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我就不信这个破阵法能有多厉害!”

金鸿闻言,面色一沉,随即手中出现了一柄火红色长剑,而后掐了个法决,随后大声喝道:“烈焰剑,给我烧!”

在金鸿的催动下,那烈焰剑瞬间变得通红无比,一道道火蛇从烈焰剑上冲天而起,仿佛要将周围一切泯灭。

“呵呵,不错的法器,可惜没用……灭!”

叶擎轻声一笑,随后轻轻吐出了一个灭字……

当他说完之后,半空中出现的雾气突然浓密起来,而后形成密集的雨点,直接降下,直接将那一道道火蛇全部扑灭,半空中更是有一道雷电凭空生成,直接击打在那烈焰剑之上,而那烈焰剑则是发出一声悲鸣,随后落入了金鸿的手中。

“该死,竟敢伤我法器!”

金鸿看着自己烈焰剑上出现的一道裂痕,双眸之中透露出一丝心疼的神色……

这烈焰剑可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极品法器,这么多年使用也没有一丝损伤,而今天竟然被打出了一道裂纹……

“法器算什么,你们这么不请自来,闯入我的宅院,甚至还在外面布置了可以瞒天过海的阵法,意欲何为啊?”叶擎淡淡道。

“行了,装什么装?你在城门口杀了我儿不说,竟然还去鸿运楼挑衅于我,不就是想让我过来吗?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指使你设计与我?”金鸿深吸一口气道。

这个时候,他想到,也许这人针对的只是自己,而自己则是被儿子之死,给蒙蔽了双眼。

有人来找他寻仇,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修行途中,谁手上还没点人命?

有一些仇人在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只是他金鸿背靠缚灵宗,本身又是洞天境强者,就算是有仇人,也没人敢动他罢了。

“呃……杀你儿子,是因为你儿子欺人太甚,至于去鸿运楼挑衅与你,这从何说起啊?”叶擎颇有些无语。

他不就是过去吃顿饭吧?

而且还花了上万块灵石,怎么变成挑衅你了?

还谁指使,只能说,你真是想太多了……

“谁不知道,鸿运楼就是我创建的产业,你杀我儿,还去鸿运楼吃饭,不是摆明了挑衅?”金鸿道。

“鸿运楼是你开的?白衣秀士,你们搞什么鬼?竟然带我去仇人家里的饭店吃饭?”叶擎闻言,忍不住吐槽道。

杀人家儿子,再光明正大的去人家酒楼里吃饭,嗯,貌似是有点挑衅的意思……

“主人,冤枉啊,我们不过是底层的小人物,只知道鸿运楼是莽荒城内有名的酒楼,哪里知道那是金鸿开的……”白衣秀士顿时叫苦道。

给敌人平白送了上万灵石,真是太傻了……

“这次就算了,下次可得把眼睛放亮点,不过这也没什么,既然鸿运楼是这个老家伙的,那么干掉他,在鸿运楼里花销的上万灵石,也就回来了!”叶擎道。

“想杀我?你有那个本事吗?崔兄,阵法研究的如何?能不能破掉?”金鸿问道。

“金兄,这阵法,太复杂了,我……我根本看不懂,就更不用说破解了,不过但凡阵法,都需要能量之源,我们有一个笨办法,就是不听的消耗这阵法的能量,直到阵法支撑不下去,自然就会破除……”崔长老道。

“那还等什么?所有弟子,拿出你们的法器,给我朝着四周攻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阵法到底能撑多久!”金鸿厉声道。

“是,长老!”

一众弟子闻言,一个个拿起法器,不过绝大多数都是中下品法器,偶尔有那么几个人能够拿出上品法器,对着周围一阵乱轰……

“这还真是个笨办法……”

叶擎见状,不由得摇头苦笑,要是任由他们这么攻击,一块上品灵石,还真经不住太长时间的消耗……

“两个洞天境,就放到最后吧,上百元丹,真是很不错啊,你们怎么知道,我正缺少元丹呢……”

叶擎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嗜血的笑容……

炼化元丹里的精纯元气,可比打坐炼化天地灵气的修炼速度要快上太多了!

常人修炼,从初入元丹,到元丹初期巅峰,起码需要百年时间的磨砺,而叶擎进入元丹境界才不过几天时间,这个过程就走了接近一半,就是因为他炼化了二十多颗元丹的元气,为《浑源天经》提供了大量的能量。

本来,他还想去用灵石购买元丹,而眼下,似乎短时间内不需要了……

这里有上百元丹强者,而在那缚灵宗还有上千元丹,在叶擎眼里,这些家伙,就是一个个行走的灵药啊……

“死!”

叶擎利用阵法之力,藏匿自己的身影,手中出现一柄古朴的长枪,直接刺入了一名正在疯狂朝着四处攻击的元丹境强者的脑袋。

长枪刺入的瞬间,那脑袋就仿佛被砸烂的西瓜一样,瞬间粉碎,那人到死,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喊出来……

而诡异的是,被杀死的那人尸体则是瞬间变成了干尸,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仿佛是死了很多年一样……

半空中,紫衣少女看到叶擎手中出现的古朴长枪,顿时眼前一亮道:“云姨,那叶擎手中,拿着的到底是什么兵器?看上去很是不凡啊,而且,这杀人效果,也太诡异了吧……”

“看不清楚,不过这长枪很是不凡,即便是在数百米高空,也可以感觉到那长枪中的锋锐之气,这起码是一件极品法宝,甚至是灵宝也说不定……”那中年美妇道。

 “灵宝?真的假的,才元丹境界就用灵宝?这也太奢侈了吧,这东西,就算是一般的王侯手上,也不过就那么一两件而已……”紫衣少女瞪大了眼睛道。

她家里开着珍宝阁,已经算是富甲天下,而她手中最好的法宝,也不过就是这极品的轻罗纱,别看跟灵宝就差了一个档次,但却是云泥之别……

灵宝级的宝贝灵性十足,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甚至可以自动护住,这都是法宝所不具备的效果。

“灵宝虽然稀少,可是这位可是来自真正的莽荒神山,以那些太古凶兽的实力,弄几件灵宝给小辈,并不算难!只是,现在的境界,怕是还只能把灵宝当成一般的兵器来用……”中年美妇道。

下方,叶擎在杀人之后,看到那人瞬间变成干尸,也有些心悸……

自己手中的这长枪,怕不是一种魔兵吧?

叶擎手中的长枪,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于秘境中的石城之内,在那疑似城主府的大宅院里,获得弑神枪之前,叶擎曾见到门口有两名卫士,手持长枪,身披铠甲。

长枪和铠甲都被叶擎收了起来,折叠过后可以放入百宝囊,而那两柄长枪则是被叶擎拿在手中,后来出了秘境,成就元丹之后,才放入的储物戒指。

长枪在吸收了那人所有的血液之后,陡然传给给了叶擎一道模糊的信息……

它还需要杀人,需要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