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良在跑的路上发现了一个小稻草人。“果然如此。”

  姜子良拿着那个小稻草人念了几句咒语,拿着一根银针对着这个小稻草人扎来扎去。

  “哎呦,卧槽,又是那个臭小子!”游方道士痛的浑身打滚,全身真气在体内乱窜。立马施了一句咒语,定了定神。

  “哼,臭小子,既然你要与我为敌,我就要试试你的道法!”游方道士一个起身,摆出了一个猛虎的姿势。

  另一方的稻草人,一改原先颓废,化成一只稻草虎,对着姜子良张牙舞爪的。

  “哎,有啥用啊,这招。还是刚才教训你,教训的不够,没个脸呢咋。”姜子良看着那只稻草虎的模样,扔过,了一只火符,把那只稻草虎烧的浑身打滚。

  这下可把游方道士烧的火辣辣的,虽然身上没有一丝火焰,但他的感受就和深临火焰中一样,痛的他再一次打起了滚。强忍着疼痛跑回到了,姜子良旁边不断的跪地求饶。

  “仙侠饶命,仙侠饶命啊!”游方道士不断地磕着头,头都隐隐出血了。

  姜子良看着他头磕破了,也没有丝毫怜悯,既然出来混,早晚都得还,而且刚才竟然还想使用稻草虎杀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

  “手中有什么宝贝吗?”姜子良解除了火焰的带给他的煎熬,面无表情的问到。

  “有,我有。仙侠只要肯放过我,我就交出手中的宝物。”道士眼睛转了一下说到。

  “你现在没有任何资格和我讨价还价!交出宝物,我就给你个全尸!”

  “仙侠既然不肯放过我,我也没必要交出那颗宝珠了!”游方道士头一歪,也不去看姜子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呵呵,那就折磨你一会。”姜子良说完念了几句咒语,刚刚消散的灼热感,又再一次来了,但是这次有点更加可怕,他的那个男性生殖器官一会冰凉刺骨的感觉,一会灼热燃烧。那种感觉真叫人生不如死。

  “啊,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游荡道士绝望的大叫着。

  “杀了你干神马?我要的东西还没有得到,杀了你一点都没用。如果你给我的宝物好,我还没准真放了你。但是一点用没有,耍我,哼哼!”姜子良残忍的对游荡道士微微笑了下。

  这个笑容在游方道士的眼中就是噩梦,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活生生的恶魔啊。

  “好我给。”游方道士从身上找出了一个颜色暗淡的珠子,珠子可以说暗的像个煤球一样。

  “就这种东西?黑的像块碳...啊嘞。”姜子良刚才还感觉这个东西很次,但是他明显感觉里面有能量波动,那种感觉冰冰凉凉的,很温暖,就像...姜子良有点不太敢想。

  游方道士看见姜子良有些对这个东西有些错愕,立马就想跑。

  “去哪啊?”姜子良冷冷的看着那个游方道士。

  “我...刚才想...”游方道士支支吾吾的说到。

  “既然你这样不听话,那就让阎王好好教你做人吧!”姜子良说完就准备一掌结果掉这个家伙。

  “住手!”似水掏出了手枪指向了正要对游方道士行凶的姜子良。

  似水也不知为何,心里会有些在乎这个小男人,刚才他说的事情让她不由得有些半信半疑,那几个地方守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那个道士的身影。而刚才他折磨这个道士他到也看到了一些,终于在看到姜子良要行凶的时候她按捺不住了,她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害怕这个在她眼中的小男人,会因为故意杀人罪,而失去生命,所以,她要制止这件事。

  “大夫,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不能这么漠视生命,你现在放了他,交给我们警方,他会收到应有的惩罚的!”似水一脸正经的说到。

  “这个家伙,狡猾的很,放了他没准真的抓不住他了。”姜子良淡淡的说到。

  “不可以!他跑一次,我就抓他一次!”似水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姜子良,那种眼神明显有些幽怨。

  “对啊,对啊!警察抓我,抓我,快点!”游方道士明显就跟看到救星一样。

  姜子良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一掌拍到了游方道士的身上,一下子拍出了道士的一口老血。

  “你在干什么!”似水生气的上去扇了姜子良一巴掌。

  姜子良没有躲避,看到似水生气不知为什么,心里提不出来的心酸,也不打算躲了,硬生生的扛下了这一巴掌。

  “你是傻子吗?为什么不躲!”似水心疼的上前摸了摸那被打的脸。

  姜子良顺手抓住了她的手“没事,不疼。你不生气就好。”

  简单的一句话,让坚强许久的心头一次放下所谓的矜持,扑倒了姜子良的怀中,簌簌的啜泣了起来。过了有一会,哭声渐渐停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杀了他,你也会陪命的!”似水依偎在姜子良胸口说了这么一句。

  “我…”姜子良还没有说完。

  “你们这对贱人,去死吧!”游方道士对着他们疯狂的喊道,然后立马掏出了手枪。

  “澎!”枪声震耳欲聋,一枪打了出去。

  “小心!”姜子良转身帮似水挡住了子弹,一下子倒了下来;似水意识到了,中了枪的姜子良,反身就给了游方道士一枪。

  “你怎么了,你坚持一下。”似水抱着他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失去了他,她心里竟然冒出了失去全世界的感觉。

  “快点来人,救护车….”一班警员听到枪声,迅速抬着姜子良送上了警车上面,似水把姜子良的头放在了她的腿上,满脸哀伤的看着受伤的姜子良。

  “你瞅瞅你,大警官我又不是死,哭的那么伤心,再说我死了你也不会损失什么。”姜子良面容憔悴的说道,他自己也不知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孩为什么会这么想要保护她。

  “我…你死了,我当然难受…因为你是我恩人。”似水说完,心里被扎了一下一般,她很想说,“你对我很重要”,但是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姜子良看着那张充满焦急的脸,心里不明的有些酸楚,闭上了眼睛不去想那些事情。

  最●新/?章节上$@酷z&匠PH网:!

  警车的还是很有效率的,不大一会就到了,市里军区医院。

  “医生,快点救救他。”似水焦急的对医生说道。

  那些医生也非常速度,推车快速的把姜子良推进了手术室。

  似水目光决绝的看着手术室。久久静默无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大家都来看看吧,每天保更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