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阳和陆江海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浓浓的惊悸和后悔。

  若是早知道张狂战力如此强横,他们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万万不敢去打张狂的主意。不过现在后悔去也晚,不过两人倒也并没有绝望,毕竟他们身后还有着靠山宗。

  在这片万里地域,一个区区金晶初期,又岂敢不给靠山宗面子?

  张狂落在两人身前十步外,神情间不见有丝毫杀气,多少也让曾阳两人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

  “现在你们能心平气和地告诉我,离此地最近的城市是哪里了吧?”张狂淡淡问道。

  所谓此消彼长,张狂的淡然神情落在两人眼中,却成了软弱。

  “我们是靠山宗弟子,你此番得罪我们……”曾阳咬牙切齿道。

  “聒噪!”张狂手中突兀出现一柄血色长刀,一刀便朝曾阳斩去。

  “啊……”

  凄厉惨叫中,鲜血喷洒,一只断手冲天而起。

  曾阳的右胳膊直接被齐肩斩断。

  在曾阳右边不到一米处的陆江海,直接被鲜血喷洒了一个满头满脸。他愣愣地望着张狂,心中已是充满惊悸。

  张狂目光平静地看着曾阳,虽无言语,也无杀气腾腾的作势,但曾阳的嘶声惨叫却不由戛然而止。

  如此干脆利落的凶人,曾阳和陆江海两人真可谓是生平仅见。

  “不说么……”张狂又将血魄刀举起,作势欲斩。

  曾阳和陆江海两人惊恐欲绝。

  “落霞城,此地往北三百余里。”陆江海连忙大叫道,语速之快,几乎是一息之间就说好了这句话。

  张狂点头,又说道:“将你们身上地图之类的东西交出来,还有周围势力的分布。”

  恶人还须得凶人磨。

  曾阳和陆江海两人不敢有丝毫怠慢,各自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记载地图信息的玉蝶抛给张狂。

  张狂结果,心神探入察看了一番,确认无误后收入自己储物戒中。

  “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们走了?”曾阳小心翼翼问道。

  mL酷E{匠网M正版首q@发+

  张狂看了瘫坐在地上的两人一眼,没说什么,凝出一团云头踏空而起。

  曾阳和陆江海两人心头总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不过继而心头就被浓浓怒火填满。

  他们身为靠山宗弟子,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上顺风顺水,向来就只有他们欺负他人的份,又何曾被他人欺负到如此惨境?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望着逐渐已经升空七八米的云头,曾阳和陆江海满目怨毒。心下已是打定主意,回了宗门,定要告上他张狂一状,让张狂到时候后悔莫及。

  正当此时,突然从云头上落下来一道凛冽刀气,几乎还不待曾阳和陆江海回过神来,便自他俩颈间一划而过。

  两个头颅冲天而起两三丈高,上面还滞留着劫后余生的庆幸,以及那无法掩饰的恶毒。

  张狂纵着云头,在山林上空向北疾驰。

  他向来就秉着除恶务尽的行事作风,那两人是靠山宗弟子,他虽然不能确定那两人会不会回去搬救兵来报复他,但是一切恶相的苗头,他都习惯灭杀在萌芽中。

  而唯有杀,方才是最为干净利落的。

  张狂一路疾驰,一边细细翻看着曾阳两人在玉蝶中留下的信息。

  “西莱洲、东瀛洲、胡天洲……”张狂渐渐了解了自己的目前处境。

  他此时身在东瀛洲,而南明上人所说的目标地点,却是在西莱洲。

  他想要去西莱洲,还需得跨过万万里路途,其间更是有无尽大海,定然也还会有其他凶险。

  不过就算难如登天,他也必须要去西莱州,毕竟那可是关乎圣元世界,关乎于圣道。

  张狂此时是金晶初期,如果还是在红枫世界,就算离开玄元宗,凭着这点修为他还能勉强有些自保之力。

  可是明宇世界乃是地级位面,又哪里是红枫世界可以比拟的?就算红枫世界的顶尖破空强者到了这明宇世界,也得明明白白做人,否则保不济就从哪里冒出一个强者,将其给轻易一巴掌拍死。

  落霞城作为方圆万里内的三座主城之一,自然是充斥着繁华。

  十丈高的城墙,便似一座绝壁挡在那里。

  满载货物的车马从城门有序通过,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有修炼者,也有凡俗人,但在这里都不敢造次。

  城门口并列着两排一共十个城卫兵,披甲执锐,个个都是原粒巅峰的修炼者。

  离着城门还有两里多地,张狂就落下了云头,混在人群中,毫不引人注目地从城门穿了进去。

  张狂从曾阳两人那里所得信息较为详细,知道这落霞城是靠山宗的三大主城之一,也是靠山宗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作为如此重地,靠山宗自然会重点关注。

  凡是修为在方寸境界以下,又或者没有特别路引的修炼者,一概不许在三大主城上空范围飞行。

  张狂虽然不惧靠山宗,可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却也不想凭白多出一些麻烦。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张狂经过向几人打听后,走进了落霞城最大的酒楼,“鸿运酒楼。”

  据说这鸿运酒楼的背后几个东家,便有靠山宗的影子。

  张狂脚步还没有踏进鸿运酒楼的门槛,里面的店小二眼尖,马上就迎了出来,殷勤问道:“客人是住店,还是来喝酒吃菜?”

  张狂衣着虽然简洁,但有眼力的人必然可以看出极为考究。店小二如果没有几分眼力,又如何能有资格当上店小二,自是能够看出张狂的不凡之处,是以不敢怠慢。

  张狂一边进门,一边回道:“替我安排一间安静的房间,然后再给我在大堂中上一桌酒菜。酒要最好的酒,菜便挑你们酒楼拿手的上齐五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