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荒芜的半位面,群山之巅,三个血人伫立在巅峰之处。

  天空上,电闪雷鸣,火云密布,纵是灰尘也不能逃逸。

  地面上,是数百名各个种族最巅峰的强者。

  “老子是要成为天下第一的男人!”张狂就像三十年前那般说道。

  即像是对身后仅剩下的两个手下说,又像对天宣誓。

  三十年前,张狂被誉为前无古人的第一天才,意气风发,狂傲一世,便是那些绝世强者,一方霸主都不放在眼里。

  而现在,群敌环伺,一手打造的“乘风门”,仅剩身后两个摇摇欲坠的手下。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胸前那枚白玉吊坠。

  这颗泪滴状的吊坠,拇指大小,却蕴含着宇宙奥秘的“世界之心”,纵观亿亿万年,也就出现这么一颗,虽不知其具体作用,但毫无疑问,世间所有财富加在一起,也不及其万一。

  “张狂,交出世界之心,饶你不死。”千米之外一处山峰之巅,一身着血红蟒袍、面目狰狞的光头大汉狠狠盯着张狂。

  血袍老祖,看着四十出头,其实早成名千年,屠城灭国,可谓凶威滔天,便是一国皇帝在他面前也丝毫不敢放肆。

  但面对张狂,也只敢嘴上叫嚣,畏缩不前,哪怕眼前的张狂已重伤垂危。

  其实不但是血袍老祖,周围数百人中,修为境界在血袍老祖之上的大有人在,但此刻无不是神情凝重。

  困兽犹斗往往最惨烈,也最要命。

  “怕吗?”张狂嘴角翘起一抹冷酷。

  “我陆一鸣自从被门主从贫民窟救出,这条命就属于门主了。生死置之度外,更遑论什么怕不怕?”每说一个字,陆一鸣嘴角就溢出一屡鲜血,但他恍若未觉,字字坚如金石,扫向环伺的众多强者满是不屑。若是以往,只要“乘风门”这三个字顶在头上,他们这些人连大气也不敢喘。

  “能跟在门主身边,苏琴已是得了侥天之幸。若有来世,还要伺候门主一生一世。”苏琴绝美的面容上,掠过一抹凄美,看向前面那个健壮如虎、却伤痕密布的背影,眼中满是迷醉、眷恋。

  “张狂,你当年一句话逼我‘莽山宗’生生解散,可有没有想过有今日?”

  “识时务者为俊杰,张狂,你还不束手就擒么?”

  酷匠网d正L版BE首发

  “交出‘世界之心’,你张狂何德何能,可以占有它?”

  “张狂……”

  张狂只是一眼扫去,厉目似电,直欲化为实质。空中顿起层层波澜,如水波瞬间荡开,携起漫天狂风肆掠。

  轰轰轰……

  周围十几座山峰承受不住力道,纷纷崩塌下去。

  四面群敌面色大变,叫嚣戛然而止,血袍老祖等数十强者下意识就惊退百里之外。

  “一群宵小之辈,也敢来窥觑我的东西,可笑至极!”张狂嚣张大笑,风起云卷,天空颤抖,大地崩裂,天地间无处不充盈着张狂的嚣张和张狂。

  “大家不要担心,他现在是强弩之末。”一位白须飘飘,白衫长袍的老者为众人打气道。

  “对,不要怕。”

  “大家一起上……”

  应者众多,但无一人敢踏前一步。

  强弩之末?张狂冷笑,对这一点他毫不否认,但是……

  亿万万位面,他张狂非要选择这颗偏僻荒芜,寸木不生的半位面,又岂会没有他自己的主意?他早就已经将脚下这个半位面密布了元力,更是掌控了位面核心,此时只要他的一个念头,就能引爆着这整个半位面。

  半位面爆炸的威力有多大?张狂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所知的任何绝世强者都无法在半位面爆炸下存活,他张狂自然也不能。

  其实只要张狂表现出这张同归于尽的底牌,环伺的群敌绝对会投鼠忌器,或许能为他留下一线暂时的喘息之机。但他张狂自有他的张狂,他的霸道,他的骄傲。

  苟延残喘,他不屑为之。

  “有你们这些人为我‘乘风门’陪葬,也聊胜于无了!”

  张狂仰天狂笑,体内元气暴动,脚下的半位面也开始山崩地裂,那些强者反应过来时已然晚了。

  轰……

  这颗荒芜了不知道多少万万年的半位面,在它存在的这最后一刻,终于爆发出了世间最灿烂的绚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