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初到省城

  怨鬼的产生是有来由的,能够停留在世上久久不散的怨鬼,必然是在其生前遭遇了极为不公平的事情的。由此他认定,陈公衡的问题,肯定是自作孽的缘故,因而他不打算去帮助他驱鬼。

  老叫花子这么一说,我就疑惑开了,既然那边是自作孽,你不能去帮,那你后来怎么又答应了呢?

  老叫花子解释说:“陈公衡作孽招了鬼,但是陈老太太却一辈子念佛行善,结下了许多善缘。这种人远远一看就知道是善人,理应得到神明的照拂。那天她不顾年迈,亲自搬供桌、火盆等一应用具,还跪地相求,那便是充分表现了她的诚心。陈老太太跪佛跪神,如今跪了我老叫花子,那就与我把善缘也结下了。所以我便答应了。我这次去抓鬼,帮的是陈老太太,而不是陈公衡。”

  老叫花子一番话,我虽然听的一知半解,但是想到能去趟省城玩一趟,心情顿时便大好,开始在心里期盼着跟省城抓鬼之行。

  那时我和老叫花子都没有料到,这一趟省城之行,我险些把小命搭进去。

  自打老叫花子答应要带我去省城抓鬼,我的心里就一直在期盼这一天早些到来,但与此同时,另一件苦恼事也马上就来了:跟老叫花子去省城,老爹老妈会同意么?

  老叫花子却是自信满满地说:“放心吧,你老爹会同意的。”

  果然,那天是周六,晚上吃过饭以后我正准备出去找同学玩儿去,却被母亲叫住了。她对我说:“黑娃儿,你今晚上别出去疯了,在家洗个澡,明天你得出趟远门呢。”

  我心里闷的慌,就问母亲让我去哪儿,跟谁去。

  母亲这才说:“明天你得跟着观灵寺的老师傅去趟省城。你可得记着,一定要听老师傅的话,千万别给人家添乱。老师傅问你什么,你不许说谎,一五一十地回答就行了。”

  母亲这么一说,我瞬时便明白一定是老叫花子耍了什么手段了。但是因为跟他有约定,当下也没敢点破,还故意表现出极其不情愿的样子。母亲竟然还给我说了许多安慰的好话,我这才“勉强”同意了。

  联合着老叫花子骗自己的父母,我真是太无耻了!

  这都是被那万恶的老叫花子害的!

  只是我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糊弄我老爹和母亲的,后来多次问过老叫花子,这老货始终是一个字儿都不吐。一直到后来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才知道了真相。

  M:看0H正。+版《y章".节上r酷匠网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早早把我叫起了床,给我又是洗头抹油,又是穿衣打扮,总之好好倒饬了一遍,说是要到大城市里去,到了人家家里别让人瞧不起。

  我却因为迟迟不见老叫花子的身影,心里面觉得有些焦躁不耐。

  大约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家门口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的声音。那个年代农村里汽车很少,尤其是在我家那样偏僻的村子里,一年也见不了几次汽车。那会儿谁家娶媳妇用的都是镇上的吉普车,普通人家的交通规矩最好的是那种俗称“羊八叉”的手扶拖拉机。有时候我们一群小孩要是在街上看到一辆大解放,都能追着跑老远。因此当时一听到汽车喇叭声音,我便急忙跑出去瞧热闹。

  我一出门就看到汽车正停在我家的门口,是一辆黑色的小车,家乡的人那时把那种小汽车叫做“卧爷车”,其当时的价值在家乡人的眼中不比今天的波音飞机差,谁谁谁某天坐着“卧爷车”去某地了这种话题会在村子里传很久。

  我跑出家门是看新鲜的,但却没料到这车竟然是专门来接我的。

  我刚一出门,那车上就下来一个高个子男人,他问我:“你是黑娃子吗?”

  我说是啊。

  那男人一听就打开了“卧爷车”的后门,弯了弯腰向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请上车吧,是姜大师让我来接你的。”

  我听了以后顿时就愣住了,单是让我坐这“卧爷车”就够让我吃惊的了,这男人还说什么姜大师,我就更不知道咋回事了。于是小心地问:“姜大师是谁?”

  这时母亲也从家里出来了,她先是凑到我耳边悄悄地跟我说:“姜大师就是老叫花子。”继而才放大了声音说:“赶紧上车吧,就是专门来接你的。”

  我现在都能感觉到母亲当时故意大声说这句话时,是一种怎样骄傲的心情,因为就那么一会儿功夫,村里好多人都已经出来看“卧爷车”了。

  那个时候,能坐一回“卧爷车”,是多么大的荣耀啊!现如今回想一下,当时那辆车也只是辆红旗而已,如今我开过的车加起来够买那样的百十辆了,却再也无法体会那时候的激动和快乐了。

  可是那会儿我却说了一句特别欠抽的话:“老叫花子原来姓姜啊?”说完便一溜烟地钻进了车里。

  “卧爷车”拉着我先到祁山上接了老叫花子,然后便一路驶向了省城。一路上我都无法平息自己心中的兴奋与激动,一个劲儿地对着老叫花子表达我对各种新奇事物的惊讶:“哇,师傅你快看,那楼房好高呀……楼上的人拉屎怎么办啊……什么?拉屋里?那得多臭啊?城里人真脏!”;“哇,师傅你快看你快看,那画上的女人真不要脸(光着屁股。三点式的广告牌而已)”;“哇,师傅师傅你快看……”

  老叫花子刚开始的时候还跟我解释解释,但后来估计实在是烦透了,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你给我闭嘴!”之后就闭着眼睛装睡了。

  到达省城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第一次见到了无颜六色、绚丽闪烁的霓虹灯,心里的那种新奇让我兴奋的一点儿困意都没有。

  老叫花子却是在车里美美地睡了一觉,待到“卧爷车”在一幢三层的小楼前停下时,老叫花子才被司机唤醒。

  小楼前此时已经站了许多人,我一下车就看到了陈老太太,她由那个保姆搀扶着,站在众人中间,一见我和老叫花子,立即便来到了车前,作势又要下跪,却被老叫花子抢先一把扶住了。

  当时老叫花子说了一句特别文绉绉的话,具体怎么说的我记不起来了,总之那意思就是不让老太太再给她下跪,他儿子犯的事,不能让她折腰啥的。我那会儿有点恍惚,觉得老叫花子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 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

书库 目录 1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