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五对着灵木镇的各种门门道道,当真已是滚瓜烂熟,一席话说出来,丝毫不带打顿。

  “那就去积香居吧。”没有丝毫犹豫,张狂便选定了地方。

  张狂虽然不是嗜酒之人,但多少也算是一个好酒的人,好菜有酒香相伴,自然就会显得更加美味。

  小宝和老五自然不会提出异议,于是老五便当先领路而去。

  此时华灯初上,一般人家在这时早就该吃完了晚餐。但此刻的积香居,却是客流量爆满,进进出出的客人,大厅里面的觥筹交错,醉语喧嚣,当真是好不热闹。

  丝丝酒香菜味从积香居中飘散出来,张狂顿觉饿意似乎又加重了一些。一旁的小宝更是“咕噜”一声,大口吞咽了一下喉咙,他此时正处于炼体入门的阶段,身体较正常人更需要大量的养分。

  “走吧。”张狂抬眼打量了一下积香居的门面,便一路当先,带着小宝和老五两人向里面走去。

  正在这时,一道弱弱的声音突然自旁边响了起来。

  “大爷,要买个福缘带么?根根应灵草,添作福缘香……”

  声音很弱很柔,若非是在身边响起,只怕张狂根本就听不清。

  张狂低头看去,原来是一个乱糟糟的小女孩,约莫六七岁的模样,手上拿着一大把应灵草编制而成的草绿色带子,正怯弱抬头的望着他。

  小女孩身高还不到张狂的腰际,头发乱,衣服更乱,但是不很脏,也没有什么难闻的异味散发出来。

  尤为让人瞩目的是,在她脸上左一块黑斑,右一块黑斑,大的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只有星星点点,这些黑斑和其它地方粉嫩白暂的肌肤比较起来,格外明显,让人觉得有些可怖。

  但是张狂却注意到,小女孩的眼睛很透亮,很清澈,哪怕是最迷人的宝石,也远不及其万分之一。

  “去去去,什么福缘带,我们不买……”老五怕张狂被小女孩惹恼,连忙挥手向小女孩赶去。常年混迹灵木镇,这种推销自己做的小玩意儿的小男孩小女孩,老五可见得多了。

  张狂也见过很多,可是不知怎么地,这个小女孩的眼睛似是隐隐触动了他的心弦。

  小女孩被老五挥手赶开,抿了抿嘴唇,似在鼓足勇气,又向另一个富态十足、衣着华丽的胖子走了过去。

  “大爷……”

  “去去去,什么玩意这么丑,吓了我一跳……”这次小女孩的话才刚出口,就被胖子一记衣袖拂了开去。

  胖子虽只是堪堪踏入奠基初期的门槛,可小女孩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还身娇力弱,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只是衣袖掀起一股劲风,就把小女孩吹得“蹬蹬蹬”地连退了十几步,然后一屁股跌倒在地上。

  “哼!”胖子冷哼一声,别说去扶,就连看也没看跌在地上的小女孩一眼,转身就进积香居去了。

  小女孩嘴中丝丝地倒吸着气,小小的眉头轻轻皱起,眼角隐见一丝晶莹,但只是一闪而逝,马上又变得坚强起来。

  虽然跌倒在地,但她手中依旧牢牢地抓着那一大把福缘带。

  缓了好一会儿,小女孩才稍微歇过气来。她低头看去,发现手中的福缘带已经有几根被压断了,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可噘着嘴,还是把他们清理了出来。

  起身之后,小女孩第一件事就是拍干净身上的尘土。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女孩。

  虽然被胖子推在了地上,但小女孩却不见沮丧,柔柔弱弱的,继续向进出积香居的贵人们推销自己手中的福缘带。或许是小女孩形象的问题,如果她能稍微可爱一点,哪怕普通一点,相信也不会如此屡屡碰壁。可现在人们只要一看到小女孩那有些可怖的面容,便往往会如避瘟神一样避开。

  爱美之心和嫌恶之心,是世间绝大多数人都难以摒弃的。

  张狂一直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老五不知道张狂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去催促。

  看了良久,张狂这时终于向小女孩走了过去。

  小女孩其实早就发现了这边一直注视着她的张狂,这时看到张狂向她走过去,下意识地就退了几步,抬起头来,怯弱又警惕地看向张狂。

  “你叫什么名字?”张狂低头问道。

  小女孩咬着嘴唇,犹豫了半晌,才声若蚊蚋的回道:“依依。”

  依依不记得有多久没人问过她的名字了,心中不由闪过一丝别样的暖流。而且在张狂的眼中,她也没有见到在其他人眼中看到的那种嫌恶。

  张狂看了看依依手中的福缘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编制的,此刻依旧是青翠欲滴,而且散发着应灵草特有的淡淡清香。

  “看着不错,将它卖给我吧。”张狂说道。

  L看正68版》章j3节d上E酷c匠sw网hR

  张狂没有问价格,其实只要是他想买的,不管是白送,又或者价值连城,他都不会在乎。

  依依一愣,继而眼中马上就泛起一丝遮掩不住的欣喜:“一根福缘带,一个铜板就可以了。”

  一边说着,依依一边从那一大把福缘带中挑出了其中卖相最好的一根。

  因为是用心挑选的,所以确实比其它的好看。

  张狂却摇了摇头,没有接过来。

  他是在逗我的吧?果然,是没有会喜欢我这幅丑八怪的样子。依依将嘴唇咬得很死,粉嫩的嘴唇隐隐有些泛白,心中只觉得委屈极了。

  因为眼前这个人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问她名字的人,所以依依便格外用心,但也因此,心中越是难受。就好像,被人背叛了的那种感觉。

  看着女孩眼中隐隐泛起的晶莹,张狂解释道:“不是一根,我要买的,是你手中的所有福缘带。”

  嗯?依依明显一愣,疑惑地望着张狂。

  “他这还是在逗我玩吧?”依依心中这样想着,可是看着张狂清澈的目光,又不似作假。

  张狂轻笑道:“你不卖,那我可就走了哦。”

  “我卖……”依依下意识一急,脱口而出道,可旋即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有些不信的确认道:“可是……这一把福缘带很多的,您确定要都买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