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张守静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张狂看着林叶秋轻笑道:“大长老到现在想必还从没见过地级位面长什么样子的吧?难道按大长老的说法,这地级位面就不存在了么?”

  林叶秋恼怒,张狂这岂不是指桑骂槐地说他修为不济。

  不待他出言反驳,只听张狂又继续冷哼道:“大长老如此说法,莫不是想要赖账,舍不得那‘乾阳玄水’吧?况且,如此空口白话的就想毁人清誉,又岂是身为长老之人可以做出来的?便是我这个小辈,也替宗门感到蒙羞。”

  “你……”林叶秋怒目圆瞪,一手指向张狂,哆嗦着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气得胸膛剧烈地一起一伏。

  张狂这番话,实在是说得太不客气了,甚至于……有些过分!

  林叶秋记不清已经有多久没人敢对他如此说话了,尤其是他坐上大长老之位后,便是宗主张守静,也没有对他如此说话。

  老子都不敢,没成想他儿子却敢。

  狂!实在是狂!

  周围众人都被张狂得这一番话惊得目瞪口呆,偌大的广场,竟是死寂得落针可闻。

  张守静也没有料到张狂会说出这一番话来,当下心念疾转,想着待会儿如何收场。同时暗自戒备着林叶秋,防止林叶秋一怒之下,对张狂出手。

  林叶秋直是恨不得一手指头将张狂戳死,但好歹还没有被气昏了头。

  “呵呵……”林叶秋怒极反笑,指着张狂道:“如此说来,反倒还是老夫的不是了?既如此,那不知道少宗主可敢发下天地大誓?”

  天地大誓?!周围众人又是一惊。

  不同于普通的誓言,天地大誓只要一旦发下,便没人敢于反悔,否则便会引发天地伟力,强行应誓,无人可以阻止。

  那些违背了天地大誓的人,从来都没有好结果,无一例外。

  天地一怒,那就是大杀机,哪怕是圣者,也不敢轻撄其锋芒。

  “林叶秋,你够了!”张守静直呼其名,厉声道:“你到底还有没有作为一个长辈的自觉?到底有没有作为一个长老的觉悟?在你面前的,是玄元宗的堂堂少宗主,你莫非连宗门也不放在眼中了么?”

  好啊,来个儿子还嫌不够,这下连老子也上来呵斥我了,父子齐上阵么?

  林叶秋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了,心中更是暴怒升腾。

  张狂却是一笑:“天地大誓虽然令人可怖,但是我心中无愧,又何必惧怕它?”

  “你给我闭嘴!”张守静狠狠一瞪张狂,一时恨不得将这混账小子的嘴给缝起来。

  天地大誓,便是连圣者都不敢轻碰,又岂是你这混小子可以玩笑视之的。

  虽然被张守静瞪了一眼,张狂却是感到心中一暖。他自是知道,张守静让自己闭嘴,是要准备一力抗下所有的事情,让自己躲在他的羽翼下。

  “爹你放心,天地大誓的威力,我又能如何不知?”自从穿越以来,张狂这还是第一次叫张守静爹,却没有丝毫不自然。

  随即他又不动神情,传音入密过去道:“我问心无愧,且就是了。难道爹要我背负一个污名,苟活一世么?如果您还肯信我这个儿子,这件事便不要插手了。”

  张守静眼睛一瞪,本来张口还要再呵斥,但是看着张狂神色中淡淡的自信,又听到张狂的传音入密,竟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林叶秋只当张狂是故作镇静,冷笑道:“少宗主果然是好胆气!不过既然少宗主问心无愧,那不妨就发一个天地大誓,以证清白如何?”

  张狂嗤笑一声,道:“想必大长老也是知道天地大誓绝非等闲,虽然我确实问心无愧,但只凭大长老一口怀疑,就要发下天地大誓,却当我是泥人,任你拿捏不成?哈,说起来,我还怀疑大长老你占着自己身居高位,徇私枉法呢,如若不然,大长老你也发一个天地大誓来给我看看?”

  “简直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林叶秋的胡子被气得一翘一翘的,若不是顾忌张守静在这里,他真不怀疑自己会不会冲过去,一巴掌拍死张狂。

  张狂轻笑道:“既然大长老认为我是一派胡言,不如也发一个天地大誓来看看?”

  林叶秋脸色极为难看,他如何敢发下天地大誓。徇私枉法,想必每个宗门高层都或多或少的做过,难道你老子张守静为了你这混账小子,就没有徇私过么?不过这些都是公而不开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也就是了,谁也不会抛出来,除非是想撕破脸皮。

  “一码归一码,你东扯西扯,胡搅蛮缠的,莫非是心虚了不成?”林叶秋冷哼道,将话题又转了回来。

  “我问心无愧,又怎么会心虚?”张狂也懒得和林叶秋兜圈子了,直接道:“你让我发下天地大誓,可以!只是若我发下天地大誓后无事,你又待如何?”

  “将‘乾阳玄水’双手奉上,同时当众向你道歉。”

  “哼,大长老当真是好算计。那乾阳玄水,本来就是你打赌输给我的,至于道歉?哈,我又岂非傻子,难道就因为你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要冒着天地大誓的危险么?”

  F…酷)匠DP网Uu首●发

  “那老夫自罚,去思过崖面壁十载,如何?”

  “你去面壁,于我又有何用?不行!”

  林叶秋面色阴晴不定,张狂越是不同意,他就越是深信张狂是心虚,心中底气也就越足。

  周围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看着张狂和大长老交锋,面色各异。

  “那老夫除了乾阳玄水,再加上‘万年雷鸣木’,这又如何?”虽然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会输,但是这话说出来,林叶秋心中依旧是感到有些肉痛。

  万年雷鸣木?本来沉寂的周围,顿时又响起了一阵众人的倒吸凉气。

  万年雷鸣木乃是九霄神雷击中万年以上的有了灵性的古木,才有几小的几率诞生。九霄神雷百年内都难得见到几次,而万年以上的古木更是少之又少,再加上在这无尽的苍茫大地,九霄神雷要击中万年古木的概率,简直比大海捞针还要来得渺茫千万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