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了一根烟,慢慢走进去,没有在呼那些人的眼光,来到躲在角落的三妹、“三妹。”

“哥,你来了,他们…”说完后眼角的流水还没有干。

在地上躺着三个少年,在三妹的旁边还有四个小妹纸,也算是小女孩。

在她们的前面,坐了一个光头,在光头的有八个人站着,而在两边也站了十多人。

“在这里做什么,跟哥去沙发坐上。”说完就拉起三妹的手,来到沙发上,准备坐下,附近人正准备动手,但被光头男阻止了。

坐下后,刘天河取下眼镜,问下三妹龙静娴说:“三妹,他们对你做过没有?”

“没有。”

“没有就好,如果他们敢碰你衣服一角,呵呵。”说完冷看着光头男。

在取掉眼镜的同时擦了下上面的血迹笑道:“这位老大,我也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管是谁对错,我只带我三妹走就行了。”说完就拉起龙静娴准备离开。

“哥,可是我那几个同学怎么办?”

“哥只是一个人,能把你带走就不错了,小小年纪竟碰到这样的酒吧,胆子真是大,一会回去收拾你,至于他们,我相信这位老大不会要他们的命,比竟在等他们的大人过来,我说对吧!”说完看着光头。

“不错,做生意就是做生意的样,这几个包括你妹妹,在我酒吧闹事,让我损失惨重,所以呢不得不这样。”

“嗯,你说得对,但我想我这边就用不着给了,你说呢。”说完后,就拉起三妹起身离开。

光头阻止了,他冷看着刘天河一分钱没有赔就这样大摇大摆离开。

“大哥…”

“什么也不要说,你们去碰下沙发就知道了,老三,他们交给你处理,记住价格要高一点,我先回去了。”一脸阴沉脸走出房间。

不服的手下真的去碰了沙发,不碰看不出没什么,碰了,沙发竟烂了,不错,烂了,并且烂成渣,成为一推垃级。

之前还是好的,被那小子一座。

还没离开的众人,汗水都出现在额出,如果,如果刚才出手的话,恐怕会跟外面的人一样,躺着吧!幸好老大有眼力,知道此人不能惹,就丛了。

刘天河带着龙静娴离开酒吧,坐在车内,低声说:“你们怎么到这种酒吧来?”

“还不是我那个女同学,说有富二代给我介绍认识,那想到他们选了这种酒吧,玩就玩嘛!偏偏他们中有一个,年纪有点大的,竟然去调戏一个姐姐,可这个姐姐好像跟这个光头老大有关于,于是发生冲突了,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跟哥你打电话,哥,你好威武,吓得他们动都不敢动。”

“以后,交朋友得注意了,像这样的同学,以后不要来往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哥,我会擦亮眼睛的,没想到酒吧是这种环镜,早知就不去了。”

“这是最低层的酒吧,明晚带你们俩个去高档点的酒吧.”

“真的?”

“当然,哥我什么时候说过慌。”

“也是。”

一路上的声音一直到小区外才停下,龙静娴先下车,刘天河收拾下后,就关了车门。

兄妹俩进入电梯,但在他们身后出现一个女人,女人冷看着他们进入电梯,瞬间消失,就像没出现过一样。

刘天河在关上电梯时,眼睛看了外面一眼后,露出丝毫笑容.回到家,见二妹正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着电视。

“哥,你回来了。”

“嗯。”

“我去睡了。”老二说完后看都不看龙静娴一眼。

老三给二妹做了个调皮动作对着刘天河说:“哥,我去洗洗了,然后休息得了。”

“嗯,别耍手机,太晚。”

“好嘛!”

刘天河准备过一个多月就搬到别墅区,不管是妈来也好,俩个妹妹一起来或单来,有很游玩的地方,跟老婆商量下,打开房间,见徐沈芯并没有在家。

拿出手机,打通了。

“老婆,你还在公司忙?”

“下午的航班,去东珠,解决一个供应商的问题。”

“怎么回事?”

“供应商不再跟我们公司供原材料,我过来是了解是什么原因,才下机一会。”

“那住下了吗?”

“住下了。”

“自己,注意下安全,有什么解决不了的给我打电话。”

“好嘛!俩个小妹接到了,她们在闹没?”

“你说呢,你也是不了解她们俩个,只有她们在一起,没有一分钟安静。”刘天河嘀咕道。

“好了,好了,我还没去洗了,我去洗了,明天还不知道跟供应商谈得如何,如果他决定不再跟我们的合作,我们重找新的,很麻烦。”

刘天河眼睛动了动,他低声说:“竟量,早点休息,别忙太晚。”

“嗯,你也是,别修片修得太晚了。”徐沈芯关心道,她好像忘了,这个主人真不是真的,可她有时宁愿错将就错。

“会的,你也是,好了,我去冲洗下了。”

“嗯!晚安。”

“晚安。”

……

次日一早,刘天河跟平时一样,早起跑步,坐在草坪上闭目沉思,其实他在修炼,过了一会,跑回去,随便买早餐。

在第二天下午徐沈芯就回来了,然后四人难免在外面吃着,俩姐妹自然又吵又闹,刘天河也带了三女去了他常去的酒吧,这个酒吧很安静,酒吧驻唱来的音乐让人听起很舒服。

“三妹,怎样,这酒吧?”

“很不错嘛!我喜欢,舒服,安静。”龙静娴笑道。

“你之前就进得那些低层才去的酒吧,这个酒吧是高档的吧!”

“难道你没去过吗?这算中档嘛,电视上电影以及小说中那些高档酒吧,好像高级些。”

“本小姐就是没去过,我记得昨晚有个差点回来不了,要不是哥的话,嘿嘿!”龙静芳笑道。

听到昨晚的事,龙静娴一下没话可说了。

刘天河和徐沈芯互相看了一眼,只能苦笑。

他们这些自然落进了一些人的眼中,其中有两个年青人以及一中年人,他们正准备上前自我介绍时,突然看见一个光头大汉出现了。

“难道坤哥也看中了其中一个妞?”一个杂毛想道。

“天哥,昨晚不知龙小姐是天哥的妹妹,我阿坤再次说声抱歉。”

“过去了就过去了,幸好你没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