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男人惶恐的胡乱的开着枪,丝毫没有什么准星可言,完全是胡乱开的,往日的沉着冷静的他一扫而光,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也没有伤害到姜子良;姜子良虽然不至于直接用手拨开子弹,但是子弹想进他身也是绝对不可能的,姜子良就这样笑呵呵的朝着那个中年男人他们走了过去,虽然此时他的体力减少很多,不过这些人基本对于他来说就只能是送菜,不能说战五渣,但是在姜子良眼里顶多战十渣......用内力改变了子弹的轨道,反弹了回去,蹦死了中年男人身边的小弟。其实他们不是不想跑,都已经吓的走不了了,有机灵跑的,也被中年男人干掉了。他还幻想他的师傅能赢呢。

  看着身边人一个个弹死在自己面前,坚强的男人终于流露出了他脆弱的一面,深深的跪在了姜子良面前,不敢多说什么,冷汗一直都顺着脸暇不断的流淌,此时的他紧张,惶恐不安,如同将要被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此时的他就是这个样子。

  而姜子良呢,看到中年男人的样子,也是有些心满意足,不由得感觉实在太过于残暴了些,竟然喜欢上了那种敌人惶惶不可终日,痛苦致死的感觉,心里难得的是一种极为舒畅的感觉,云丽和似水的事情,给他带来了极大痛苦的感觉。有些变态也难免于此。

  中年男人终于熬不住了,死不可怕,但是等待死亡却是极为痛苦的。时刻怕着,痛苦着,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紧张,惧怕。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要杀要剐,是男人给我张强个痛快的。”张强也是一梗脖子硬起了起来了,他也明白了,估计姜子良想折磨自己,那自己不如硬气点,死个痛快呢,现在的他都有点羡慕,此时被子弹打死的小弟们。毕竟他们死的很干脆。

  姜子良冲着他呵呵一笑。“想要痛快的?”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弹壳玩味的说道。

  张强深以为是点了点头,没想到了死也得这么急迫,这就是传说中“赶着去投胎。”

  “可是我还没有玩够呢。”姜子良阴恻恻的笑着。带着内力一把将弹壳甩出,穿透了张强的肩胛骨。但是恰好一半的弹片,留在了张强的骨头里。

  “啊!”刚穿透的时候,也许还感觉不到太疼,当感受到的时候却是像一种撕心裂肺难受,那个弹片卡在了骨缝中间的位置,动一下就能牵动神经,真正感受了一把传心刺骨的感觉。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张强痛的不行了,每当轻轻动一下的时候就会痛的不行,不动的话,姜子良用内力控制那个弹片动弹,一样痛的死去活来的。张强就是这样不断的叩拜,不断的乞求。生不如死的感觉真的太过于难受了。

  也是玩的无聊了,姜子良一脚就踢爆了张强的脑袋,踩碎了心脏,往回去的路走了,找了一个垃圾桶旁边摘掉了狐狸面具,脱掉了风衣,揉了揉自己刺痛的眼神,那一丝猩红不断的在眼中久久不愿意褪色,因为心情舒缓了不少,由于刚才暴戾之气的支撑,才能坚持这么久........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总算是放心。

  “彭!!!”姜子良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没力气起来了。

  刚才姜子良大战白发老者的战场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影站了起来,若仔细看能发现出是什么来,没想到竟然是那个老者。此时的他颤颤巍巍的走到了,张强的身边,看着已经死的不能死的尸体旁。痛苦的嚎了起来。

  冲着天空大吼了一声,惊动了周围的鸟群,鸟都纷纷逃散了开来。

  @酷iG匠网/#永久免P费看%小P说%*

  这个世俗界高手的存在,流落到这步田地,他恨啊。张强不仅是他徒弟那么简单,还是他的私生子,为了在组织保护他,一直没敢说出他的真实身份,如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怎能不让他痛心,老年丧子的感受,只有这个迟暮的老人才会懂。

  “嗷!”白发老者一口一口的开始撕咬张强的肉,一口一口的将那些肉吃了进去,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也知道这是他儿子.......但是他服用了这个药剂的后果就是这样,如同僵尸一样活着,不过他是有意识的。他第一个吃掉自己的儿子的尸体,是因为,只有这样足够恨,足够成为更高级的行尸,才有可能为他的儿子报仇,这些就算含着泪也要吃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更新第三弹。。。。。。。虽然更新晚了但是我绝对会更的小伙伴们还是继续支持我吧多谢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