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小商小贩拦着过往的客人,努力推销着自己的商品;有些则是坐在格子间里面闭着眼睛假寐,一副我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你们爱买不买的样子;还有些客人和商贩讨价还价,直争得脸红脖子粗……

  虽然这里来往的大都是修炼者,不过修炼者的元晶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便也和俗世普通人表现得没什么两样。

  “如果张爷二位贵人事忙,嫌麻烦的话,也可以直接去崇器阁的主家店铺购买,只要是市面上有的东西,那里都是应有尽有。也不远,顺着这条道一直往前走,最里面那家最大的就是了。而且崇器阁的招牌挂在那里,他们是绝不会卖假货来砸自己的牌子,只不过和其他店铺相比,他们那里的东西贵了一两成……”

  “那就去主家店铺吧。”张狂点了点头道,他自是知道老五说这番话的潜意思,就是如果自认眼光不够,就最好去崇器阁的主家店铺,免得吃亏上当。不过老五的这番话说很是婉转,叫人心里不会起疙瘩。不过张狂也懒得和他解释,他这也是嫌麻烦,不想浪费时间找东找西的。

  张狂主仆二人的衣着服饰华而不奢,简约而不简单,稍微有点眼光的人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凡。

  还没往前走出十步,沿途马上就有两个商贩热情洋溢地先后围了上来。

  “这位少爷来这里是要买材料吧?不妨来我这里瞧瞧吧,无论是打造武器,又或是铸造盔甲,还是炼制法器,我这里的材料都是应有尽有……”

  前一个人的人还没说完,紧跟其后脚跟来的另一个商贩就疾言打断了他的话:“这位少爷还是来我店里看看吧,我这里童叟无欺,价格公道,而且绝对都是精品……”

  这两个商贩的店铺都在附近,距离只有几步远,张狂转头就可以看到。

  虽然这两商贩嘴上说的好听,但张狂只是一眼瞟过去,就看到两人的摊子上,其中几乎有两成都是假货,还有三成,都是残次品。

  看着两人围在这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自己的东西怎么怎么好,张狂只是心下好笑,也懒得理会他们,朝小宝使了一个眼色。

  小宝领会,踏前一步,伸出手臂往两人轻轻一推。

  这两个商贩才不过勉强踏入奠基初期,在修为上就和小宝差了一个小境界。而且小宝本身还是炼体者,单是身体上就占据了先天性优势。

  小宝只是这么轻轻一推,两个商贩又是没有防备,顿时就吃不住力道,“蹬蹬蹬”地连续退开了四五步。

  两个商贩被小宝毫不客气的推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脸上就不免出现些尴尬。只是看着张狂主仆两人衣着不凡,十有八九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也只能讪讪地退开了。

  周围还有几个本来想要过来拉客的商贩,看见这种情况,也只得是止住了脚步。

  z更g新A最%b快上酷M4匠。网

  有着小宝开路,张狂几人很是顺利畅通的就到了崇器阁的主家店铺。

  毕竟是主家的店铺,和租给其他小商小贩的格子间自是远远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单单只是店铺的大门,便有两米宽三米高。放眼往里面望去,只见里面一排一排的货物架,货物架上面摆放着少量的材料样品,其下有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玉片,其上刻着或多或少的字迹。以张狂的眼力,虽然隔着十几米远,但一眼就能看清玉片上面写的都是材料的介绍,很是详尽。另外店铺里面各种装饰,摆放的物品,奢华又不过分,繁多又不杂乱,让人看着就赏心悦目。

  准确形容,这主家店铺倒更像是一个店中店,而那些小商小贩们租赁的格子间,相形之下,就像是店铺中的路边摊。

  进出这里的,大都是衣着华丽,又或是气势不凡。只有这些人,才往往不会在意主家店铺那贵上一两成的价格。

  老五对这里倒是显得轻车熟路,显然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进了门,向张狂说了一下情况,直接就带着两人找到了店铺中一个胖头胖脑的管事。

  据老五进门时候的介绍,张狂两人知道这个胖管事姓张,是这里的三管事,也就是三把手的意思。

  这张管事倒是悠闲,神情惬意地躺在一把躺椅上,手中捧着一盏茶壶,不时啜上两口,又或者懒洋洋的随口吩咐手下伙计几句。

  只能说,他这管事当得着实有些轻松。

  “张管事,您老今天咋这么悠闲呢?想必房掌柜和冯管事都出去了吧?”老五很熟络地打趣着张管事。

  张管事见着老五带着两个衣着不凡的客人过来,一边麻溜地从躺椅上起身,一边没好气地瞪了老五一眼,嘀咕道:“就你话多,有他们在,难不成我连茶都不能喝了?”

  随即转头看向张狂,脸上马上就变得笑容可掬,眼睛都眯缝成了一条线:“这位少爷来这里,想必是要购买材料的吧?不是我吹,只要是这灵木镇有的材料,无论是矿材又或者其它,我们崇器阁都是应有尽有。”

  无论是穿着,还是神情气质,明眼人自然看得出张狂才是主事人。

  张狂自动过滤了张管事的吹嘘,淡淡道:“我确实需要一批材料,不过你们这里有什么材料我不清楚,应该有货物单子吧?去拿给我看看,我试试看能不能凑齐一套材料。”

  货物单?张管事顿时就一愣。平时来这里的客人,各自都有着明确的目的,实在不知道货物的名字,也会形容一下自己需要材料的特点等等。

  像张狂这样开口就要货物单的客人,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管事,倒还真是头一回遇到。

  而且张狂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很是令张管事很不爽,开口就要货物单,还说试试看能不能凑齐,这什么意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他们崇器阁的货物齐全嘛。

  要不是相信老五的为人,张管事还真就得要怀疑,眼前的这两位究竟是不是竞争对手派过来,专门来找茬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