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我确定。”张狂很是认真地点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闲心将这么多时间浪费到一个沿街叫卖的小女孩身上,或许,是因为小女孩那一双能够净化人身心的清澈眼睛,又或许,只是因为想如此做便如此做罢了。

  依依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的客人,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古怪。

  不过既然能有生意做,依依自然也不会拒绝。

  依依略有些兴奋地说道:“这些福缘带一共有三十二根,那就……”

  说完“那就”后,依依的声音就突然歇息下来,低下头,扳着手指头开始计算起来,只是一只手上还抓着大把的福缘带,不是很方便。

  每天编制了多少福缘带,依依心中都记得十分清楚,因为每一根都是她用心编制的。而且一天卖出去多少,她也能记得很清楚。只是说到算数,她就不是利落了,因为从来没人教过她。

  张狂也不急着催促,只是面带微笑,在旁边安静的等着。

  还好依依脑瓜子很灵活,不多时就算好了,向张狂举着手指头说道:“一共是三十二个铜板,那就算您三十个铜板好了。”

  “好。”张狂答应一声,然后将神念探入储物戒,搜寻了一会儿,只可惜他的储物戒中只有元晶。一枚元晶价值一千金币,一万银币,一百万个铜币。

  一百万个铜币,堆起来只怕比小女孩都要高了。

  张狂转头,向小宝和老五问道:“你们谁有三十个铜币么?”

  小宝摇头,他怎么会有铜币这种廉价的东西,就算是丢在他的面前,他也不屑于去瞧上一眼。

  还好老五有,从钱袋中数了三十个铜币交给张狂。张狂接过来,又递给依依,依依也将那一大把的三十二根福缘带交给了张狂。

  …酷匠5◇网;L永3《久,免}L费)m看N小$3说@

  张狂和依依都是一脸认真,就好像买卖的并不是福缘带,而是什么不得了的宝贝。

  其实张狂可以给依依更多的钱,至少足以让她过上一个富足的生活。可是他知道,如此一来……性质就变了,那就不是买卖了,而是变成了施舍。

  看着小女孩兴奋的身影逐渐远去,最后消失人群中,张狂也转回了身来,带着小宝和老五踏步进入积香居。

  虽然客流量近乎爆满,积香居的伙计们个个都忙活得脚不着地,可脸上依旧洋溢着热情又不失恭敬笑容,让每一个客人都感到自己好像得到了重视。

  张狂几人一路而上,在伙计的领路下,来到了三楼的一个雅间。

  雅间不是很大,不足二十米平方,但容纳张狂他们三个人已是绰绰有余。此外桌椅等事物,虽然略显简陋,但胜在用心,而且还有一个可以用来小憩的竹床。

  这里的酒菜都价值不菲,便是一叠最普通不过的青菜,也需要一百个金币。而积香居的招牌,沉香酒则是需要三十个元晶,如果换算成金币,那么就是三万金币,足够让十个三口之家温饱无忧地生活一辈子了。

  不过张狂向来就不是在乎钱的主,照着菜单,随手就点下了几十道大菜,又点了三坛沉香酒。不过转眼间,就是近两百个元晶撒了出去,直让一旁的老五看得暗暗咂舌。就算是一年到头,老五也只怕是很难赚到一百个元晶。

  虽然价值不菲,不过饭菜的味道确实非常不错。张狂前世何种美食没有尝过?能够让他评上一句“不错”,已经值得让人称道了。

  尤其是沉香酒,更是醇香浑厚,不过说到那句“饶舌三日不绝”,却是有些夸大了。

  享受着窗外吹进来的徐徐夜风,这一席饭菜张狂吃得很满意,酒也喝得很尽心。

  自从前世穿越以来,张狂一直紧绷的那根心弦,到了此刻终于得到了暂时的放松。

  等张狂几人再次走出积香居的时候,一轮半圆的明月已经挂在了西边的夜空。

  “老五,今日变到此为止吧,辛苦你了。小宝,给老五结一下工钱。”张狂此刻也准备回玄元峰了,况且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

  老五的工钱的一个元晶,不过在张狂的示意下,小宝给老五结了双倍的工钱。

  夜晚的灵木镇,似乎比白天更加繁华了几分,街道上人来人往,一些白天不好拿出来的勾当,也趁着夜色被摆上了台面。

  “这位公子好生俊俏,此时良辰好景,不如与姐姐去河边一起赏月如何……”一个打榜得花枝招展的女子突然从路边挤了过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张狂,腻声说道。只是她那一张打满了粉底的脸,在明朗的月光下,显得格外惨白,有些渗人。

  小宝看到张狂轻皱眉头,不待张狂的吩咐,就踏前一步,挡在那个女子靠近的来路上,嘴上赶道:“去去去,找别人去……”

  那个女子讨了一个没趣,狠狠地瞪了小宝一眼,冷哼一声,扭腰摆臂的走了。

  张狂如何会对这些胭脂俗粉起兴趣?不过如果是前任那个二世祖,倒也说不定就答应了那个女子。

  青石路面在月光下,似是被蒙上了一层霜。

  主仆二人穿过繁华的街道,向镇外的行云舟搭乘地点走去。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追闹声,几个十来岁的小孩从前面跑了过来。

  “哈哈,丑八怪过来追啊……”

  “跑咯跑咯,丑八怪来咯……”

  ……

  前面跑着的一共有四个小男孩,笑笑闹闹,很是开心地逗弄着身后不到十步远的一个小女孩。最后的那个小男孩手中,抓着一个灰扑扑的钱袋。

  后面追赶的那个小女孩只有六七岁,她手中持着一根小木棍,直追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可就是这样,小女孩依旧没有放弃的意思,一言未发,目光紧紧盯着最后那个小男孩手中的钱袋。

  小女孩身躯显得很单薄,比前面的四个男孩矮了几乎近两个头,步伐不大又不快,明显及不上前面的男孩子们。

  不过男孩子明显逗弄的意思更加多一些,跑跑停停,每当和小女孩之间的距离稍微拉得远了一些,就会稍稍放慢脚步,然后等小女孩追上来,就又拉开距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