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者的资质自上往下,共分为四等十二品,四等为天地玄黄四等,其中每一等又分为上中下三品。但经久以来,为了方便,便只称十二品。其中一品为上,余者次之,九品最下。

  最高的一品资质,数千年来只怕都难得一出,而每一现世,只要不是夭折,无一不是当代的天骄人物。

  二品资质,虽较一品资质为常见,但数百年来能有一出便足以称道了。其每一出现,往往能够引得各方势力争抢。

  至于三品资质,虽为天等资质最后一品,可也足以称之为绝顶资质,往往百万人中能出一人,就值得侥幸了。

  三品以下的资质都较为常见,最多见者为七品、八品资质,九品就是修炼者的最低资质了。如果再低,便不足以踏入修炼之途,被称为修炼废人,但这种人也很少见,往往万人中难以寻得一人。

  传说在一品资质之上,还有一个超品资质,何谓超品?便是超越了四等十二品。只可惜,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中,却从未见过有超品资质的人出现。

  于是有人就怀疑一品资质之上,根本就没有那什么所谓的超品资质;有人猜测,或许这个超品资质的出现,是要有什么特殊的条件,或者秘法;还有人猜测,这个超品资质,或许是另有所指……

  无数说法和猜测,却是没有一个定论。

  在众人的瞩目下,张慎言走上前,将手摸在四四方方,脸盆大小的测量石上。

  观礼者尽皆静默,接下来一息、二息,及至三息之后,只见本来灰扑扑毫不起眼的测量石渐渐腾起一层朦胧黄色光芒,初时还不太清楚,但又等几息,黄芒便明亮清晰起来。

  张小宝离得近,只有十来米,是以看得很清楚。测量石上腾起的黄芒看似无甚规律,但若是凝神仔细分辨,就可以看出黄芒中一共拥有六个较周围颜色浓郁的黄点。

  “六品资质!”张景天脸上带着一丝喜色,朗声向四面宣布道。如果单从声音来辨认,丝毫不能听出老迈之气。

  六品资质虽算不上极好,但也是百人出其一了。

  四周宾客立即纷纷出声道贺,张景天谦虚了几句,脸上的喜色愈加浓郁。张小宝敏锐地发觉,在这一刻,无论是张景天,又或是观礼人群中的父亲等人,看向自己兄弟二人的目光,其中的意味更加浓郁,尤其是看向自己的时候。

  张慎言之后,一个个孩童又接连上去,然后再下来。其中资质大都是七、八品,唯一有一个九品资质的,是一个梳着双马尾辫的小丫头,约莫七八岁的样子。张小宝之所以还能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他还记得当那个丫头下来的时候,哭得很是凄惨。

  那时的张小宝还不太明白,这到底有什么好哭的,又不是死了爹娘。

  “张小宝!”张景天轻唤道,看向张小宝的目光中,满是慈爱、鼓励与希冀。

  张小宝依言走上前去,把手掌放在测量石上面。周围也在这一刻重新沉寂了下来,众人都屏息凝神以待。

  一息、二息、三息……

  时间静静的流逝,直到过去了十息,可测量石依旧灰扑扑,不见丝毫反应。张小宝没有得到吩咐,依旧是没有将手放下来。

  周围众人的期待逐渐消退,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目光很是复杂,似是惋惜,似是幸灾乐祸。

  张景天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向张小宝的目光很是阴沉,喝道:“张小宝,过来。”

  张小宝不明所以,忐忑地走过去。

  可还不待离近,就被张景天伸出手,一把给拽了过去。接下来一股元气由张景天手中催生而出,灌入张小宝体内。

  此时的小宝年岁尚不过五岁,体内经脉稚嫩脆弱。张景天的元气灌入张小宝体内,便如滔滔江水倒灌入羊肠小溪,直是将小溪撑得一大再大,险些便要改道而行。

  “大爷爷,疼……”张小宝只觉体内就似要寸寸裂开似的,当即便忍不住大声惨呼起来。但张景天却丝毫不为所动,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

  周围众多宾客,同样也无动于声色,皆是冷眼看着一个五岁孩童在张景天手下受苦。

  张小宝求救的看向人群中的父亲,可是父亲面色犹豫了一番,终是没有动弹。

  浑身无处不在的剧痛阵阵涌来,张小宝虽然不知道烈火灼身到底是什么苦楚,但他此时想来,至多也就应该到这般程度了。

  张小宝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过去,在昏迷的最后一刻,他隐约听到了张景天的宣布:“张小宝,废品资质……”

  废品资质?呵,原来我是废品资质!

  等张小宝从昏睡中苏醒过来后,周围的物依旧是以前的物,人也是以前的人,好似一切都没有变化,但又好似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发生变化的,是自己的父母,以前的张小宝是家里的第一主角,有什么好吃的,又或者好玩的,都是他先来,其次才会轮到他弟弟张小贝。但是现在却变了个样,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弟弟先来享用,便是剩下的,也很难轮到张小宝。

  那些邻里乡亲,待张小宝也不像以前那般热情,虽然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却是假的要命,连五岁孩童都能一眼看得出来。

  张景天也不让张小宝再叫他大爷爷,改成家主,说是自己从现在起,应该要懂得规矩。只是颇为讽刺的是,以前叫张景天家主的弟弟张小贝,却是改口叫上了大爷爷。

  后来不久张小宝便听说了,他的弟弟张小贝是五品资质。

  看正w版W章js节|…上q酷s匠sq网1b

  人情冷暖,五岁的张小宝便初次尝到了,可他又哪里知道,这一切都还仅仅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如此又过了还不到半年,年仅五岁半的张小宝便被送到家主府上,充作张慎言的侍童。张慎言以往就暗地里嫉妒着张小宝,此番风水轮流转,张小宝既然来做自己的侍童,自然是少不得百般刁难,吃不饱穿不暖只是常事,更是时常让张小宝充当自己的武道陪练,几乎每次,都将张小宝揍得生生晕厥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