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五指峰堪堪在徐子玉头顶数寸处悬住,落下过程中携带的劲风,竟是将心神被夺的徐子玉一个不察,吹趴到地上去。

  徐子玉灰土头脸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周围迅速褪去的阵法光幕,他心中满是不甘。

  “若非修为被夺,我又何至于此。”徐子玉心中自是痛恨不已,暗暗怪责宗门高层为什么要答应玄元宗的要求,封印他的修为。

  张狂站在百米外,神情依旧是一片淡然,就好像这场决斗根本就不曾发生过一样,又或者如此战斗,分明就引不起他的心绪波动。

  “既然已经输了,为何还不履行赌约?”张狂说道。

  徐子玉听得心中又是一恨,瞪着张狂恨声道:“你当我徐子玉还会赖你账不成?”

  双方的赌约已经传入了双方宗门高层手中,徐子玉便是有心反悔,也是决计不敢。

  说着,徐子玉从储物戒掏出两件物品,一件是之前曾经展示给张狂看过的五行索,一件是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圆形玉蝶。

  张狂接过来,细一察看,那圆形玉蝶中正是记载着五行索的完全炼制之法。

  “还有十万元晶,以及一件黄级上品法器。”张狂提醒道。

  徐子玉脸颊肌肉不自然抽动了下,咬牙道:“今日之耻,我徐子玉记下了,来日必当百倍奉还!”

  他的恨意之切,换了一个人,必然是听得字字惊心。

  可张狂只如清风拂面,淡淡道:“拿来。”

  徐子玉也知道这一遭躲不过,肉痛不已,将储物戒对准眼前地面一挥,只见地面瞬息就多出了一堆足有半米来高元晶山,虽然一枚枚错乱不堪,但如此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更是勾人心魄。

  “一千枚中品元晶,正好价值十万元晶,不信的话你可以点点。”说这句话的时候,徐子玉简直恨不得一刀将张狂剁为两截。他一个宗门弟子会拥有十万元晶之巨,却是这十数年来,许多巴结讨好他的那些权贵所赠,没想到十数年来的积累,忽然一朝竟是便宜了他人,这叫他心头如何不恨?

  元晶又有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之分,一般市面上普遍交流的都是下品元晶,而一枚中品元晶足以抵得上一百枚下品元晶。如此以上类推,一枚极品元晶,便足以抵得上市面上所说的一百万元晶。

  虽然不同品级的元晶看似并不多大差别,但其中蕴含的天地元气却是天差地别。一枚中品元晶内中蕴含的天地元气是下品元晶的一百倍,到了极品元晶,内中蕴含的天地元气几乎都要凝成了实质。不过极品元晶甚是难得,说是价值一百万元晶,但通常哪怕是数百枚普通下品元晶,也不见得能兑换到一枚极品元晶,毕竟元气的蕴含量越多,能够牵涉到的用途就会越广泛。

  张狂也不担心徐子玉会敢在这么多宗门高层眼皮底下作假,挥手将地面的元晶摄入储物戒,然后看着徐子玉又道:“还有一件黄级上品法器。”

  张狂这一声声的句句紧逼,简直就像是剥削着一个可怜老农的恶霸地主。

  徐子玉扬手向张狂扔出一柄通体赤红的五尺长剑。

  “此物叫做‘阳炎剑’,凌厉刚猛,其上附着一丝阳炎真火,若是斩中敌人,必然可以将其伤口化作一团焦炭。”

  介绍完,徐子玉冷哼一声,离场而去。否则他深怕自己会忍不住再次冲上去,和张狂来分一个你死我活。

  张狂接过阳炎剑,神念探入剑身细细感探一番,只感到一片炙热气息顺着神念扑来,其中更是蕴含着一股骇人的凌厉剑气。

  如此不凡,应当是黄级上品利器,只是他此时已经有了血魄刀,这阳炎剑无疑就有些鸡肋了。不过剑中蕴含的那一股炎阳真火倒是不错,如果找不到更好的火焰,倒是不妨将剑中的炎阳真火抽取出来,用来炼制五行索。

  张狂走出决斗场时,那些宗门高层却是早已经离去。

  _酷匠y9网首发/

  “祝贺门主得胜!”杜月白几人走上来,纷纷恭贺张狂道。

  张狂摇头轻笑,对他来说,击败徐子玉并非是什么值得骄傲之事。况且这次怕是将那徐子玉得罪狠了,虽然张狂并不怕,但想来以后应该少不了一些麻烦。

  回到住所的时候,已是中午,恰好这时添香楼也将黒珠和云罗送了过来。

  若是一般客人,通常都是客人去添香楼去见小姐们,更何况云罗的身份,还是添香楼的一个小股东。不过张狂的玄元宗弟子身份摆在这里,添香楼自然是不敢做出这等放肆之事。

  当张狂回到住所时,沿途很多玄元宗的人看向他的目光虽然一如既往的恭敬,当这时却掩藏了一丝怪异。直到张狂在客厅见到黒珠和云罗的时候,这才恍然过来,不觉心下有些失笑,料来那些人或许还以为他又恢复了当初那个好色的性情。

  客厅里除了黒珠和云罗外,那聚宝商会的会长彭金德竟也是在此。

  见到张狂进了客厅,彭金德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先是恭贺了一句“祝贺少宗主决斗场得胜”,紧接就是苦笑道:“张少宗主可把我骗得好一阵团团转。”

  张狂摆手免除云罗两人的行礼,闻言好笑道:“我又怎么骗了你不成?”

  “那可不是?”彭金德重新跟着张狂进了客厅,一边跟着落座,一边摇头苦笑道:“之前可不知道你竟然是玄元宗的少宗主,更还是乘风门的门主。”

  “那你还是叫我张门主吧,这少宗主的也听腻了。”张狂笑道。

  “见过张门主。”彭金德又起身,重新抱拳行了一礼。

  在彭金德看来,玄元宗少宗主的身份显然是要比乘风门门主的身份来得尊贵,而且张狂说少宗主的称呼听腻了,明显也是一句玩笑话。

  看来,这张狂的心思颇大啊!彭金德心中暗自感叹。

  张狂看向立于一旁的黒珠,说道:“其实你这次的恩客并非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说着,张狂唤了下人进来,让其将黒珠带去武坤元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