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叫花子说的神神叨叨,我一点儿也不懂。但是我却发现老爹和母亲的脸上都是一副愁云密布的样子。

  静默了片刻,母亲又开口问老叫花子:“黑娃儿出生时,那些别人家的死娃子真的都与跟黑娃儿有关吗?”

  老叫花子冷冷笑了笑,却只是点了点头。继而又端起一杯酒来饮掉,随后便站起身来说:“今儿吃饱了也喝好了,我就先回去了。我走之后,你们把那七盏羊油灯里的羊油倒到猪食糟里,然后把那七根灯芯埋到七婆子家的堂屋里就行。”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放心,七婆子死了,没人会追究你们的事。”

  说到这里,老叫花子打了一个饱嗝,再次呲出他那一嘴大黄牙冲我笑着说:“黑娃儿乖,师傅就在山上的观灵寺住着,哪天想师傅了记得带好吃的来看我!”

  说完,他又拿一双满是油腻的脏手狠狠地捏了两下我的脸蛋,这才起身走了。

  老爹和老妈都起身去送他出门,我要跟着去,却被老妈一把推进到了沙发上,并恶狠狠嘱咐:“给我老实呆着!”

  老叫花子走了,老爹按照老叫花子交待的办法,把七个羊油灯都处理好了。

  老爹去七婆子家的堂屋里埋灯芯的时候,果然见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具白骨,而且像是死了很多年一样,都有些发黑了。而屋里那些原本的桌椅、柜子等等,就跟从来没有过一样,整个屋子就像是破败了很多年,从未人住过似的。

  这件事之后,也没有人追究过七婆子的死。也是那时我才知道,七婆子是十二年前突然来到升子屯的,没人知道她来自哪里。

  而那一年秋天,我刚刚出生。

  过年的几天里,我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家里又一次恢复了平静,过年期间,家里走亲戚串街坊,一应喜庆的事很快就把压在全家人心头的阴影冲散了不少。

  我也跟屯子里的孩子们瞎玩,日子过的平淡而快乐,很快便把老叫花子以及那些关于收徒弟的事情都给忘了。

  但这样的平静只持续了半年,就很快便被一个亲戚家传来的消息打破了

  ——那年秋天,就在我十二岁生日的当天,升子屯周边几个村子里一日之间便有七个不满岁的婴孩夭折了。

  老爹说,我出生的那天,升子屯周边夭折的婴孩正好也是七个!

  这件事发生以后,关于我是个“煞星”的谣言便在升子屯一带流传了开来,我出生时的异象和本命年惊人的重复,使升子屯的人很快便联系在了一起。

  起初我什么也不知晓,只是感觉老爹和父母每每看着我时,脸上都布满了愁云,暗自叹息着。但我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后来在学校里面时,便发现好多同学渐渐地开始疏远我了。刚开始只有我们村子里的两三个同学,后来便发展到全班同学、乃至全校的同学都开始不理我。或者说,她们好像都很怕我,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我一靠近她们,她们便立马躲的远远的。

  这令我很苦恼。

  没有什么比童年时没有小伙伴一起愉快的玩耍更悲催的事了。

  我曾抓住以前跟我关系最好的陈锋问过,为什么连他也不跟我玩儿了。

  陈锋当时手被我抓着,嘴巴里却是吭哧吭哧的说不话来,那一张白胖白胖的小脸儿变的更白了,似乎抓着他的不是我,而是鬼一样。

  可是我哪里知道,在他们的眼里,我那会比鬼还要可怕。

  跟我说出这件事的人是我的二姐。

  二姐比我大三岁,我十二岁时,她已经是镇中学初二的学生了。平时是住在学校里的,那天星期天,她在家里吃午饭时,怯怯地问母亲:“妈妈,镇上好多人都说黑娃儿是个煞星,还说我们家里人容易招鬼,我许多同学都不咋敢跟我说话了。”

  二姐这么说着,眼泪儿也在眼眶里打着转。我坐在她的对面,听她说的话,再看她那副样子,心里腾的就上火了。

  我瞬间便明白为啥我那些同学不理我的原因了。

  因为我是煞星!

  可怜了二姐,竟然跟着我一起遭殃了。

  U酷匠☆网/k永Z久免m费看-小g(说

  母亲听了二姐的话,刚刚端起的饭碗又放下了,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却低头拿袖子擦泪去了。

  老爹也是一言不发,闷头吃完了一碗热干面,起身便出去了。

  家里的气氛沉闷极了。我自己也委屈的要命,拉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不是煞星,凭什么说我是煞星!”

  母亲替我擦着泪,安慰着我说:“黑娃儿不是煞星。黑娃儿是神仙命呢,老叫花子都说了。”但她自己的脸上却是清泪长流,声音也哽咽着、颤抖着。

  至今想起那一幕来,我的心头仍然充斥着那种酸楚的感觉。

  这是中午时发生的事情。到得下午时,家里又出事了。

  这次出事的是我的老爹。

  中午他只吃了一碗面便一声不语地出门了,我们都以为他是去田地里干活了,可是一直到晚饭时分,老爹还是没有回来。

  母亲让二姐去农田里喊老爹回家吃饭。过会儿二姐回来了,却说老爹根本不在农田里。

  母亲心里纳闷儿,便把饭在灶台上温好,自己出去找了。可以全屯子都找了一遍,却仍然不见老爹的踪影。

  眼瞅着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我们三人都很担心老爹,便分头去老爹可能去的任何一个地方找他。

  最终是我找到了老爹。

  我是在戈壁滩上找到他的。

  我从家里出来以后,先到农田里找了一圈,后来便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戈壁滩上。

  在我的家乡,戈壁滩是很大很广阔的,那里基本都是石滩地,根本没法种庄稼,因此一般人没事的话是不会去戈壁滩的。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指引着我一样,径直就走到了戈壁滩上。

  我顺着戈壁滩往里走了大约百十米的距离,借着落日的一点余晖,远远地便看见一圈人影在戈壁滩的深处正转着圈儿走着。在那些人影里,我看到了老爹的身影。我心里高兴,喊了一声“老爹”,便加快了脚步,迎着老爹的方向赶了过去。

  听到我的呼喊,那一圈身影顿时都站住了。老爹转过身来,看向我的方向,然而他的目光却显得非常迷惘,好像是并没有看到我一样。

  我顿时便明白了,围着老爹转的那一圈人根本不是人,是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居天说:

麻烦大家登陆阅读,点下追书,每天再点一次撸撸。你的支持是我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