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良受伤的事情,通知了喜儿一家,王胖子父女两个听到姜子良受伤,开着车飞快的敢来了,没过多久喜儿就赶到了医院,喜儿哭的像个泪人一样,坐在医院的长椅上哭个不停。似水看到伤心欲绝的喜儿,刚止住的泪水再一次浮上了眼眶,两个女人竟然如此默契的抱在了一起痛哭了起来,周边的警察也想劝劝他们的局长,但是想想局长发火时一脚踢碎别人下巴的狠辣,再一次止住了这个想法。

  手术门打开了,医生走了出来,用手帕擦了擦汗,满是惊恐。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医生问道。

  喜儿想说她是,但是毕竟到现在没有确定关系,这样做了,答应了还好,不答应,以后会很尴尬。而这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人说。

  “我们是他的好朋友,他的家人暂时都联系不上。”王胖子说了一句,解决了这份尴尬的局面。

  “医生,子良他怎么样了。”王胖子也是一脸焦急的问了一下,两个女人也同时眼巴巴的看着医生,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犹豫了一下,有些不太敢说。

  “但是怎么样?”似水问完,眼角的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湿润了眼眸,而那边的喜儿已经微微有些哭的声响。

  犹豫了一会,医生还是决定说出这个事情。“病人在打麻药过程中,其抗药性之强大,在我认知的范围内,没有过,而且手术是病人亲自动的刀,只有消毒很和包扎是我们小护士帮的忙,最主要不是这个,病人通过伤口将体内所有毒血全部放了出来,机器检查无一点毒。”

  “什么毒?枪械上面有毒?这个臭道士可是真的够狠的!”似水气的牙根痒痒,但是又很担心姜子良的身体如何。

  几个人,在医生的带领下,进入了病房。让人惊呆的一幕发生了,我们强大如斯的子良小同学在哪削苹果。

  “姜子良把手中的刀放下,上床上躺着去!”两个女生同时尖声喊道。

  俗话说的好,与谁斗都不要与女人争抢斗狠,因为女人是水做的,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正说得就是这个道理。

  听到关心自己的女人大喊,姜子良打心眼里感到甜蜜,但是他现在可以说真的康复了。

  “你没什么事!程什么英雄!”喜儿气的咬牙切齿的,那小摸样就好像择人而食的小狮子,但是圆嘟嘟的小脸又煞是可爱。

  听了这句话的似水,似乎有些很伤心,很幽怨,因为姜子良是因为他受伤的;喜儿也感觉刚才的话有点说过了,因为来的路上她已经知道了个大概。所以只能生些小闷气;不理姜子良了。

  “哎呀,喜儿,我都这样,你还生气干什么。来来给子良哥笑一个。”姜子良边说着,还配着手脚动作,那个样子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看见姜子良的样子,两个女的破涕为笑。

  “你慢点,刚受了伤,不要那么活动筋骨。”似水嗔怒到。

  u更p‘新m最快◎上#S酷}匠U网

  “没事,也没什么,就是刚才那颗子弹的毒性太大,让我不经意间昏迷,没什么问题的其实。”姜子良解释道。

  “还说没什么!你昏迷了将近一个小时,你还说没什么!”喜儿,明显对姜子良那番解释不满意,似有似无看了眼旁边的似水。

  “就算要救人,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啊!”喜儿淡淡的说道。

  旁边的似水默不出声,如今姜子良也好了不少,她也是时候该回到警局了,毕竟她是一局之长。

  “子良,我先走了,警局还有事要忙,有时间过来看看你。”说完,又看了看喜儿“今天的事真是抱歉,我应该及时的制止住罪犯,对不起。”似水轻轻弯了下腰给喜儿。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这时间,病房里只有姜子良,喜儿两个人,过了一小会。

  “没想到你发怒的时候真可爱。”姜子良决定调戏下会害羞的萌妹纸。

  “哼,你很喜欢看到我发怒吗?”喜儿这时候也略有些生气。

  “怎么会呢,我喜欢还来不及呢。”姜子良抓起喜儿的手,轻吻了下。对于这种对自己真心,自己是真心的不想辜负与她,不论怎么样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你真的喜欢我?”喜儿说完小脸又有些羞涩,有些慌乱。

  姜子良也是微微一愣神,“嗯…”

  “讨厌,我才不答应你呢。”喜儿轻轻挣脱了姜子良的手,却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很明显,这是小女儿家的欲与还羞,假装不答应,其实心里比谁都想答应。

  “晚了,我不打算放你走了。”姜子良顺势一把就搂住了喜儿的细腰,吧嗒吧嗒的在脸上亲了好几口。

  “子良哥哥,好讨厌,人家不理你了。”喜儿羞红的脸跑了出去。

  那头把姜子良乐的人仰马翻的。

  ………………

  玩闹的日子总是,快乐的,但是快乐的同时,姜子良也有沉思,自己的实力还是薄弱了,自己的认知太少了,自己速度还是不够快!

  也许姜子良懂了这些,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女人,朋友们担心,虽然这次大难不死,但是谁能难保不会有下一次呢,所以他下了个决定,修行,不断地修行,重新抄起老头子以前教过自己的道法。

  姜子良在医院里待了大概三天,他就再也不想再呆在那个地方,因为这几天实在憋坏了,虽然常常喜儿会去,两个人在病房里会有些小暧昧,但是姜子良自然知道,只有强横的实力,才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才不用担心受怕。

  似水,这些日子也有过去,对待姜子良也是常常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这种突然从冰山,转变到冰山融化,还真让我们的子良小同学吃不消。看着这个性感入骨的尤物,姜子良恨不得马上吃了她,但是她刚吃到喜儿这个人间祸害,再接着吃个妖孽,脚趾头想想,这样子“世界第三次战”会因此爆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哎呀什么都求,读者大大们,有啥给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