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邪魅听到我这话,当先冷哼了一声,说:“好大的口气,我安居天岂是尔等想灭就灭的?”

  呃……其实这鬼货不叫安居天,它是另有名姓的。只不过黑娃儿看不惯安居天这货,老是在那儿装波依水字数,所以我才把它的名字安给了这胖邪魅,替各位道友狠狠地虐它!(我是不是精神分裂了?)

  胖邪魅安居天这句话说完,巨大的身体陡然就又缩小而去,怎么形容呢,就像是一只充满了气的气球一样,突然被扎了一个眼儿,里面的气儿放掉的同时,它整个身体也急速地后退着,看这样子,明显是想要逃跑了。

  这哪儿行啊,别人能跑,安居天不行!我当先厉声喊了一嗓子:“老怪物们,别让它跑了,杀啊!”这么说着话,自己也便提剑冲了出去,脚下踏着天玄剑步,向着安居天逃跑的方向追去。

  逸道长等人被我公然喊成了老怪物们也不生气,在我追去的同时,他们的身形已然同时掠处,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安居天包抄而去。特别是刑天的拂尘,在那一刻竟然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似的陡然变长,万千青丝攸忽一下伸长,人还未至,拂尘已经裹在了安居天的身上。

  安居天此时已经从小山一般变成了两人身高的大小,虽然还是大的不正常,可比之刚才要小了太多了,身形也隐隐有些虚幻透明起来。它这副样子倒是让我心理上的压力变小了许多,在我和老叫花子等人赶至近前的时候,逸道长和剑锋的攻势已经招呼在了安居天的身上,我瞅空了当空,单脚猛然踏地,桃木剑做上撩状,剑尖所指,直取安居天低头看不到的牛.牛!

  可恨啊,安居天虽然胖,但却依旧是个灵巧的胖子,尽管他身上已经被逸道长等人的攻势折腾的不轻,但却躲过了我的猥琐一击,斩牛行动宣告失败,让我心里有些丧气,身形落下的同时,将桃木剑变撩为剁,瞅准了安居天的脚面便砍了下去。

  这一次它没躲得及,但是我这一剑也没起到啥效果,安居天只是稍挪动了一下被我砍中的脚,对我却是视而不见。

  嗬,这特么给我气的,无视的我存在么?可是打不过有什么办法?也没别的啥好招,道术不管用,那就撕逼吧!我随即将桃木剑收起,取了虎爪勾子出来,冲着安居天柱子一样的小脚狠狠划去。

  也许是习惯使然,我在挥动着虎爪勾子划向安居天的时候,脚下不自主地就踩起了天玄剑步,虎爪勾子的划动轨迹也是天玄剑势。不曾想,这一招用来,竟然让我发现了新大陆——桃木剑难以伤到安居天,但以天玄剑式挥出的虎爪勾子却是虎威大甚,割划在安居天小腿上的时,我竟然欣喜地听到这鬼货突然凄声叫了一嗓子。

  酷iG匠网,唯"一1正版,其他都Ra是》盗}8版

  那声音真是要多惨有多惨,在我听来,实在是没有比这更让人觉得悦耳的声音了!一击有效,那便狠狠地招呼,接连十数下,安居天的腿上已经变得如同筛子一般,倒是没有血啥的流出来,但一阵一阵散发着恶臭的阴鬼气息却是从那些伤口上弥漫而出。安居天的步伐明显地乱了,大约是想踩我的,可是,或许是他肚子太大挡住了视线,也或许是被三个老怪物制着上盘无法分身,总之对我的攻势无可奈何,我一套天玄剑步还不曾施完,安居天的身形已经缩小到了正常人大小,同时身形也更加的虚幻,某一刻,终于忍受不了,一条腿当先屈膝,紧接着两腿都弯倒跪地,整个身子敢陡然爬伏了下去。

  我怕被它压着,当先闪身跳了开去,这才发现安居天的失败并不全是因为我拿虎爪勾子伤着的缘故——它的上半身此时已经凌乱不堪,也不知道三个老怪物咋折腾的,总之是这里几道口子,那里几个破洞,胖乎乎的安居天就那么爬在地上,身体不住地抽搐着,嗓子里也发着“哼哼”的声音,想来是痛苦极了。

  又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机,我当先奔过去,一脚踩在它后脑勺上,边踩边骂:“我叫你水字数!我叫你留悬念!我叫你泡女道友……”

  逗逼结束,其实我是边踩边问它:“说,是不是焱哲布的局?那个老狗在哪儿?”

  安居天彻底成了死狗了,就么痛苦地哼着,一句话不说。我继续虐着它,脚都有点儿跺麻了。逸道长仨人此时都负手站在,冷眼看着我在那里撒泼,并不出言阻止。如此过了一阵,剑锋道长才突然开言,仰首对着虚空淡然道:“焱哲,偷鸡不成蚀把米,你今次的计划算是彻底败了,我们还要感谢你,让阴阳童子又成长了。”

  听到剑锋道长的话,我不禁停下了动作,焱哲在哪儿?我没看到呀!当下循着剑锋的目光望向天际,清冷的月亮挂在天边,已经有些西斜,北斗七星闪烁着,与寻常一般无二,并没有什么发现。

  但我再看剑锋以及逸道长和刑天时,他们的目光去都是仰望着,似乎能看到我所看不见的东西。我有些不服,我有天眼,应该一切可见才对啊!

  剑锋道长的话音落了没多久,空旷的公墓区上空突然传来了一阵淡淡的笑声,虽然听上去笑的清淡,可却有一种鼓荡耳膜的震颤感。这个声音果然与当日我在死人沟子里听到的焱哲的声音一般无二。那个声音笑了一阵,继而又说:“你们以为这就赢了吗?今日某虽折此一城,但你们也要失去一臂了!”

  我循着声音望向天际,依旧看不到任何东西,不知道逸道长和剑锋他们是怎么发现焱哲的存在的,心里正疑惑间,就看到天际尽头,一抹淡淡的浮云缓缓飘远,当它逐渐远去的时候,公墓区四处又响起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声,在之前那处立满了我们墓碑的坟圈子里,所有的坟头在一阵轰隆隆的声响过后被夷为了平地,地面上显出了一个深坑,小土带着母亲和两位姐姐,以及花子门的一些人正在坑底愣神着,而在那个深坑的一侧却有两根立柱,上面各捆一人,却是绿帽子道长孙春风和极阳童子胡煜童。

  也就是在此时,一直被踩在脚底下哼哼的安居天终于不哼哼了,顷刻间便变成了一滩黄沙,微风一吹,纷纷扬扬地四散而去。安居天这货,终于死透了!道友们满意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