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术强度竟是强大如此!徐子玉当即便是心下一惊。

  冰刃可说克制藤蔓,但此时他的冰刃竟是不能破去张狂的法术藤蔓,这岂不就是说他的法术强度……不如张狂?!

  这不能不让徐子玉心中感到惊骇,要知道他以前有过机缘,使得他的法术强度能够远超过同辈,而且他之所以能够在一气宗年轻一辈中堪称一二,其中大半手段就是靠了他的法术强度。更何况他此时修为虽然被压制到寸木初期,但法术强度只是略有降低,依旧还勉强保持在寸木中期的程度。

  不过他却又哪里知道张狂的手段,九十九颗元水、元木暂且不论,更是拥有可以增强法术强度能够至十四成的七色官牌,自然不是他徐子玉能比得上的。

  但事已至此,徐子玉又哪里还得及想那帮多。

  轰轰轰……

  在五指峰的势大力沉下,徐子玉的法术木桩毫无反抗地便被压得杵在地上,而且势尤未止,更是深陷进了地面。要知道决斗场的地面可是经过了阵法加固,坚硬程度简直就不逊色于上品的玄铁。

  到了极限,木桩更是纷纷断裂开来。

  法术被毁,徐子玉心神被震,忍不住闷哼一声,只觉体内气血阵阵起伏不定,直欲呕出一口鲜血来。只是他此时也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起起起……”徐子玉顾不得吝啬体内元气,运转全力,竟是一次召出十数个木桩破地而出,这才险险在距离头顶三米不到处顶住了落下来的五指峰。

  同时再次加大冰刃的输出力度,在密集如玉的冰刃攻势下,周围藤蔓终于被尽数斩断。

  前路一清,徐子玉哪里还敢怠慢,连忙身形急速前冲。几乎就在他堪堪脱离五指峰落下范围的同时,他身后十数根木桩也终于在此刻尽数断裂。

  五指峰轰然一声砸在地面,地面几乎都猛地颤抖了一下,只将徐子玉惊得背后一身冷汗不觉冒出。

  法术接连被破,徐子玉一时心血翻腾不定。但还不等他安稳下来,张狂的攻势却又是接连而至。

  三条六七丈之长,泛着冷冽寒气的水龙成三角阵型将徐子玉团团围住。然后随着张狂心念一动,五指峰离地而起,升入数十米高空,再次往的徐子玉头顶落去。

  徐子玉适才见识过五指峰的威力,哪里还敢继续在原地逗留。连忙在身周顶出四面冰盾,从四面将自己牢牢防护起来。

  同时又见一颗拳头大小的赤红色珠子悬在他头顶,撒下一道红色光罩将他护住。

  瞬间徐子玉就在身周布下层层防护手段,然后便如此顶着三条水龙的攻势,继续往张狂杀去。

  水龙甚是灵活,环绕在徐子玉身周,首尾相连下,几乎是不留下一丝缝隙。若是时间足够,徐子玉自然能够悠然破除这三条水龙。可是现在五指峰正自头顶落下,留给他的时间根本无多,硬着头皮,他也不得不强硬冲去。

  咔嚓咔嚓……

  一阵磨牙声中,徐子玉顶在身周的四面冰盾很快在水龙的啃食下,化作片片冰屑落下。但那法器珠子却是不凡,水龙摇首摆尾地朝着那红色光罩撞去,光罩虽然剧烈动荡不安,可根本没有破碎的趋势,反倒是水龙被反震之力震得身躯隐隐有溃散的趋势。

  眼见徐子玉便要闯出水龙的围困,张狂却是不急不慌,伸手往前一抛,只见一头木牛雕塑从他手中抛出,落地化成一四五丈之高的野牛,“哞哞”叫着往徐子玉冲去。

  徐子玉马上就要突出水龙的层层围堵,心中正暗自庆幸,这时却见一头四五丈野牛顶着双角向自己冲来,心头不由叫苦。但当下却也不敢怠慢,从储物戒中取出一飞剑朝野牛凌空刺去。

  飞剑凌厉,几乎是瞬息间就没入了野牛的眉心。这法器化成的野牛看着威武,但到底也不过是一件不入品级的法器,根本挡不住飞剑之利,不过是一击之下,便化作片片木屑碎裂开来。

  但徐子玉却也来不及庆幸,他只觉得从自己的飞剑中传来一阵蛮横的反冲力道。他一时承受不住力道,本来已经快要突破的间隙,身形竟是不着力般往后退去了数米。

  轰……

  五指峰落下鼓荡着空气,携起狂风肆虐,卷得徐子玉衣袍头发皆是飞舞不定,同时他内心中也同样是跟着掀起阵阵惊涛骇浪。

  到了此刻,他终于才意识到张狂的战力是何等之不凡。不过现在才意识到,却已是太晚了。

  在五指峰如此凛凛威势下,徐子玉便是能够抵挡,也免不了一个重伤的结局。重伤之后,张狂和徐子玉之间的战力便会越发拉大,徐子玉便成为张狂砧板上的鱼肉,然后任由宰割。

  “去!”徐子玉不甘心就这样失败,暴喝一声,往头顶一指,顿见本来被他顶在头顶的法器珠子竟是收起光罩,向砸来五指峰迎去。

  轰!珠子和五指峰相撞,竟是发出一声震天轰鸣。小小不过拳头大小的珠子,竟是顶住了十丈之高的五指峰,不过那珠子却也已是肉眼可见地在上面多了一道道裂纹。

  徐子玉眼中闪过浓浓心疼,不过很快就化作一抹浓烈恨意,趁机便要突破水龙的围堵,杀向张狂。

  张狂丝毫不为所动,轻道一声“大!”五指峰随着张狂心意,瞬间从二十丈增加至三十丈,落下力道顿时又是增大了不知多少倍。

  酷匠网,k永久$A免》费:看n小=‘说◇1

  本来还可以和五指峰相抗衡一二的法器珠子再也支撑不住,嘭然一声巨响,竟是炸裂成一团粉末挥洒开来。

  融入心神的重要法器被毁,徐子玉再也止不住喉咙的那股腥甜,“噗嗤”喷出一大口鲜血来。

  尽管徐子玉知道,有着高层约定的约束在,张狂当是不会杀他。可如果落一个重伤,到时候无缘天梯之路,那无疑就是悔之莫及。

  “我认输……”徐子玉来不及去想更多,连忙出声唤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