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两人对视一笑。

  张狂是淡然的一笑,张守静则是欣慰的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黄级上品!”郭风涛作为一峰之主,心神强大,很快就恢复过来,出声正式宣布道。

  声音凝而不散,传遍整个广场,四周的嘈杂缤纷这才稍微弱了一些,但依旧没有止住的趋势。

  宣布完,郭风涛便要把鉴宝镜收起来。张狂这次没有制止,黄级上品,已经差不多是他预料中的最好结果了,毕竟材料的质量只能如此。

  可是……今日老天可能非要惊死一批人,才肯善罢甘休。

  只见黄芒再闪,第四层蒙黄宝光,出现!

  “黄级……极品……”郭风涛直疑自己是在梦中,惊呼得连声音都已是拔尖的几分。

  l“更_新最:快上a,酷匠{*网I

  四层蒙黄宝光,黄级极品!

  广场上的嘈杂声,在此时毫无预兆的戛然而止。

  静!近万人的广场上,不过几息间,近乎连呼吸声都屏住了。

  但这却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那片刻宁静。

  哗!

  喧哗声如平地一声雷,乍然而起,如同山呼海啸,而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四层蒙黄宝光,黄级极品,我这莫非是在做梦么?”

  “便是炼器宗师,也不一定能打造出极品法器啊……”

  “极品利器,老子活了几十年,可这还真是头一回看见……”

  ……

  张狂也是一阵意外,就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血魄刀竟然可以达到黄级极品的程度。

  一般而言,法器乃至法宝,只有上中下三品之分。至于极品品质,哪怕是宗师境界的炼器师,也只能碰运气才有那么极其细微的几率能够打造出来。

  玄级法器,地级法器,乃至是天级法宝,都可以凭借材料的好坏,炼器师的经验和手段等等因素,打造出来。可是要打造极品法器或是极品法宝,也只能希冀撞上那冥冥中的运气,当然,强大的炼器实力也是不可或缺的。

  极品之所以是极品,区别于其它上中下三品的,是因为它们都会凝练出一个特性。具而言之,就是法器或法宝中除开它们本该就有的那些功能外,可能还会附加上雷属性、重力属性、火属性等等之类的额外功能。

  比如说,一柄极品品质的长剑附加上了重力属性,持有者在与敌人厮杀的时候,敌人就会感到身周重力加大,身形速度等皆会受到极大限制,从而让其实力大打折扣。而且因为重力属性是长剑本身便具有的,并不用持有者花上一丝一毫的元力去催动。

  极品法器,虽然运气占据了其中一大半的因素,可是炼器实力,更是根基,更是重中之重。古往今来,能够炼制出极品法器或法宝的炼器师,无一不是炼器宗师以上的绝顶人物。

  血魄刀虽然此时只有黄级极品的品质,但因为那额外的特殊属性,绝对不会下于玄级下品的利器。更何况,血魄刀在张狂手中,更是具有无限的成长空间。

  张狂至今也还不到二十岁,哪怕是打娘胎里就学上了炼器,哪怕是绝世天赋,也断不可能在二十年内达到炼器宗师境界。

  如果张狂真的只有二十岁不到,确实是没有可能。

  不过又哪有人想到,张狂已是重活两世了。

  众人此时看向张狂的眼神,已经远远不是敬仰所能形容的了,而是……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怪物一般。

  张守静等人震惊得已是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旋即,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们的脸色却是纷纷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张守静眼中腾地烧起了熊熊怒火。

  林叶秋眼中闪过一抹无法掩饰的喜意,指着张狂大声说道:“这柄长刀,绝对不可能是你炼制出来的。你一定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你说,是与不是?”

  说到最后,林叶秋目光徒然凌厉起来,似刀剑般,对准张狂步步逼来。

  张狂只觉一股压力如狂潮大海般席卷而来,轻易便可将自己碾压成碎渣。他和林叶秋之间的修为察觉,终究是如天壤之别。

  但还不等压力袭来,便已是风雨歇息。

  “大长老!”张守静沉喝一声,跨前半步,挡住林叶秋向张狂施加而去的压力,同时目光如雷霆般瞪向林叶秋。

  轰!

  张守静和林叶秋气势对拼,如天威镇压怒海,空气如水波般起了层层波澜。不过二人将范围控制得很好,并没有波及周围一丝一毫。

  二人气势一触即分,张守静面色如常,林叶秋脸上隐隐泛起些潮红。

  得意忘形了!林叶秋吃了一记闷亏,但也随即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才对张狂的行为有些孟浪了,不由得心生恼意。

  张守静厉目警告了林叶秋一眼,但对于林叶秋所说的话,却是保持了沉默。

  不但是张守静,所有人对于林叶秋的质询,都没有怀疑。

  毕竟,此事实在是难以令人置信。古往今来,无人可以凭借二十岁不到之龄炼制出极品法器。

  若有,那他张狂便是前无古人的第一人。

  张狂眉毛一扬,神色平静地看向林叶秋,淡淡说道:“大长老,没有证据,妄自臆断事实可不好。”

  林叶秋这时收起脸色,虽然内心狂喜,面上却没有表露丝毫,又恢复了往日大长老的威严。

  他闻言冷哼道:“少宗主认为太阳能从西边出来么?”

  还不等张狂说话,他便又自问自答道:“自是不能。同样的道理,这极品法器不到宗师境界就想要炼制出来,也是不可能。”

  张狂神色丝毫没有被戳穿后的羞愧和惊慌,轻哼道:“大长老说这话的意思,莫非是认为这柄刀不是我炼制出来的不成?”

  “少宗主身后想必应该有一位高人吧?又或者这柄长刀,是意外所得?”林叶秋带着些冷笑质问道。

  “行了,不过是小辈玩闹不知事情轻重罢了……”张守静虽然恼怒张狂此番行为,但到底是自家儿子,不能不管,以是出言解围道。

  但他话还没有说完,却是被张狂的一声轻笑给打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