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林峰和张狂称兄道弟之时,没少坑骗张狂,很多事情张小宝都看在眼里。在私下里,张小宝一开始也曾劝说过张狂,但奈何张狂根本就听不进去,反倒还以为张小宝意欲破坏自己和林峰之间的“兄弟情谊”。

  落了几次责罚之后,张小宝也就不好说什么,只能在暗地里不动声色的帮衬着,让自家少爷不至于吃什么大亏,如此倒也算报了宗主对自己的一番恩情了。

  但是现在,张小宝终于决心这次一定要劝阻住少爷,实在不行,哪怕去求见宗主也在所不惜。

  虽然不能看得十分透彻,但是隐隐间,张小宝却从林峰之前的话语中闻出了一丝莫大的凶险气息。

  等林峰几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张小宝望向张狂,肃容劝道:“少爷,这次和张谦的赌约你不应该答应的,这个林峰,绝对没有安着好心。”

  张狂有些意外的看向张小宝,随即轻笑道:“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你总不能让我做一个言而无信的违约之人吧?”

  “少爷大可不必为此扰心。”见张狂听得进自己的话,张小宝心下略微松了一口气,建言道:“这件事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少爷又是少宗主的身份,之后便是不答应了,量他们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略一停顿,张小宝又出言开解道:“少爷终究是要做大事的人,又何必纠结于这些小节。况且这件事一望就知是坑,纵是外人知道少爷反悔,也只会说少爷明智。”

  张狂听着有些好笑,没想到小宝才小小年纪,倒是颇得厚黑学的几分心理。

  不过张小宝忠心为主,也让张狂对他有些刮目相看。

  前世自己一手打造的乘风门,底下可谓是人才济济,只可惜到头来,真正能做到不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竟是寥寥无几。

  不管张小宝的这番忠心,是为了他日后能够更好的抱大腿,又或是别的什么目的。但他现在,总是在替自己着想,这让张狂在这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感到了一丝暖意。

  “小宝,过来一下。”张狂招了招手。

  张小宝依言走到床边。

  张狂抓起张小宝的右手腕,微闭双目,探出一丝元气进入小宝体内细细察看起来。

  所谓武者即是半个医者,这并非是一句戏言。修炼之人,首先要对自己的身体熟悉,才能少走弯路,更加有效率的修炼,对敌之时,也能了解对方身体的致命打击之处。其次,修炼者出外闯荡,免不了受伤中毒,此时懂得一些医理,有时甚至能救回自己的一条命。

  张小宝练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法门,但毕竟没有真正修炼过,体内的经脉大都滞塞不通,便是通处,也如羊肠小道。张狂只能将元气小心翼翼地通过,免得稍一个不小心,就会撑破小宝的经脉。

  元气由上及下,起始于头部,然后循循而下,通过颈肩,淌过胸腹,最终止于足尖。

  张小宝只觉得一股热流涤荡过身体,暖暖洋洋,好不舒服。就好像裸身在冰天雪地里徒步行走了十天半月,突然间棉袍加身。

  这就是修炼者的元气么?张小宝的心底霎时间涌起无限的向往。他眼神中的渴望和热切,毫不加掩饰,张狂能够看得很分明。

  “看◇正版;i章o#节上@)酷匠ZJ网b

  不过旋即,张小宝眼眸中的神采,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他知道自家少爷是在探察自己的身体,但他却没有抱起丝毫的希望。

  虽然过去了近十年,可张小宝依旧还能清晰得记得那时的情景。

  那还是小宝五岁那年,怀远城的张家分支例行五年一次的开蒙,所谓开蒙,就是测定小孩子的修炼资质,以此来确定其人未来的大致成就。当然,有大毅力大恒心者,往往会有突破自己极限的状况发生,可芸芸众生,十之八九也只是普通心性。

  虽然只是张家的分支,但依旧能够作为怀远城最顶层的那批家族之一,五年一度的盛大日子,自然会有数不清的宾客前来观礼,或是受邀的,又或是没受邀的,总能找到理由前来。

  张家作为玄元宗第一家族,也是这方圆十万里内的第一家族,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分支,但若有机会能够攀上这颗大树,他们自然不会放过。

  张小宝还能清楚无二的记得那天的情景,门里宾客盈门,门外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天才刚刚亮堂,张小宝就和四岁的弟弟张小贝,就让老妈子从床上唤了下来,穿衣洗漱,吃过早餐,然后便被带到了家族祠堂。

  和张小宝一同参加开蒙的,一共有二十七人,他记得很清楚,因为他就是第二十六人,而弟弟张小贝,是第二十七人。

  观礼的人很多,大都是锦衣华服,一望就知是富贵中人。也有一些穿得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可身周却透着一股迫人的威压,令人丝毫不敢有所轻视,但那些人张小宝大都不认识。

  堂上有一拄着龙头拐杖,身着紫红锦缎华袍的老者,那便是他们这个分支的当代家主,张景天。

  除了张景天之外,观礼人群中,还有殷切注视着张小宝兄弟两人的父亲,以及平时对张小宝呵护备至的那些兄长、叔伯等人。至于照顾他们兄弟俩的老妈子那干人等,以及母亲等女眷,在这个时间地点,都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张小宝自小心思聪敏,心智早熟,在怀远城的张家分支中,同龄之辈无人能出其右。照常理而言,这般自幼聪慧的人,往往资质也都很好。因此张小宝这次的资质检测,不但他的父母注重了大量的期望,便是张景天等众多张家长辈,也对张小宝寄予了浓厚的期望。

  为宗门输送一个资质好的弟子,按照资质的不同,同时也能为家族得到不菲的宗门贡献值。

  第一个人上前检测资质的人,小宝识得,是张景天的众多孙子之一,张慎言。比张小天年长三岁,论及聪慧程度,只在张小宝两兄弟之下,但和张小宝却是先去甚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