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息、两息、三息……

  直等了将近十息时间,台上继那两个持着乐器的白衣侍女,却再不见有人上去。

  “云罗呢?”

  “该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我这次来添香楼,为的就是云罗小姐,哪怕最后不能赢得最终价,能够欣赏一下云罗小姐的舞姿歌喉那也是极好的,可现在……”

  ……

  正当众人都纳闷不已的时候,突然自空中传来一阵轻微风声。

  众人抬眼看去,却见正有一白衣莲裙的长发女子从数十米空中缓缓落下。

  下落的过程中,徐徐清风旋绕着她四周,让她那头长长的及腰秀发在风中肆意舞动,身上白色莲裙似波浪般起伏不定。其绝美面容隐约在朦胧在蒙蒙白光中,便如同从云间坠落凡间的仙子。

  众人都禁不住屏息凝神。

  虽然没有人介绍,但众人都知道拥有这等风采的必然就是那传闻中的云罗小姐。

  越近台面,云罗的下落速度越来越慢,身体也开始随着轻风开始旋转舞动起来,看起来便好像身子轻如无物,便是连这阵轻风的力道也不能承受。

  在离着地面约莫四五寸距离,云罗的下落趋势终于停住,竟是不着地,便如此这般开始了凌空起舞。

  云罗的修为不过才滴水后期,自然不可能这般不借助法术而在空中肆意舞动。

  张狂可以感受到云罗脚下穿着的那双白色靴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元气波动,知道云罗脚下的靴子竟也是一件特殊的法器。似这类特殊的法器,往往都是价值不菲,价格也会比其本身的品级高上一个层次。

  便在云罗开始舞动的时候,那两个侍女手中的长琴和长笛也自她们手中脱离而出,随着轻风环绕在云罗周围。

  只见云罗手持长笛,凑在唇边。同时以轻风为指,手指微动,轻轻拔动琴弦。

  琴声响起,初时极低,几至微不可闻,而后如同泉水叮咚渐起,清新悦耳,错落有致。等到笛声又起,便如匹练般穿越长空,悠扬婉转,又似游鱼般尽情畅游在琴声组成的泉水中。

  琴声和笛声合在一起,浑然天成,便好像本来要如此组合才能完美一般。

  那两个侍女也随着云罗翩翩舞动,只是一个在空中似不屑凡尘的仙子,两个似追逐梦幻的凡间少女。

  场下众人听得如痴如醉,也看得如痴如醉。

  在如此美妙的歌舞中,便好似过尽了匆匆一生,又好似只是过了短暂瞬间。

  一曲舞尽,云罗又自空中飘然而去。

  从头到尾,云罗脚下便没有沾过尘土,就好像是天上的神女只不过是在人间短短逗留了一瞬而已。

  等众人从梦幻中回过神来,台上早就已经人去台空,只是众人一颗心好像也被云罗带走了,久久都是怅然若失。

  酷C匠网U唯“y一。√正版fP,其他都~:是}p盗版、z

  杜玲很是满意这种众人皆醉的场面,不过同时又有些提心吊胆的。现在在场的,有玄元宗、阴煞门,更是还有着红枫大陆第一宗的一气宗弟子,尤其是玄元宗那个白衣俊逸青年,看样子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到时候若是他们为了云罗再起冲突……

  她心中又喜又忧,暗叹一声,已是做好了随时再次通知风老的准备。

  等杜玲再次走上台,顿时又恢复了之前的盈盈笑语。

  “在各位献花之前,我还得提醒各位一件事。想必以前各位中以前参加过鉴赏会的人都知道了,但想必也有很多初次来我们添香楼的客人还不知道。到时候献花最高者,同样可以得到云罗小姐单独献上一曲歌舞,不过仅仅只是限于歌舞,再无其它!”

  虽然杜玲话中并没有说得很透彻,但是众人自然能听得懂其中潜意思,那就是云罗卖艺不卖身,不能与其他上台的小姐们混为一谈。

  杜玲这句话让在场绝大多数客人都不免心下失望,可他们眼中的热切反倒是更加浓烈。

  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而且到时候和云罗独处一室,若是能让云罗心动,自己愿意呢?而且正因为云罗如此卖艺不卖身,更让他们对云罗高上看一眼,不与那些红尘俗女混为一谈。

  等杜玲在台上将话说完,提醒众人可以开始献花的时候,台下马上就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喊价声。

  “我献十五枝花!”

  “二十枝……”

  “二十四枝……”

  ……

  几乎不过短短十几息时间,就已经上升到四十枝花,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看着张狂只顾饮酒,周围此起彼伏的喊价声似乎就跟他无关似的,武坤元不禁替他着急道:“门主,您该不会是又要等到最后,再来个一锤定音吧?”

  张狂有些好笑,摇了摇头:“我虽然不在乎这点钱,可也懒得将钱花在这等无甚意义的事情上面。”

  听到张狂这话,武坤元不禁有些羞愧,毕竟他刚才可是让张狂替他拍下黒珠的,岂不是说他刚才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件无意义的事情。若是别人说的话武坤元自是不必理会,可是张狂说的话,哪怕是再无关轻重,他也能听在心上。

  而且若是细想,这黒珠既不能让他提升修为,也不可能让他明日在天梯路得到什么助益,好像还真是如张狂所说的那般,真的只是件无意义的事情。

  看着武坤元有些低头丧气的样子,张狂哪里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不觉好笑道:“平时见你浑浑噩噩的,这时倒敏感得很。这事情有没有意义也是因人而异的,我看不上那云罗,那云罗哪怕再好,自然也与我没什么意义。而你看上了黒珠,那么黒珠自然就对你有意义。别想太多,今天好好放松心情,明天争取用最好的状态去迎战天梯之路……”

  经过张狂几句笑骂,武坤元这才又渐渐恢复了原来的神情。

  不过武坤元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门主,你真没看上那云罗小姐?”

  莫非门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