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良不经意间也是看到了白发老者嘴角微微上扬,感觉很奇怪;突然立马意识到了什么,那把手里剑朝着他射了过来........当看到了手里剑朝着他射过来的时候,惊得身上出了一身冷汗,此刻他想起了似水,那个穿着警服却不愿意服输的女子,仿佛出现在了眼前,伤口的血还不停的在流,泪眼婆裟的喊着“子良....”又想到了云丽,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屋子里,脸色已经没有了血色,嘴角还留着渗人的鲜红.......时间在慢慢一点点的挪动,再看那手里剑在姜子良的眼中慢的像个蜗牛,早没有了刚才的迅猛,不过每当飞出了一步,就能感受他的残影,而且那个速度似乎也在逐渐增加。

  此时姜子良也没有停止抵挡来自老者的攻击,就连那碎砂石都在不停地减缓它的速度,此时的他闭上了双眼感受来自的这一丝明悟,修道一途就是这样,讲究一个“悟”字。感受来自外界的感官,他闻到了刀上一股难闻的腥味,听到了周围几人心跳的声音。

  猛然的他睁开了双目,眼神恢复往日锐利的神采;然而此时的刀仅仅离他的面门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当!”

  刀没有入肉,而是被牙齿重重的咬住了!

  那股子咬合力生生的将那破碎不堪的刀子咬出了一个大大的牙印。

  这重大转折实实在在的震惊了老者一下子。不由得细密的汗珠又增加了一层。

  “呸。”姜子良嫌恶的吐掉了那把破碎的手里剑,眼神目露凶光看着老者。此时他也不得不紧张起来了,毕竟刚才那一丝顿悟出了一种掌控之力也损耗了不少,体力和神识之力,虽然相对来说战斗力比老者稍稍强一点,但绝对没有强多少,现在的他只想尽早的结束这场战斗。

  )酷匠J6网8首发●{

  看到自己的底牌用完了,人家屁事也挺上火,其实他的最强大招和他的手里剑阴险攻击是配套来的,他学的时候最强内力是在催发手里剑的速度,没想到让一个毛头小子轻而易举的破解了,怎能不上火?此时的他如同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深深叹了一口气,感受到了喉咙有些腥,却没有将那一丝腥吐出来。

  “呵呵,年轻人,我知道你很强,但是你要知道与我们组织作对绝对没好处,杀了我们几个人容易,但你想过后果吗?你的家人.......”老者也是没任何办法,边商量边略带威胁的说。以前他从来都是在世俗界横着走的,没想到今天遇到一个比他还横的,毕竟嘛,就他那个实力不少世家都得好生招待着,伺候着。

  而如今,就是遇到了如此狠人,也不得像个孙子似的,哄着这尊煞神,没办法这就是修炼界,亘古不变不变的弱肉强食生存法则。

  姜子良一听到“家人”二字更是气上心头,一直以来,家人都是他的逆鳞,触之逆鳞,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两人刚才本就已经展开过生死大战了,是决不能和解的了,也不想想能互相放过对方吗?就算现在放了这个老头,那个他口中说的组织又会放过他?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杀!!!”姜子良当然也是深知这个道理,二话不说提升速度到达了一个可怕的档次,嫑说肉眼了,老者都差点没看出来运动的轨迹。猛然进攻一口气,踢出了十多脚。

  对待此时此刻,老者除了悲哀的苦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其实刚才还是比较寄托于刚才的话的,尽管希望渺茫,但是也试了试,果然......没有了真气,他和废人没多大区别就是比一般人抗击打点。索性老者也不防守了,等待着死神的到来,不过他却是咬碎了嘴里的药包.........“彭!!!”的一声老者吐着鲜血在空中画出一道极美的弧线,倒飞了接近几十米远,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不过姜子良可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他对自己的恨,对伤害似水的恨都要倾泻出来。

  姜子良大吼了一声,一脚就踩在了老者的心脏位置,不光如此胸骨位置都已经被踩的细碎细碎的,远远的只能看到那是一坨人肉而已......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纵然是常年累月杀人不长眼的毒贩子,也吓的不禁有些腿软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恶魔啊,甚至恶魔都没有他那样残暴的属性。中年男人在那里瑟瑟发抖,拿着枪的那只手都已经不好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更新晚了真心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