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种种弊端,所以尽管这金元盾防御力惊人,但依旧是基本没人去铸造或者购买,只有那些势力或许才会库存个四五件,算作聊胜于无。

  张狂却无丝毫意外,淡然道:“有这金元盾其实也并非罕见,况且我乘风门的浮空大炮名头,也差不多打出去了。作为我乘风门的周边势力,为了抵御我们的浮空大炮,他们准备了一些金元盾也丝毫不值得惊奇。”

  面对金元盾的防御力,饶是以浮空大炮之利,乘风门也只能徒叹莫可奈何。继续轰击下去也是没有什么好的效果,反而是浪费了大把大把的元晶,于是在张狂的命令下,乘风门暂时停住了炮击。

  见来敌停止了攻势,躲在金元盾后面的至博院众弟子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时张浩群才来得及喊话道:“对面是什么人?竟然敢来攻打我至博院。”

  “乘风门!”张狂回了一声,紧接着道:“我也懒得与你废话,你们要么投降,要么便是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从浮空大炮中,张浩群已经隐隐有所料到了对方的身份,但此时听到对方主动承认是乘风门,心头还是禁不住一沉。

  只听张浩群冷笑道:“你乘风门依仗着浮空大炮兴风作浪,现在浮空大炮被我们金元盾所克制,又凭什么来让我们投降?简直可笑至极。我已经发出了传讯飞符,用不了多久附近数千里内的七家势力便会杀来,以我看,应该束手就擒的是你们才对。”

  张浩群一番话,直接便高涨了至博院战事堂的众弟子士气,纷纷开始叫嚣着让乘风门赶紧束手就擒。

  “简直笑话,我乘风门又岂只有浮空大炮而已?既然不肯投降,多说无益。众人听令……”张狂脸色突然冷厉下来,下令道:“跟我往前冲杀!”

  乘风门众人纷纷应喝一声,将浮空大炮暂时收回储物装备,然后在身前顶着冰盾与木盾,跟在张狂等一干强者身后往前冲杀而去。

  等乘风门众人真刀真枪地冲杀上来,金元盾这时能够发挥出来的作用已经是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说没有作用了。

  张狂心念一动,五指峰自发间而出,徒然长成三十余丈,带着无匹的威势朝至博院的众弟子轰砸而下。

  三十多丈的五指峰,猛一出现,单是那庞大的体积就已是让人心惊胆跳,直接便让至博院的战事堂弟子们足有五分之一被笼罩在了五指峰的攻势范围。

  至博院战事堂的众弟子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五指峰轰砸下来,纷纷打出一道道法术或者放出法器,轰向头顶上空的五指峰。

  但是五指峰本身最主要的特性便是坚固,势大力沉,又哪里是这些区区最多才不过玄级的法器所能轰破的。哪怕是身为微尘中期的张浩群,手中放出的法术也不过才稍稍将五指峰轰击得势头偏移了一些距离。但是之前为了抵御乘风门的浮空大炮,他们能能将一千多人都集中在金元盾后面,阵型实在是过于密集。尽管五指峰偏移了一些位置,但依旧还是五分之一的战事堂弟子处在五指峰的攻势中。

  不过张浩群到底也是微尘强者,比张狂足足高出了两个大境界有余。见势头不对,张浩群连忙心念一起,召出十数根石柱破土而出,这才堪堪在距离头顶不到十米处顶住了五指峰。突然间元气的大量消耗,使得张浩群脸色有些病态般的苍白。

  不过张狂一人便拖住了至博院众弟子的许多心力。紧跟着张狂身后的,是乘风门众人两百多各式各样的攻势。

  战事堂的这一千多弟子,其中三分之一左右是滴水境界,其余三分之二中除了七八个明火强者,以及微尘中期的张浩群,便是清一色的原粒境界,连法术都不能使出,只能凭借着那大多都不入品级的法器才有那么些威力。

  反观乘风门,却无一不是滴水境界以上,尤其是其中微尘强者,便足足有三人,哪里是至博院这些一千多弟子可以抵挡的。

  几乎是相接触的瞬间,乘风门众人便在至博院众弟子中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的杀戮。

  张浩群看着自家弟子被大肆杀戮,恨得眼眶通红,有心杀敌,但是奈何却被实力高出了他一头的杜青松死死压制着,丝毫腾不出手来。

  虽然在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乘风门的众人一来占据着修为上的优势,二来这两百多人基本上都是经历过上古遗迹,哪怕是乘风门的普通成员,身上基本也能掏出一件玄级法器来。

  形势从一开始便是一面倒,而且越是往后拖延,至博院众弟子非但没有扳回颓势,反倒是让战争的天秤继续往下倾斜。

  距离双方接触开战甚至才半盏茶的功夫还不到,至博院战事堂的众弟子竟已是死伤达到了四成之巨。

  一般而言,除非是死士,否则哪怕是再精锐的队伍,死伤达到五成以上,除非是胜利在望又或者极有信念的情况下,否则也极有可能会意志崩溃。

  近乎是一半的死伤,直接便让至博院的参战弟子们战意被杀得一干二净。到了此时,他们哪里还管得那些高层怎么想,直接便朝四周轰散开了。更何况,到了此时,那些高层也死伤得差不多了,哪里还顾及得了这么许多。

  更新6最◇快上R酷4匠网t

  见形势不过转眼间,就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张浩群只能莫可奈何地仰天长叹一声,朝张狂喊道:“停手,我们投降便是。”

  喊完这句话后,张浩群便好似徒然间老去了数十岁一般,整个人都泄尽了精气神。

  张狂传音全场道:“投降者自封经脉,然后退去左边,否则一应格杀勿论。”

  至博院众弟子听到可以投降,纷纷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封经脉便等于任由敌人宰割,可是事已至此,他们除了投降这一条路,又还能怎么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