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老道士果然是精神分裂,在它的身体里似乎同时住着两个自己,一个要杀我,而另一个要极力的阻止,而现在这是自己把自己惹急了,竟然要杀了自己!

  与适才一样,它手中的短剑还没有扎到心口,突然剑锋一转,朝着我的抛掷了过来。

  我始终没有停止念阴阳互转决,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最终念完了会有什么卵用,但鸿蒙之气已经将我周身包裹,我胆子就大了许多,对高大老道士抛掷来的短剑不予理会。

  果然,那柄短剑刚刚飞掠至我的近前便“铛”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对我毫发无伤不说,竟然瞬间就变成了一滩黑色的粉末。

  高大老道士就这样在我面前反复地与它自己纠缠着,扭曲的样子看上去极为痛苦。

  就在此时,之前与高大老道士被那股神秘气劲震飞到远处的安居地和奥巴马也都赶了回来,奥巴马似乎恢复神志了,看向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的神色,手持大锤着我狂奔而来,不过估计裆还疼呢,脚步撇成了八字状,跟唐老鸭似的。

  安居地之前与高大老道士的对阵并未受什么伤,他在行动上要灵便的许多,此时也是满脸含怒,手中重尺在地上划着,发出令人牙瘆的金铁之音,双眼血红、气势汹汹,看上去比奥巴马还要生气。

  两个魍臣的目标所向都是冲我而来,身上的蟒袍在风中猎猎作响,身形极快,眨眼之间已掠至我的近前,我掐指念决不为所动,眼睁睁看着大锤与重尺向我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

  我有鸿蒙之气所以任性,心里虽然对重尺与大锤的气势有些心悸,但并不十分在意。比我更在意的却是高大老道士,见安居地和奥巴马双双杀来,他巨大身躯猛然一个弓身,将我罩在了身下,以自己的后背硬撼大锤与重尺。

  对于高大老道士的这个行为,我虽然感动,但也觉得这老鬼缺心眼儿,我身上的鸿蒙之气这么厉害,何苦自己找罪受替我背锅呢?以为自己是德玛西亚?

  酷B匠:(网*●唯一@正B1版},其他{%都;是!盗…版-b

  然而我错了,鸿蒙之气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就在奥巴马和安居地的杀招袭在高大老道士后背上的时候,我头顶上陡然传来了一声闷响,高大老道士的身子猛然向我压了下来。

  不过它定然是早就预判,压下来时没有压到我身上,而是擦着我的边爬伏在了地上,而我身上的包裹着的鸿蒙之气却在此时一阵震荡,仅仅是大锤、重尺和高大老道士身形下压时带起来的气劲,顷刻间就将鸿蒙之气震散开去!

  在我的身边,那些丝丝缕缕的鸿蒙之气被震散的瞬间,我听到了一声女子的闷哼声,正是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圣洁女声,听到这声闷哼,我心里陡然大骇,那可是鸿蒙之气啊,这是受伤了么?

  而随着鸿蒙之气被震散,我的身体也是彻彻底底地暴.露了,高大老道士爬在我身边抽搐着,显然没有能力再为我挡一击了,而安居地和奥巴马却电狠厉一场,根本不给我丝毫喘息的机会,大锤与重尺再度向着我打压了下来。

  我之前已经挨过奥巴马一锤了,当时感觉胸腔子都被砸踏了一样,几欲动弹不了,如果不是大姐突然的变故让我瞬间恢复了力量,此时恐怕早就哏屁朝凉了,如果这次再被两个魍臣砸中,怕是死都算轻巧事了。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之前之所以能被奥巴马的大锤砸中而不死,后来反而有了劲儿,并不是因为大姐突然的变故所致,而是七星坛的力量在那一刻显现了出来——我当时喷吐出的老血,尽皆落到了用来布置七星坛的七样法器和聚仙鼎上,完成了我作为阴阳童子敬先祭祖的血祭。

  主角光环中一向都是有狗屎运的,我也不例外,我们谁也不曾想到,我意外中完成的血祭,竟然让七星坛显胜!

  之前将那处凉亭陡然掀飞的神秘气劲,就是七星坛显胜的结果,而奥巴马、安居地和高大老道士都是邪祟,道坛显胜,第一个要诛的自然是它们。

  随着那道气劲出现,天空中明亮的北斗七星、在隆隆雷声中东来的紫云,也都是七星坛显胜的结果。

  与此同时,这显胜之力也同时救了我一命,当我身上的鸿蒙之气这被震散,安居地、奥巴马打算痛打落水……爷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雷声大震,一道紫色的毫亡瞬间从天而降,直接在我的身边炸开,手持大锤和重尺的安居地、奥巴马再度被震的翻飞出去。

  然而,爬伏在我身边的高大老道士却没有被震开,正好相反,这老鬼突然跟诈了尸一样,巨大的身体在那道紫芒炸开的一瞬突然跃向了空中,再度落到地上来的时候,已经成了盘坐的姿势。

  就在此时,我口中的阴阳互转决落下了最后一个字,我按照习惯性的动作,在落声的同时将二指向着虚空中一指,而盘坐在我身边的高大老道士,也在这一刻同时将二指决前指。

  我们俩指的是同一个方向,但当我二指前指的时候,却似乎与高大老道士的二指对在了一起一样,下一刻,便见它的身形一阵巨颤,头上的乌翅帽当先碎开,紧接着,它浑身的魍袍也成了一片片碎布屑,放烟花一样似的飞向了四周。

  与此同时,高大老道士的模样也发生了变化,凸起的额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了下去,紧接着,已经光着身子的他陡然一声痛苦的长啸,身上顿时腾起了一股黑雾。

  这黑雾并非寻常黑雾一般四散着的,而是一个黑雾版的高大老道士,黑雾腾起的瞬间,周遭的空气似乎都被沾染了邪恶的气息一般,令人感觉极其不舒服。

  但这种状态并未持续多久,大约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黑雾刚刚显身,之前在我身边炸开的那道紫芒光点瞬间便像有了灵智一样,尽数对着黑雾的身体疾射而去,呼吸之间,黑雾版的高大老士便彻底成了黑烟,而盘坐在地上的高大老道士真身则陡然一凝,山岳一般的身体膨的一声便倒了下去,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保了一命,我还是心有余悸,这时,虚空中突然一阵闪动,一道由金色的毫光组成的符篆显出了形来,正是七星符第五符——玉衡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