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个邪魅出现在我的面前之后,身形急剧地变大,没多会儿就成了一副顶天立地的样子。而且,他的变化不止是变大这么简单,一开始它出现的时候,身体是虚幻透明状的,我由此认出它是一只邪魅,但是待他变大之后,身体却已经是实质化的了,站在那里跟一座山似的。

  这个邪魅是个大胖子,以人类的视角是无法直视它的体重的,肥硕的大肚子往外挺着,我怀疑它低头的时候能不能看到自己的牛.牛。

  、N酷Rv匠TJ网首◎D发

  这个胖邪魅在原地站立,低头瞅了我一眼,随即一只胖手忽忽悠悠地就朝我扇了过来,手掌还离我很远,但带起的掌风却如同狂风一般,吹的我禁不住趔趄了几步,我心里由此生起了一股强烈的震惊,这么大的家伙,我们这些人恐怕是对付不了的。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我之前赖以诛杀了无数恶鬼邪魅的天枢符等三道七星符也同时黯淡了下去,随即消失无影了。面对面前这个巨大的胖邪魅扇来的一巴掌,本来就身体还很虚弱的我哪里敢正面相对啊,心下骇然的同时,强撑着身子往后快速地躲闪着,一边赶紧从黄布褡裢里面摸出事先准备好的天玄命符来,穿符、念咒,甭管管不管用,先好歹打出去再说。

  结果如您所料,本来专门可以用来对付邪魅的天玄命符,在这个胖邪魅面前根本就不够看。天玄命符之前多次用到过,在将之打出去的时候,它会变成一道火焰符篆,若是寻常的邪魅遇到,会将之虚幻的身形洞穿、燃尽。

  然而这一道用我鲜血画就的天玄命符却还未及胖邪魅身前,其上的符火便被熄灭了,连止住一下它身形的作用都没有起到。我的脚步很凌乱,对敌的动作也就有些失措。

  好在,当此紧急时刻,阴煞阳煞和老叫花子等人也已当先出手,在我打出天玄命符的同时,她们也各自施展了手段向着胖邪魅袭去。虽然每一个人的招式对邪魅的作用并不大,但胜在人多,胖邪魅估计也是不敢托大,扇向我的手掌也随即滞了一滞,我也由此得以跑的远些,得了喘息之机。

  但也仅仅是喘息之机而已,我知道胖邪魅的第一次出手恐怕连热身都算不上,当下不得不强自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忍着额头处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胀痛感,接连打出了五六道天玄命符,以期将胖邪魅的攻势稍稍缓解的同时,想再画一次遮天符来对敌。

  五六道天玄命符自我的桃木剑上飞出之后就变成了火焰符篆,各自从不同的角度向着胖邪魅的周身四围袭去,效果虽然依旧不甚明显,但加上老叫花子和阴煞阳煞等人的帮忙,倒也一时限制了胖邪魅的动作。

  我抓紧这个时间,拿出一张空白符纸来,手指沾血快速画着遮天符。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却是愕然发现,虽然我的身体虚弱至极,但这次画符的速度却比平日提升了一倍不止,而且不仅如此,手指在符纸上游走的轨迹也较之以前流畅了许多,待遮天符画就,其符样俨然已经可以与刑天的原创相媲美了!

  我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因此脑子里就有些走神,也就没有想好遮天符要产生的幻像。可是,更令人惊奇的事情就此发生了:我没想到幻像,幻像却是自显了——遮天符在没有我操控的情况下竟然当先飞出,眨眼之间就变成了刑天那个老货!

  我有些愣怔,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见刑天一经出现,便踏地而起,口中大喝了一声:“小小邪魅也敢为祸,给爷滚吧!”语毕,他手中的拂尘已经落下,如三千青丝垂绦,丝丝缕缕向着胖邪魅肥硕的胖脸上裹挟而去。

  我这时有些回过了神来,脑海里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当即不再停留,深吸一口气,当下舞起桃木剑,行走起天玄剑步来。

  果然如我所料,我这一次施展天玄剑步的速度也是瞬时提升了数倍,剑势步伐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俨然就是逸道长亲临。待一百单八式天玄剑步舞完,我没有杀向胖邪魅,逸道长却如从天而降一般,陡然在我眼前一闪,下一刻已然持剑飞出,朝着被刑天拂尘缠绕的胖邪魅胸口刺去。

  是的,逸道长和刑天都是在我施展了他们的绝学以后突然显出身来的。之前当刑天出现的时候我便陡然想到,我的道域一定是真实存在的,逸道长、刑天、剑锋正是从我的道域里出来的,而且,那个胖邪魅也是,它定然就是之前在道域里时,从那些王莽布泉之上突然跳出来的黑雾!

  心里有此想,还特么废什么话呀,还有一个老怪物没出来呢!我当下急忙一手持剑,在地上画起了战龙棋阵的棋盘来。其结果如同前次一样,棋盘在地上一显,我还没有去拣拾那些散落的道门法器来布阵,棋盘上陡然便出现了黑白两色的棋子,剑锋道长的身影也同时呈现。但他没有像逸道长和刑天一样,一经出现就向胖邪魅攻去,而是一手托着两盒棋子负于身后,另一手掐起指决,在胸前稍立,大约是低声念了一句道决,随即将指决前指,适才落与棋盘上的那些黑白棋子便像一枚枚子弹似的,带着尖锐的呼啸之音身着胖邪魅袭去。

  在三个老怪物这番攻势之下,胖邪魅终于扛不住了,不再主动出击,而是忽上忽下地闪躲着,虽然它的胖让他看上去笨拙不堪,但是这番闪躲却是灵巧之极,一次次险避着三个老怪物的攻势,不多会儿,便远远地拉开了与三个老怪物的距离。

  胖邪魅远远地站下,想必是喘息了一下,看着我冷声出言道:“阴阳童子好本事,这都没能将你灭掉!”

  他的声音一出口,我便听出,正是一开始那个旋风鬼柱里面传来的声音,我由此想到,今次最大的BOSS应该就是这个鬼货了。当下持剑挺胸,回敬了它一句:“你灭不了道爷,那道爷就灭了你。”

  其实我说这个就是安静地装个波依,我哪儿有什么本事灭它呀,只是觉得能克制焱哲的三个老怪物都出现了,收拾一个邪魅肯定是没问题的,所以才说了这句用来提气儿的大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