子只是紧绷了一下,再次挪动了几分。

  “什么情况,这个像带子一样的东西这么有韧性。”之后张狂想到有些地方例如天丝蚕也有着如此强劲的韧性,这说不定是一种来自于海中的有着天丝蚕一样韧性的法宝。

  张狂将血魄刀收回了储物戒之中,将在自己脚上缠绕得严严实实的带子慢慢的拖了起来,带子并不少也就十几尺的样子,下面吊着一个防水的箱子,箱子具体是什么材质的,就不得而知了。

  张狂连忙在水中隔离出一个小小的小空间,也就能容纳张狂和箱子,张狂解开上面的阵法,发现是一个卷轴。

  触摸着卷轴,张狂能够感受到上面传来的不凡感知,张狂猜测这一定是一件宝贝,不能让其他人发现,立马装进了储物戒之中。

  巷口内在水下的人们蜂拥了起来,尽管有着海面所带来的海水波浪的不稳定的威压,但是即使这样那些海水所带来的宝物也能让他们趋之若鹜。

  那些实力较强的宗门马上组织了起来,在翻滚的浪花中不停的搜寻着宝物,其他的能在这样的水中站立的强者也疯狂了起来,在水中不停的搜寻着,生怕自己错失了什么宝物似的。

  那些站在岸边的人,此刻也有蠢蠢欲动的架势,谁能抵挡得住宝物的诱惑呢,你,我都抵挡不住。

  有些眼红的人,不管不顾的跳进了翻腾着的水中,不顾一切的冲到了可能有着宝物的地方。

  一个人跳下去,紧接着又有一群人跳了下去,紧接着又是一大批人,现在他们疯狂了,眼中没有了汹涌着的海水,他们脑海中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宝物,一定要夺得一两件宝物。

  巷口内水波翻腾了起来,同时人群也翻腾了起来,但是随着他们慢慢的靠近巷口,不少人抵挡不住威压,被打翻在了水中,然后再也没有站起来,浮起来的只是一脸煞白的尸首。

  即使这样后面的人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不停的冲着,有些人直接拿着前面人浮起来的尸首当助力,冲向了巷口宝物出现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