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梓城由三大家族共同持有管理,这三大家族分别是思家、优家、石家。

  外事管理所是一个油水十足的机构,三家都在这里安插了足够的人手,并且按照每三年一次的顺序,轮流主持外事管理所。

  外事管理所设立的初衷,而且成立至今的主要原因,就是用来管理元人的一应事物。不过对外事务却也不单单只有元人,与元人相干的一些事物也渐渐被纳入了职权范围。比如说发布任务,征召元人作战等等之类。

  此时在外务管理所综理楼的第三层阁楼上,百十米平方的空间,已经挤上了六十多人。坐在为首位置的,是一个枣红脸、头上发髻整理得一丝不苟的老者。

  这老者叫作石端,是石家的人,而现在正轮值到石家来主持外务管理所的局面。

  酷匠y网永(#久p免i费看“%小1@说V,

  下面的六十多人分成三拔,之间座次分明。

  六十多人喧喧嚷嚷议论成一团,话题的中心,无一例外的都在谈论着由思家人带来的那个消息。

  思家位于两千多里外的一处偏远矿场,被人强闯了,三十多个护卫一个不剩的被人斩杀。这倒也就罢了,毕竟在这地底世界哪天没有血腥杀戮和相互征伐,屠宗灭族之类的事情都没少发生,更遑论是思家一个不如何受到重视的偏远矿场?再者说来,就算矿场被灭,那也是他们思家的事情。石家和优家拍手称快都来不及,哪里还有好心去帮助思家去解决事端。

  只是这一次的事件却和平常不同,因为做下这次大案的凶手,是被他们管制的元人所犯下。

  元人是什么?在他们这些魔人眼中,元人就是工具,就是他们用来打入元人世界的旗子,用来使唤的牛马一般的存在,甚至是可以予取予夺。不过到了现在,元人竟敢于挑战魔人在这片地底世界的统治权威,这可就不是思家一个家族的事情了,而是所有魔人的事情。

  他们魔人可以在内部自相残杀,相互功法,但是在对付外来势力上,却是需要所有元人携手合作,同仇敌忾。这也是他们能够在元人虎视眈眈的情况下,生存下来的最根本原因。

  内部矛盾是内部矛盾,外来威胁是外来威胁,这是基本原则,也是根本原则。

  “思三,你所说的消息细细想来,实在是疑点重重。首先且不论那个凶手是不是元人,只是说他区区一个金晶中期,如何能够斩杀得了你思家三十多个金晶中期以上的护卫队。莫非思家的护卫队都是纸糊出来的不成?”众人中,优家位置中的一个中年人向众人前方,和众人相对而站的思三质问道。

  思家的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我思家的人,自然不是纸糊的,而是铁打的。”思三瞪着那个中年人,颇有些恼怒道:“我思家那些护卫的尸身基本上都已经找到,的确是出自同一人没错,你们两家也都同样确认了,这一点想必是毋庸置疑了。而且按照我之前和凶手照面时候记下的他的气息,那个装作魔人的元人也的确是凶手无疑。至于我思家的那些护卫队是怎么死的,想来凶手应该还有帮手才对,在那些帮手的帮助下,凶手才得以斩杀我思家的矿场护卫队,而且你们要知道,元人的手段可是很多的,便比如阵法,往往就是以弱胜强之道。所以那个凶手更大的可能性,或许会是一个精通阵法的元人。齐宁峰,你也是元人,你来说说,我说的话是不是在理?”

  齐宁峰是一个青衫长袍,作一副文士打扮的中年人,只是他右脸上一道及耳根的长长伤疤,让他看起来一点也儒雅,反倒是多了些阴狠。

  齐宁峰乃是方寸后期的实力,论实力来说,他比思三还要高了一个小境界。但是论身份地位,他却是比思三差去了老大一截。一来他是元人,在这魔人为主导的地底世界,他的身份地位天生就要比魔人低上一个档次;二来,思三是金梓城三大家族之一,思家的人,而且思三在思家的地位还不低。

  在这以血亲为最重要关系的天下,思三可以说是金梓城上层人物。哪怕齐宁峰心有不满,甚至有足够实力可以斩杀得了思三,但除非他不想在这片地底世界混下去了,否则即便是再大的憋屈,他也只能是闷在心中。

  “你们这些魔人,早就全该死了,我那个元人同伴才只是杀了三十多个人而已,简直就是是太少了。要换做老子,怎么地也得来个千儿八百的。”齐宁峰心中狠狠地道,他来到地底世界差不多已经三十多年,这段时间可没少受到那些魔人的欺压剥削。其实他这还算好的,那些修为在筑地阶段以下的元人,还会落一个更加凄惨的境地,比如说在势力攻伐之间充当炮灰。

  齐宁峰这还算好的,他在一次势力攻伐间,偶然杀了对方一个大人物,这才让他进入了金梓城的外事管理所的管理层,管理层的另外几个元人,也都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才得以进来。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修为都在大五行境界以上。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名为管理层,可和那些魔人管理层相比,权力简直小到可怜的程度。

  齐宁峰微微侧过脸,面向大部分的魔人,开口说道:“在元人的阵法一道上,玄奥浩然,其中确实有许多阵法可以困人、以弱胜强。不过按照三爷所说的,凶手能够装作元人,而且气息不漏,甚至连三爷的眼光都看不出来……”

  顿了顿,忽略思三脸上有些难看的神色,齐宁峰继续说道:“这样能够改变外貌气息的法子元人有很多,但是连高出一个大境界,甚至是一个阶段的眼力都看不出来的法子,简直是少之又少。抱歉我齐宁峰见识过浅,实在是推测不出。”

  等齐宁峰话音落下,思三紧接着说道:“大家方才也听见了,齐宁峰也说了,元人有很多以弱胜强的阵法。元人虽然在战斗方面不如我们,但是各种诡异莫测的手段实在太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