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东瀛州地域广大,靠山宗在自家周围的万里范围内,也能够称王称霸,只要不去招惹那些高等级势力,自是能够过得逍遥自在。

  曾阳和陆江海是靠山宗的核心弟子,他们现在是金晶后期境界,只等更进一步,突破大五行境界之后,就能走上执事等宗门中高层的位置。

  靠山宗是这方圆万里内的土皇帝,身为靠山宗的核心弟子,曾阳和陆江海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却也是作威作福惯了的。

  这日勒索了几个散修后,曾阳两人却是意外得了一件玄级下品法器,自然是高兴不已。

  “这凤鸣卷虽然我们用不上,不过等会儿拿去落霞城,想必也不会少于一百万元晶,倒是够你我师兄弟两人潇洒一阵了。”曾阳是一位面色黝黑,身形颇为雄壮的壮汉,此时他手里拿着一幅书卷模样的法器,看起来倒是有些不伦不类。

  陆江海身形修长,面目威严,倒是颇有一副好相貌。只是狭长而微眯的双眼,让其人看起来有些淫邪味道。

  只听陆江海哈哈笑道:“这还多亏了曾师兄的明察秋毫,人家藏在头发里面的储物戒,竟然也被曾师兄给发现了。掀起之前那人傻呆呆的表情,我就想笑,哈哈……”

  两人一边说说笑笑,一边踏着云头往落霞城的方向驰去。

  n}更|新最快#3上M酷匠s网}6

  落霞城是靠山宗下辖的三大主城之一,修炼者和凡俗人在这里混居,很是繁华。

  正此时,突然从下方山林窜起一个云头,正向曾阳和陆江海两人而来。

  云头上是一个白衣青年,面色晶莹如玉,头顶长发如瀑洒落,俊逸天下少有。虽无作势,但眉宇间洋溢着淡淡霸气不容人轻视。

  曾阳两人一惊,等发现来人不过是一个区区金晶初期而已,这才放下心来,嘴角又不自觉浮现出一抹莫名意味的笑意,停住云头等那白衣青年过来。

  白衣青年在曾阳两人五十米外停住,拱手问道:“请问两位同修,不知最近的城市在哪个方向,这里又是何地?”

  这个问题当真是有些莫名其妙,也有些稀奇古怪。既然不知道此是何地,那么白衣青年又是怎么来的?莫不是随意流浪而来?

  曾阳和陆江海对视一眼,皆是有些微皱眉头。

  曾阳沉声问道:“这里是莽山地界,你是何人?又来自何处?”

  白衣青年略皱眉头,显是听不惯曾阳这般质问的语气,不过还是回道:“在下张狂,两位知否知道最近的城市该如何走?”

  这白衣青年却是正是从红枫世界而来的张狂。

  按照南明上人所说的方法来到明宇世界后,张狂虽然手中虽然有着刻画有地图的玉蝶,可也需要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才能根据玉蝶上的地图来定位。

  钻出山林,恰巧遇到两个明宇世界的修炼者,正好就赶过来问路。

  不听张狂回答自己的第二个问题,曾阳眼神严厉起来,盯着张狂喝问道:“不敢说自己来自哪里,莫非是来自他处的奸细,想要打探我靠山宗的虚实不成?”

  张狂皱了皱眉,还不等他说话,陆江海也神情冷厉起来,冷声道:“当真是好大胆的奸细,竟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来找我们打听消息,简直可恨又可笑。”

  “二位莫不是误会什么了?”张狂眼神微冷。

  此处荒郊野外,就算处于所谓靠山宗的下辖地域,可就算是奸细,也不可能来这等地方打探。

  “废话少说。”曾阳目光巡视着张狂上下,冷哼道:“若想要证明你不是奸细,便自封修为,束手让我们师兄弟来验明正身。”

  陆江海也紧接道:“不错,如果证明你不是奸细,到时候自当去落仙楼摆上一桌,以作赔礼道歉。”

  张狂眼神冷厉下来,如果按照对面二人所说,岂不是将自己任由宰割。这两人,实在是与明目张胆的抢劫无异。

  见张狂不为所动,曾阳和陆江海竟是各自亮出一柄白银飞剑出来,剑锋直指张狂,杀意毕露。

  “不听劝言,莫非你是当真不知死活不成?”曾阳森然说道。

  只是,张狂又岂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

  张狂不欲多言,不待两人反应过来,心念一动,当即便是操纵着五指峰轰砸了过去。

  轰……

  五十多丈的五指峰突兀自半空出现,向曾阳两人当头砸下,挤压着空气轰轰作响。其疾厉,其气势,让曾阳两人面惊失色。

  惶急间,两人只来得及将飞剑往上顶去,希望能够缓住头顶山峰的几分落势。

  只是五指峰又是何等威势,虽然那两柄飞剑也是不凡,只怕已经达到玄级品质的门槛,可是又如何挡得住五指峰的势大力沉。

  只听“当啷”两声脆响,两柄飞剑竟是轻易就断为了两截。

  五指峰的下落速度却是丝毫不见有所减缓。

  寄托心神的法器被毁,曾阳和陆江海面色一个潮红,当即便是“噗嗤”一口心血喷洒出来。

  危机时刻,只见从曾阳两人身上突然生出两个金色光罩,成球形将两人各自包裹在其内。

  五指峰轰然砸落,只听“嘭嘭”两声爆响,金色光罩似玻璃一般片片碎裂,不过自金色光罩上生出的两股强横的反击之力,却也将五指峰弹飞。

  曾阳和陆江海便如两颗陨石一般,直接朝下方的山林砸落下去,在地面砸出两个深深坑洞。

  等曾阳和陆江海两人好不容易从坑洞爬出来,已经是重伤垂危的状态。两人瘫坐在地上,看着从天空迅速落下来的张狂,却已是再没了反抗之力。

  一方是金晶初期,另一方是两个金晶后期,虽然张狂似乎有些占了先手之利,可才不过一个照面,就已经分出胜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