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稳住身形之后,刘天河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胸前的伤口后,便将那染着鲜血的手指放在嘴边舔了一下,整个人显得异常狰狞。

看着刘天河那狼狈的模样,魔帝哈哈大笑了起来,得意到了极点:“君皇,咱们这样打,也不是办法,我也不想和你在这墨迹,你我各用最强一招,我们一招定胜负。”

听到魔帝的提议后,刘天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正合我意。”

魔帝此刻陷入狂化的状态之中,如果这种状态不解除,两人谁都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

这点无论是魔帝还是刘天河都清楚,所以两人便决定用彼此最强大的一招来定胜负。

“阴阳合一。”

说着刘天河手中的利刃不疾不徐的在空中挥出,仿佛勾勒出了一张巨大的剑网般,杀意凌然。

而魔帝也没有闲着手中的的镰刀迅速的挥出,只是一瞬间在魔帝的上空之中立即出现一头狮子的幻影,张着血盆大口便朝着刘天河呼啸而去。

“吼。”

狮子血盆大口张开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挑衅一般,欲要将挑衅它的人给撕成碎片。

“滚。”

刘天河怒喝一声,剑网瞬间朝着狮子的幻影迎上。

“轰隆。”

接着一道巨大的闷响声陡然为之传出,四周顿时为之尘土飞扬。

下一刻,黑夜之下,刘天河和魔帝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闪现,然后重重的在半空之中撞击在了一起,接着便是一道如同闷雷般的巨响声。

闷响声刚刚落下,只见魔帝魁梧的身躯像是被抽飞的棒球一般,倒飞而出。

“噗嗤。”

空中,魔帝张嘴喷出一口猩红的血雾,那张狰狞、扭曲的脸一片煞白,一看便是受伤不轻。

与此同时,刘天河如同天神般飘然落地。

刚刚落在地面上,刘天河也从口中喷出了一口猩红的鲜血,同时右手之中的利刃直接插在了地面上,整个人半跪了下去,那张如同刀削般的脸庞苍白如纸,冷汗也在一瞬间布满额头。

刘天河没有去擦拭额头之上的冷汗,而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砰。”

与此同时,魔帝那魁梧的身躯也是轰然倒地,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坑,沙土飞扬,他整个人宛如被猎枪击中的黑瞎子般,抽搐不止。

随后,魔帝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从地面上爬起来,盘腿坐在了原地,和刘天河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息了起来。

“舒服,君皇,下次再战了,先走了。”说完魔帝瞬间离开。

刘天河在他离开后,站了起来,开车准备回家,好在家中的两个小祖宗,都分开出去耍了,这几天真的头大。

躺在沙发上,什么都不想动,什么也不想,刚才那战,好久没有过的,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生前竟然有如此强的对手,以后不寂寞了,现在的世界也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平凡。

闭上眼睛,开始修炼,每天早晚,都是修炼的好时机。

……

这时传来开门的声音,刘天河一下睁开眼睛,见大妹,龙静芳回来了。

“哥,你在干啥?”

“沙发上休息呀,你怎么这早回来了,不是说约了几个同学去耍吗?”

“白天耍了一天,本来说晚上去酒吧耍的,但她们几人被父母喊回去了,于是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对了,老三呢?”

“她今天一大早也出去了,说也是跟几个同学一起耍,真搞不懂人,你们怎么这么多同学在北河呢?”刘天河不理解。

龙静芳嘀咕道:“这多正常,好了,哥,我去洗洗了,今天出的汗真多。”

“好,去吧去吧,我跟老三打电话,都晚上十点多了。”

“嗯!”

等老二,进去后,刘天河就跟老三准备打电话,刚打电话,就看见老三电话过来了。

“哥,快来LK酒吧,我有个女同学出事了,我们另三个也走不脱。”

“好,我马上过来,LK酒吧。”

“嗯嗯,我把这个地方发过来。”

刘天河跟二妹打了声招呼后,就离开家,开车到达LK酒吧。

LK酒吧,刘天河并没有去过,也没听说过,收到三妹发来的位置,开车去了,位置在北河的南边,要过河,这片是北河的老城区,很混乱,真搞不懂,这个三妹怎么跑到这边来耍了。

把车停在LK酒吧,下车关门,动作如流水,转身,把头发理理,抬头看着LK酒吧,他内心有团火,这团火叫怒火,从刚才三妹给自己打电话中,就听见旁边的吵闹声,哭泣声,尖叫声以及惨叫声。

门口是有人站着,见有客人进去,并没有阻止。

刘天河进去后,就听见一片吵闹声,唱歌声,音乐声,以及人四处动着,一片乌烟瘴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正规的场所。

四处找三妹的人影,发现没见,再看看二楼,发现有十多个大汉守着,刘天河冷笑几声后,走上去,只不过在走到二楼的入口被人拦住了。

“站住,再前走,可别怪本爷不客气了。”一个肌肉发达的大汉看着瘦弱又带着眼镜的刘天河吼道。

声音很大,自然引起后面的人注意,他们都用恐吓的眼神看着刘天河,如果刘天河继续向前走,说不准让他走进来躺着出去。

“楼上不能耍吗?”刘天河笑道。

“不能。”

“如果非要上去耍呢?”

“那只有一种,走进来躺出去。”

“哦,是吗?”说完后,人影一闪,进去了,然后转头看着大汉说:“我进来了。”

“找死,”说完转身就跟刘天河一拳。

刘天河冷笑下,右头躲下,躲过了这一拳,接着刘天河出手了,一脚,是一脚,把这个大汉提出去。

“碰碰”两声,大汉先碰到了一个圆桌上传出来的声音,接着就是身体落地的声音,在桌子上面全是放了很多酒瓶,这一碰撞,自然把酒瓶给碰烂了,有的瓶尖刺中他的身体。

这些刘天河看都没看,杀上二楼,杀到一个大门前,轻轻的推开门,在推开的时候,后面那些人本来站着的,瞬间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