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狸猫我怎么从来没见过呀?难道它们平时都不出来吗?”

  “那可不是一般的狸猫,那是受过人点化的。它们白天蜇伏在阳间,夜里在阴间觅食,因此平常人是看不到的。它们这次从李家走了,肯定就回到点化它们的人身边去了。以后你要碰到谁家养的猫多,那你就会知道这家肯定有人也是抓鬼降鬼的术士。他们也算我们的同行了,只是没我们厉害。”

  对于同行不同行的问题,我一点儿不感兴趣,因此也没有就此深究。这时我突然又想起那陈老太太的事情来,便问老叫花子:“你啥时候收了陈老太太当徒弟啦?她算是我师姐吗?”

  我这一问,老叫花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他说:“你可真能想,她都那么大年纪了,我收了她做徒弟又能怎么样?”

  我说:“那她又是给你磕头又喊你师傅的。”

  “喊我师傅的人多,难道个个都是我的徒弟吗?那只是别人对我的尊称,谁跟你似的,背地里总喊我老叫花子,一点儿不知道尊师重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当时也有点儿尴尬,急忙打哈哈说道:“那人家干嘛给你磕头啊?你还说抽空给她看看去,难道她家也招鬼了吗?”

  老叫花子估计也没打算追究尊师重道的事情,听我这么问,反而带着几份神秘兮兮的劲儿反问我:“想不想去省城看看?住大房子、睡席梦斯、吃香的喝辣的。”

  我说:“想!可是这跟人家给你磕头有啥关系啊?”

  老叫化子这时却卖起了关子:“只要你想就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还想追问几句,但此时已经到我家门上了,老爹和母亲此时都在大门外迎着,我只得把想问的话咽了回去。

  母亲已经把野兔野鸡都做好了,老爹还专门到镇上去买了两瓶好酒,在这里迎贵客一般的等着老叫花子登门。

  老叫花子的脸皮厚是大家都知道的,因此他毫不客气地进门便要吃要喝,父母和我也已经习惯了。那边父母亲陪着老叫花子吃喝,而我这边,心里却开始期待着跟老叫花子去省城转一圈了。

  就在那日下午,老叫花子酒至半酣之际,我家里突然闯进来一个人,进屋就给老叫花子跪下了,又是磕头又是作揖,说了许多感激的话。

  那人正是李家那个原本瘫痪在床上等死的老头儿。

  老叫花子做法到现在不到一下午,瘫了多年的李老头竟然能下地行走了,这桩奇闻至今仍在升子屯被人津津乐道。

  而当时老叫花子却似乎很不以为然,他只是淡淡地对李老头说:“鬼送走了,病自然就好了。以后别再作孽招鬼就是了。”

  冤鬼王彩娥和狸猫看家的事儿过去后,老叫花子在升子屯人的心目中的形象日复一日的强大起来。十里八乡到处都是老叫花子抓鬼的故事,更是有许多人在经历了一些莫名的事情之后,慕名前来,请老叫花子去给他们相看相看。

  然而平时挺和顺的老叫花子此时却是摆起了谱,任谁来请他都不为所动。听说有人花一万块钱请他去他都不肯呢!

  一万块钱啊,在那个年代可是了不得的事儿!

  我向老叫花子探寻过这件事的真实性,他当时是这样回答我的:“我们抓鬼是为了做善事,不是助纣为虐的。别说一万块钱,就是他给我十万块钱请我,我也不去。”

  我当时听得懂做善事是啥意思,但不知道助纣为虐又说的是啥。不过听他那么一说,我便失去了再问下去的兴趣。因为我觉得老叫花子不是在吹牛皮,就是脑子有问题:谁能有十万块钱?就算有谁会舍得花这么多请你?花这么多钱请你你都不去,不是脑子有问题吗?

  请原谅我那时的单纯吧。实际上后来我也是这么做的。曾经有人愿意出一个亿请我出山,我也拒绝了。我当时还跟那人明说了:你就算是给我一百个亿,也别想请动我。

  我比老叫花子还狠。

  有很漂亮的娘们除外……好吧,我先找找节操。

  咳咳,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们抓鬼不图财。相反,但凡只要我们做法,是必然要收取报酬的。世间事都有因果,种下什么样的因,就会收获什么样的果,花钱消灾听上去俗,但这是最简单最朴素的方法。

  简单点儿讲,如果我帮你抓了鬼,让你搭上自己亲人的性命你愿意吗?你当然不会愿意,所以你要掏点儿钱付酬劳。

  也许你会问我:你义务抓鬼不行吗?既不让我搭自己亲人的性命,也不让我掏钱为什么不行?

  酷匠G"网√永、'久&免√b费(2看小0说“

  那我就得骂你了:我替你抓鬼,然后我不收酬劳,之后搭上我自己的性命,这你就愿意是吗?我特么糊死你丫的!

  当然,我们也不是只要收钱就办事的。有的鬼你不找我,我也得去抓。有的鬼,即使你来找了我,我也不能帮你抓。甚至于,对于有些人,我们还得请点儿鬼折腾折腾他才行。

  我们常年跟鬼打交道,见过的各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行不义之举,取不义之财等等,是我们这行最大的禁忌,也是我们立身的根本。

  有点儿扯远了,言归正转,还是说一说我跟着老叫花子去省城抓鬼挣钱这件事吧。

  那天在李家做法的时候,我们升子屯的富户——陈公衡的母亲李老太太亲自为老叫花子准备一应做法用的器具,还跪在当地请老叫花子做法。当时老叫花子答应他得空就去给她看看。

  后来我才得知,其实在此之前,陈老太太已经颠着小脚到观灵寺请过几回老叫花子了。就在老叫花子在戈壁滩烧了王彩娥的尸体之后。

  原因是陈老太太的儿子陈公衡得了一种怪病,浑身奇臭无比,至今无法出门,只能在省城的家里养着。以陈公衡的财力,自然是请遍了各地的名医及术士们相看过了,但是半年过去了,仍然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那天老叫花子在戈壁滩烧了王彩娥的尸体之后,陈老太太便认定老叫花子定然是高人,因此也不顾着年迈,备好了礼品,在保姆的搀扶下去观灵寺请老叫花子了。

  当时老叫花子并没有答应。因为他告诉我,他从陈老太太描述的情况推断,陈公衡身上散发的奇臭,其实是尸臭。一个活人有尸臭,说明是有恶鬼上身的。恶鬼上身却不弄死他,而是拿这尸臭折磨他,这便说明那恶鬼同时也是个怨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