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冷冷看了幸亏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

  面对女子如此冷傲的态度,邢魁丝毫不生气,反而是拍着手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一个极品,你告诉我,你是什么出身,竟然这么狂傲?”

  邢魁趴在岸边,像是在看戏台之上的戏子唱戏一样,一脸的好奇。

  “我乃前朝国师的女儿。”女人冷冷扫了邢魁一眼说道。

  邢魁听了之后,顿时哈哈大笑,笑容之中的猥琐简直令女人浑身发抖。

  这个时候,邢魁终于露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面容,直接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女人惊慌之下,连忙后退两步,左顾右盼看不到邢魁的身影,刚要转身逃走的时候。

  忽然,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她直接撞在了邢魁的怀中,而与此同时,她身上的衣服,竟然一件件的落在了地上。

  这一幕女孩儿自己都没有想到,顿时惊呼出声;“啊!”

  她挣扎着刚要逃走的时候,邢魁大手一挥,紧紧的将女孩儿搂在怀中,只听他的声音淫乱道:“既然来了,就陪本王玩玩嘛。”

  说着一张挂满了胡子的嘴巴,直接堵在了女人的樱桃小口之上。

  唔~女人挣扎着喊了一声,刚要大骂几句,但是此时她已经全身动弹不得,直接被邢魁点住了穴道,所有的元力都被封印起来,身体软绵绵的,连站立都是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邢魁生猛的将女人按到在地上,用他那充满胡茬的嘴巴,几乎亲吻了女人所有的肌肤。

  邢魁冷言道:“在我这里装什么高傲,你看你都已经水流成河了,哈哈,是不是很想得到我的宠幸?哈哈,我就不给你,看你能怎么样!”

  女人羞愤难耐,本来被邢魁如此这般侮辱,已经让她十分愤怒了,再加上这个时候邢魁说出这般话来,女人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

  她抬起头,刚要用力的撞下去,邢魁直接一伸手。

  “啊!”女人尖叫一声。

  因为这个时候,邢魁直接抓住了对方的头发,将她从地上直接狠狠的抓起来。

  “想死?哪儿有这么容易,告诉你,我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不被我玩弄的,你也别想做那个意外。”

  说着,邢魁直接将女人半跪着放在了上,同时去侮辱女人的嘴巴。

  女人看到那种东西,恨不得一刀给他砍下来,自然不会像之前那两个女人一样服侍邢魁,用力的别过头去,看也不敢看。

  邢魁几乎已经忍不住了,直接伸出一只手,卡住了女人的脖子。

  女人差点吃不消,猛然开口轻咳两声。

  邢魁抓住了时机,直接捅进女人的嘴巴之中。

  “啊!唔。”女人痛苦,与此同时,眼睛中流露出来痛苦的泪水,同时声音变得无比的呜咽起来。

  “哈哈哈!爽!”邢魁却毫不在意的大喊道。

  他用力的将女人的头来回的晃动,一阵阵舒服的吼叫从邢魁的嘴巴之中喊出来。

  女人已经快被邢魁折腾的散架了,这个时候,被封住了经脉,根本无力在动。

  邢魁越玩越起劲,十分不屑的说:“不就是一个国师的女儿?这有什么好稀奇的,连公主我都玩了好几个了,何况是你?哼。”

  说完,他又用力的来了几下。

  看女人十分不情愿的样子,邢魁知道,这样玩下去,有些没意思,天下最爽的感觉,莫过于让一个不想和你发生关系的女人,转了性子,从冷淡,变成一个荡妇。

  邢魁把嘴巴伸到女人的耳边,朗声的说道:“在这个国家,我想扶谁起来,谁就会起来,你好好伺候我,如果我舒服了,就让你的国师父亲当国王!”

  女人听了这些话,虽然变成荡妇,但是已经不在反抗,所有的屈辱都化成了热泪,一滴滴的流露出来。

  而这个时候,邢魁似乎已经不满足这样的玩法了,直接将女人按倒在地,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处女?”

  女人没有想到邢魁会问这个,下意识的弱弱回答:“是。”

  但紧接着她就后悔了,因为这个时候,邢魁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王城的老大果然了解老子,知道老子喜欢这口,嘿嘿。”邢魁露出一个淫荡的微笑说道。

  女人自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但是事到如今,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咬着牙,蠕动着身体,想要逃避这个会让她痛苦一生的时刻。

  但是邢魁直接抓住了她的葱白脚腕,用力一拉,她柔滑的肌肤在地面上摩擦一番,顿时有的地方已经劈开肉绽。

  邢魁冷笑一声:“你想死还是想活,这点事情还想不明白吗?”

  酷匠网Y%唯2一正版R2,其$他Z‘都j是盗t"版

  女人哭的声音更加大了,但是邢魁毫不在意,直接单刀直入。

  血,流了一地,女人至此,从一个纯洁的女人,成为了邢魁的玩物,纵有千般不甘心,但又有何用?

  当邢魁终于完事儿了。

  女人的哭声停止。

  并非她已经妥协,而是她已经晕厥了过去。

  邢魁爽完,神识一扫,发现门外有人已经在等候。

  于是邢魁直接双手一张,一套金光闪闪的铠甲,已经出现在他的身上。

  他的块头很大,力气自然也是惊人,所以即使穿着这么一件看起来厚重无比的铠甲,也是身轻如燕。

  邢魁朗声道:“进来吧。”

  随即,邢魁的声音,直接一闪到了一张巨大的龙椅之上。

  这一幕要是给陈封看到,陈封一定能看出来,邢魁是货真价实的武王。

  因为邢魁对于时间和空间的领悟和掌握程度,远在常人之上,甚至已经能做到心念一动,就是瞬移,而且这个瞬移的速度,简直快到令人震惊。

  就算是武宗速度第一人的墨风,在邢魁的面前比速度的话,也是要逊色一条街,这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两个人了。

  此时,巨大的金镶玉大门,再次被人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男子,进来之后,直接跪地:“禀告天王,上次去抓捕苗王寨寨主女儿的事情失败了,派去沿海一代追查的几个人都音信全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