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如此天下罕见的美女都看不上眼,这让武坤元心中不由得猜测起来。猜着猜着,突然想到门主留在弥坚峰的那两个小女孩,武坤元突然有种焕然大悟的感觉。

  看着武坤元眉头一会儿紧皱,一会儿舒展的,一会儿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你在考虑什么呢?”张狂奇怪道。

  “没什么……”武坤元干笑着,虽然他看似浑浑噩噩的,但其实也不是蠢人,知道心中的猜测说出来,自己准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张狂也懒得去追问。

  这时,台下的叫价声已经渐渐的最后阶段。

  “七十枝花!”

  “七十一枝花!”

  “七十二枝!”

  ……

  七十枝花已经是价值两万多元晶,到了这时,众人的喊价声已经开始逐渐谨慎起来。毕竟美人虽好,可是终究只能看而不能玩,而且就算能玩,可到底也不过一女人罢了。为一个女人花上两万多元晶,已经算是很大手笔了。

  美人虽动人心,可他们还不至于到了神智昏聩的程度。在场的虽然是家底丰厚,但他们同时也是修炼者,对于修炼者来说,真正能值得他们毫不犹豫花干家底的,永远都只有法器、法宝、丹药,等等之类的能够提升他们修为实力的事物。

  等价格突破七十五枝花后,喊价的人又再次少上了一批。不过终归还是有几个豪客在紧抓着不放,相互之间追得很紧,丝毫没有疲软下来的迹象。

  “七十六枝……”

  “八十枝!”

  众人现在都已经习惯了每次一枝一枝的增加,现在突然从七十六枝增加到八十枝,虽然也在常理之内,但众人还是止不住循声看去。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方才叫价的,竟是之前跟徐子玉一同来的那几人中一个壮硕板寸头大汉,看他眼神不时请示般的瞟向徐子玉,显然他喊价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替徐子玉喊价。

  那几个喊价的豪客明显还有余力继续进行竞价,可是见方才出价的人竟是徐子玉身边人,而且还明显是替徐子玉喊的价,他们犹豫了几番,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于是价格便在八十枝这个价位停止下来。

  徐子玉自顾自喝着酒,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对周围发生的什么完全漠不关心。

  身为一气宗天才弟子,徐子玉自视甚高,根本就不认为这区区南域地界的修炼者能够与自己相提并论。甚至还不需要自己去吩咐,便有人替自己献上美女,各种珍品。

  台上的杜玲看到数目在八十枝停止下来,心中很是有些不甘。若是没有一气宗的人在这里横插一杠,价格必定可以更高,甚至突破到一百枝也并非是没有可能。不过这一气宗到底还是没有太过分,若是这一气宗的几人在十几枝、二十来枝的时候便开价,导致无人敢于竞争,那时添香楼简直连哭死的心都要有了。

  八十枝花,至少勉强也符合得上云罗的身价了。

  虽然云罗并不入张狂心上,但其歌舞便是连张狂也觉得赏心悦目,也算得是不虚此行。

  既然已经尽兴,随着一杯酒下肚,张狂便准备招呼几人离开了。

  正此时,突然张狂耳边响起一阵传音入密。

  “这位玄元宗的小兄弟,能否帮我报个价。我乃是聚宝商会的会长,彭金德。事后定当会有厚报!”

  张狂手中转着酒杯,似不在意地四下扫顾,发现左边十步开外的一个桌位上,有一身材富态,面色红润的中年人正朝自己打着眼色。

  张狂觉得有些意思,不过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传音回道:“什么厚报?”

  厚报可以是元晶,可以是丹药,也可以是材料之类,等等。如果真能让张狂感兴趣,就算替彭金德当一会挡箭牌倒也无妨,更何况,他本来就没有将所谓的一气宗天才徐子玉给放在心上。

  “一万元晶!”那边彭金德传音回道。

  “不够!”一万元晶,张狂还真的是难以看进眼里。

  “再加上一件黄级中品法器。”

  “不够!”

  这边彭金德和张狂讨价还价,而台上的杜玲已经开始询问在场有没有人要加价。

  彭金德不由得变得急躁起来:“小兄弟,我的东西也不是天上刮大风刮来的。实在不行,你来开价吧。”

  一连几次加价,彭金德得到的回答都是只有两个字,“不够”。彭金德甚至开始怀疑起来,那个玄元宗弟子到底是不是在耍自己。

  可是现在在场的人中,唯一敢于和一气宗弟子正面硬碰硬的也就是眼下这个玄元宗弟子了。又一想到自己要办的那件要紧大事,此时他只得将自己放在张狂的砧板下,任由张狂宰割。

  张狂嘴角牵起一抹笑意,传音过去:“十万元晶,外加一件黄级上品法器!”

  “大哥,我叫你大哥行不行,你这是要我老命啊!”彭金德心疼但脸颊的肌肉都有些抽搐起来。

  “那就无话可说了。”张狂干净利落道。

  “最后一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这时台上的杜玲已经开始了例行的第三次询问。此时她心中却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对方的来头可是一气宗,谁又敢在心中不生出顾忌。

  最后时刻,彭金德终于咬牙说出了自己心中最后的底线:“十万元晶,外加两件黄级中品法器,这是最后底线了。”

  张狂痛快答道:“好,就如此说定。不过献花的那些元晶,可就得你自己掏口袋了。”

  彭金德眼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下,不过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

  更h新w最`快s上w酷匠《$网

  两人说定,张狂也不担心彭金德敢和自己反悔。

  “既然没有人在加价,那么……”杜玲心中既有些失望,又有些轻松,想着幸亏那个扎手的玄元宗弟子没有炸刺。

  正在她这般想着的时候,底下响起一个声音却是打断了她最后的一锤定音。

  “九十枝!”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众人觉得有些熟悉,循声望去,却见出价的正是之前那个呛了一气宗徐子玉几句的玄元宗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