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对于这种想法,方思怡也只是稍微想了想,方思怡就将这种想法给放下了,且不说古力两兄弟和张狂的关系有没有达到这个份上,单是张狂也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来蒙骗自己。

  方思怡嘴巴张了张,本来想要问张狂此行到底有什么收获。不过到底还是没有问出来,因为她知道自己问了,十有八九也不会从张狂口中得到任何答案。

  “大人……”古力和古勤很快赶了过来,离着十步外就恭敬站住。

  最H新章H节}上K:酷`匠网

  方思怡说道:“这两个魔人说是你让他们来这里等候你的,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也死活不说个明白。”

  事情关乎天阴体,而且方思怡还是一个元人,古力两兄弟自然是不敢向方思怡透露丝毫。

  没有理会方思怡,张狂向两兄弟点了点头,说道:“这便去金梓城吧。”

  “金梓城?”方思怡诧异道。之前和张狂在铁村的时候,方思怡曾经也看过地底世界的大致地图,知道金梓城离着此处,差不多有两千多里路途,已经是逐渐步入了魔人的腹地。

  他们此刻所在的地方,资源贫瘠,大都是像铁村这样的小村落势力。就连一个五等城市黑叶城,也能称之为一霸了。可即便是连铁村这样的村落他们两人都对付不了,更遑论是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金梓城了。

  况且以张狂在这片地域上所作所为,一旦在金梓城露出了什么端倪,只怕到时候他们两人就真的会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

  尽管知道自己的劝说十有八九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方思怡还是忍不住皱眉说道:“金梓城太过危险,哪里强者多不胜数。我们去了那里……”

  方思怡侧头瞟了一眼古力两兄弟,改作神念传音说道:“况且在我们身边还有两个魔人,他们对你的所作所为几乎是一清二楚。我不知道他们对你许下了好处,但若到时候他们对你反水,对金梓城的高层泄密,恐怕我们两人将要死无葬身之地。”

  方思怡说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事实。

  只是张狂又如何没有想到这一点,传音回道:“所以为了我们,更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危着想,这两个魔人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多注意了。比如说到时候我来行动,你负责看住这两个魔人也就行了,事况紧急的话,便是将这两个魔人杀了也没什么干系。”

  “你所做的一切都将我蒙在鼓里,此时还要我来帮你。哼,我方思怡又岂非你之奴仆。”方思怡脸色很是不愉。

  张狂自然也知道不可将方思怡逼得太紧,否则到时候反倒说不定要坏事。

  “事情是什么现在不好对你说,但定然是干系重大。而且也不会让你白忙活,这地底世界魔气如此浓郁,而且这些魔人在这里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想必那些大家族中必然有什么宝物,比如孕魔石之类的。”

  “空口白话,就想要骗得我帮忙不成?”方思怡对张狂的许诺虽然不免心动,可哪里肯轻易相信。

  “放心,绝对不是空口白话。”说着,张狂从胸前储物戒中取出孕魔石,放在手心向方思怡展示。

  方思怡眼睛徒然瞪大,颇有些不可思议的愣愣道:“这……这是孕魔石?!难道你此行去强闯矿洞,就是为了这孕魔石不成?”

  稍远处的古力和古勤两兄弟,也是颇有些震惊之色。孕魔石即便是在地底世界,也是非常珍贵的宝贝。就连那些掌控城市的家族,顶多也只会拥有几块孕魔石而已。

  而且如张狂手中的这块孕魔石,看成色应该是不可多得的极品无疑,只有那些顶尖势力,才会有可能拥有这等珍品。

  “原来你是为了这块孕魔石,如此说来,去强闯那矿洞倒也是应有之理了。”方思怡焕然大悟。虽然她不明白张狂到底是如何知道在矿洞里面有孕魔石的消息,但如果是换作她自己的话,也会想方设法,不顾一切地混进矿洞里面。

  张狂许下承诺道:“如果到时候不能获得足够价值的宝贝,我就把这块孕魔石给你,如何?”

  方思怡下意识就要一口答应下来,但马上又皱眉问道:“我如何信你?万一你到时候赖账呢?”

  虽然张狂的确不像是一个会赖账的人,但知人知面不知心,方思怡却是不敢太过相信自己的眼光。

  张狂传音回道:“那我便发下血脉之誓。我张狂由此发誓,以血脉为契约,如果方思怡在地底世界全力助我,等到时候出了地底世界,如果没有给方思怡足够的酬劳,而且这块孕魔石还在我身上的话,就用我手中的这块孕魔石来低作酬劳。如果孕魔石不再我身上,我必须对方思怡做出相应补偿……”

  血脉誓言,如果张狂到时候违背誓言,就会剔除他身上的血脉之力,让他有祖不能认,有宗不能归,有家不能回。这种誓言无论是对于魔人,又或者是元人都是极其慎重的,轻易不敢发。

  毕竟无论是那个位面,只要是有人族所在的地方,首先最重要和最普遍的关系,就是以血脉为枢纽的亲族关系。而其次,才是师徒等等之类的关系。

  听着张狂的誓言,方思怡心有不满。在张狂的誓言中,他可谓是将他自己所可能承受的风险,都降到了最低程度。而且本来按照方思怡的意思,她是可以帮助张狂这一次,但换成张狂的意思,却变成了方思怡在整个地底世界的所在时间段内,都要帮助张狂做事。

  不过方思怡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以张狂手中孕魔石的价值,倒也不算是辱没了她。

  元人杀死魔人,这在魔人为主的地底世界,可说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这种事情尤为忌讳,因为魔人本来就对元人持着警惕态度,多少年来,这种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

  张狂这事一传到金梓城,立刻就引起了金梓城的轩然大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