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白衣秀士的院落之外,金鸿和崔长老两人都在最前面,身后跟着百余名来自缚灵宗的弟子。

缚灵宗元丹境以上的强者,这次足足来了超过十分之一,洞天境的强者也来了两位,可以说,若是不算那位太上长老的话,眼前这些人,足可占据缚灵宗十分之一左右的实力!

“金长老,还是你有面子,宗主竟然把执法堂的精英都给你派来了,看来,此行不用我出手,那小子,也跑不出你的手掌心了!”崔长老笑道。

“他们也不是白来的,为此,我可是让出了鸿运楼一成的股份!”金鸿沉声道。

鸿运楼是他创立的,并且随着他实力的增长,鸿运楼的地位也在不停的提升,直到他成为缚灵宗的长老之后,为了执法长老的地位,他拿出了鸿运楼的大部分股份作为交换。

而这一次,再让出一成股份之后,他在鸿运楼里,就只剩下一小部分股份了……

“鸿运楼的一成股份?金兄真是大手笔啊,我当初修行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像金兄一样,弄个产业出来,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进入洞天境已经百余年,还被困在洞天境初期……”崔长老感慨道。

“崔兄哪里话,你可是我们缚灵宗首屈一指的阵法大家,单论阵法之道,在整个莽荒城,也没几个人能和你相比。”

说起鸿运楼,金鸿还是带着满脸的笑意。

他能如此之快的进入洞天境中期,这跟鸿运楼提供的大量灵石确实有不小的关系,甚至连他的儿子能够成就六品元丹,也是花费了不少资源的……

只可惜,他儿子死了!

六品元丹,只要中途不陨落,起码有一半左右的把握可以突破洞天境,到时候他们金家一门两洞天,即便是在莽荒城中,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只可惜,儿子陨落了……

“呵呵,你要的困天阵法,我已经不知道了,此这阵法,足可以掩盖洞天境强者对战造成的余波,而不必被外界担心这里会发生过什么!”崔长老笑道。

“有劳了!”金鸿闻言,拱了拱手道。

而两人却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头顶上方,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正一边吃着灵果,一边朝着下方观看……

“云姨,你说着金鸿怎么还不动手?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没错,出现在上空的,正是那珍宝阁阁主和那紫衣少女……

此时,在两人的身外,有一层朦胧的轻纱,直接将两人完全包裹在其中,无论是声音,还是气息,都不会传递到外面去……

“那崔老头正在布置阵法,小姐,你发现周围有什么不对劲了吗?”那云姨问道。

“不对劲?倒是没什么发现,云姨可有什么发现?有没有那护道者的踪迹?”紫衣少女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发现,倘若这叶擎真的有护道者,嘿嘿,那估计我也远远不是对手,也许,那位护道者, 现在正看着我们也说不定……”云姨笑道。

“什么?真的假的?云姨,这轻罗纱可是父亲送我用来护身的极品法宝,最是擅长隐匿身形,怎么可能会被发现?”紫衣少女紧张的前后左右都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才松了口气……

“如果那叶擎真的是纯血的螣蛇,那么有资格给他护道的,就算不能封王,起码也是个封候级的强者,你说这样的存在,能不能发现你的轻罗纱?”那云姨道。

“什么?王侯级别的存在?那……轻罗纱估计是没有用的……”紫衣少女闻言顿时惊呆了……

王侯级的强者,即便是在一个古国之中,也是重量级的存在,可以缔造出一个传承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不朽世家!

这样的存在,整个天枫古国都是凤毛麟角,就更不用说给人护道了……

“不管有没有,反正我们对叶擎可没有敌意,万一他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们也正好可以解救,也无需怕什么,再说阁主大人,也不是弱者!”

“小姐,你看,他们要动手了……”那云姨指着下方道。

果然,在阵法布置完毕之后,金鸿带着百余名元丹境弟子直接进入白衣秀士的院落之中……

正在后院休息的叶擎,感受到院子周围的阵法变化,顿时笑了……

“居然有人在我面前玩阵法,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也罢,我就陪你们玩玩……”

叶擎笑着,手中出现几道阵旗和阵盘,而后闭目测算一番,随手将阵旗朝着四周插入……

“起!”

叶擎掐了个手诀,顿时,一道迷蒙的雾气,直接将整个院子笼罩,甚至将整在院子外,控制着困天阵的崔长老都包裹在内……

“长老,起雾了……”

一名弟子紧张道。

“不对劲,山林有雾气,那还正常,可是莽荒城中有阵法守护,断不可能出现雾气,有此雾气,只能说明有人在搞鬼……”金鸿沉声道。

“啪嗒……”

正在这时,前方传出一个声音来,金鸿顿时吼叫道:“什么人?”

“金兄?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来人诧异道。

“崔兄,你……你不是在外面主持阵法吗?怎么跑到里面来了?” 金鸿道。

“我是在主持阵法啊……等等,阵法……这里……坏了……”

崔长老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顿时面色大变……

“到底怎么了?什么坏了?”金鸿皱眉道。

“我们遇到真正的阵法师了,那人的阵法造诣比我强太多了,竟然将我的困天阵控制权给夺走了,还不声不响 的,将我挪移到了院子之内……”崔长老苦笑道。

“真正的阵法师?什么意思?你还不是阵法师吗?”金鸿道。

“你懂什么,我不过是懂一些固定的阵法布置方式而已,可是真正的阵法师,可以将自己所学的阵法融会贯通,甚至随意组合,举手投足之间,甚至能够创建出全新的阵法,这样的存在,才是真正的阵法师,我这,充其量不过是知道个皮毛罢了……”崔长老摇头道。

他这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而真正的阵法师,知其所以然,懂得阵法的相生相克原理,比他们的档次搞多了。

最简单的就是,他遇到陌生的阵法,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去破解,但是真正的阵法师,即便是遇到没有见过的阵法, 也可以通过一定时间的研究,将其破解,甚至还能还原出来,这就是差距!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陷入了一个阵法师的阵法之中?”金鸿沉声道。

“没错,金兄,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也许,我们惹到了一个惹不起的人物……”崔长老轻声道。

真正的阵法师,地位极高,类似于炼丹大师,炼器大师一样,不知道被多少强者捧着,得罪这样一尊大神,就算是对整个缚灵宗来说,都是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