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距离,已经差不多了。如果再往前,哪怕现在至博院中生活着的是一群猪,也极有可能将他们发现了。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趁着至博院没来得及开启防护阵法,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乘风门此次参加袭击的一共是两百多人,在张狂的示意下,众人纷纷将二十一门浮空大炮从储物戒中取出来,然后填充元晶完毕。

  填充元晶后,一股慑人的危机从浮空大炮中散发出来,周围的元气开始有些紊乱波动起来。

  铛铛铛……

  这时,一阵刺耳的铃声突兀从沉寂的至博院中响起,瞬间划破了周遭十数里内的夜色。

  浮空大炮引起的元气波动,竟是触动了至博院放在外围的警戒法器。

  至博院这才仿佛突然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开始变得嘈杂。

  但其中有些人依旧还是没有意识到危机,骂骂咧咧地抱怨不知是哪个蠢货,在警戒法器周边乱搞,让人睡不得一个好觉。

  但也有一些至博院的人意识到了什么,丝毫不敢耽搁,连忙从房中窜了出来,穿戴齐备,做好了迎战来敌的准备。

  但到了这时,就算至博院中那些人反应了过来,却也是已经晚了。

  “开炮!”张狂挥手下令。

  随着张狂的一声令下,二十一门浮空大炮开始了齐齐宣泄怒火。

  二十一道银白光柱从至博院外围仅仅两百米不到处突兀出现,在银白光柱面前,无论是建筑物又或者还是其它,皆是在轰隆声中成为一堆碎末。

  如此连绵不绝于耳的轰隆声,瞬间便将夜的深沉撕碎得一干二净。

  “敌袭,敌袭……”至博院中响起一阵近乎凄厉的喊叫声,霎时间,整个至博院都如同炸开了窝的蚂蚁一般,沸腾了起来。

  “防护大阵呢?还不赶紧开启防护大阵?都他妈的死光了不成?”至博院的院主张浩天已经不再此,现在至博院中做主的却是张浩天的亲二弟,同时也是至博院的副院主张浩群,一个微尘中期的强者。

  和身形雄壮,豪气干云的张浩天不同,这张浩群却是一个青衫文士装扮,平时总自诩斯文,以为是至博院的智囊。但是此刻,张浩群早就没了平时那股斯文文士模样,指着手下人连连咆哮,如同一头发怒的妖兽,简直要待人而噬。

  “已经传令下去了……”手下人惶惶不安地解释道。

  这反倒使得张浩群更加怒不可遏,咆哮道:“既然已经传令下去,那么为什么防护大阵到现在还没有动静,你他妈的倒是……”

  张浩群正在宣泄着心中的焦躁,突然从院外一个手下缓缓不安地跑来,远远隔着百十米,还不待张浩群发问,就已是惶急地叫道:“副……副院主,不好了,防护大阵已经被破坏了……”

  “什么?!”张浩群如同中了石化术,整个都突然呆立下来。

  酷eY匠网*正z版首M发Y*

  不过能成为至博院的副院主,又是一个微尘中期的强者,张浩群倒也不是一个草包货色,只不过是被数十年来的安逸给倦怠了心性。

  很快张浩群便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彻底沉静下来。

  “人员都召集齐备了没有?还有那些要转移的家眷妇孺都出发了么?”张浩群向手下问道。

  周围手下中马上便有一人回答道:“刚刚已经传来消息,一千二百名战事堂的弟子,现在已经有一千一百五十一人到列。”

  紧跟着又是一人出列回道:“那些家眷还需要一段时间,大概半刻钟后才能准备出发。”

  张浩群沉下了脸色,厉声道:“让那些家眷抛弃一些东西,马上轻装出发,难道以我至博院在外的基业,还能饿死了他们不成。这都什么时候了?真是不知轻重!”

  “是。”手下人领命,马上驾云疾驰而去。

  张浩群一边架起云头,一边继续吩咐道:“让那些战事堂的弟子,马上跟我去前院广场集合,准备迎战来敌。”

  浮空大炮不愧是号称战略利器,在浮空大炮的轰击下,几乎是无物可挡。

  乘风门两百多人,一边端着浮空大炮摧毁至博院的抵抗力量,一边踏着步伐往前挺近。

  只要是乘风门经过的地方,无一不是成了残垣断壁,这不能不说有些煞了风景。

  一直到往前挺近了四百多米,到了一处足有占地十亩的青石广场,乘风门这才遇到了有力的抵抗。

  只见在前方的广场上,足有一千多的至博院弟子,组成了十路纵队,每一纵队约莫有百十人左右。而在队伍的最前方,则是竖立着差不多两丈高宽的金色盾牌。

  这金色盾牌四四方方,通体呈现金黄色泽,简直比黄金还要纯粹出许多。在盾牌上面,雕刻着许多玄奥复杂的符文,使得盾牌上面浮现出一层蒙黄的薄膜,看似很薄弱,但是浮空大炮轰击上去,却很难轰破这层薄膜,就更别说轰碎被蒙黄薄膜保护着盾牌。

  这十面金色盾牌并列着竖立在一起,衔接处紧密结合,简直就固若金汤。而那一千多个至博院弟子,则是安心地躲在盾牌后面,丝毫不露头,只用法器和法术来远程攻击乘风门众人。

  “金元盾?!”杜青松一阵诧异,惊奇道:“没想到这至博院竟然也有这等战略利器,这下有些棘手了。”

  金元盾乃是通体由玄金所打造而成,本身便坚固异常,便是寻常的玄级利器,也很难将打破。而且在这金元盾上还附着防御阵法,使得这金元盾的防御力简直是呈十数倍增加。尤其是这金元盾虽然也和浮空大炮一样同为战略利器,但却远不如浮空大炮那样能消耗元晶,只要数十上百块的元晶,就能让金元盾的阵法激活许久。况且就算阵法没了,这金元盾本身也还是一防御利器。

  只不过金元盾一来价格昂贵,只比浮空大炮略微低上一些。二来这金元盾使用起来太过死板,远不如法器、法术那样灵活,于少数人的战斗,又或者是混战中能够发挥的作用,几乎是微乎其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