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姬刚并不想当城主,但是他也不想让他的人表现的太过弱势,所以他还是尽心尽力的教导起手下来。

  姬刚的战斗秘诀和墨风的不要脸秘诀大不相同,他的定义是:“想要打别人,就要学会挨打。”

  紧接着,姬刚直接将一套自己准备的,但是还没有投入到使用之中的一套机器带了出来,放在院子里。

  姬刚围着机器转了一圈,调试好之后,这才对手下说:“这是一套自动打人的机器,是我和小雅姑娘研究多日才搞出来的,打人功效绝对是目前一流的水平,现在我以身作则,给你们坐一下师范。”

  紧接着,姬刚直接一头钻了进去,机器在灵石以及各种法阵的作用之下,在他进入的那一刻,直接开始运转起来。

  当机器开始运转的时候,就算姬刚是一个涅槃高手,但在这样密集的攻击之下,还是被打的嗷嗷乱叫。

  当姬刚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变得十分的狼狈,鼻子打歪了,嘴巴里面也流血了,看来是受了内伤。

  但即便如此,姬刚竟然还嘿嘿一笑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大家鼓掌称赞,一个个跃跃欲试的想要去机器里面挨打。

  但是姬刚连忙说道:“一次只能进去一个人,剩下的人,先互相对战,等这个人出来了,下个人在进去,如此循环往复,不管日夜,这个机器都不能停下来,我负责给你们换掉废弃的灵石以及维修法阵。”

  姬刚一副兢兢业业的态度,着实让大家十分心安,有这样的老大,今生何求。

  接下来,在姬刚的武馆之中,顿时一阵阵惨叫之声,一波高过一波的开始在这里弥漫起来,他们痛并快乐着。

  另一方面的宗野,对于这个比赛倒是兴趣浓郁的不得了,他收到信件之后,立刻召集了几个分量不轻的弟子前来商谈。

  经过一番冷静的分析之后,他们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次比赛之中,需要重点关注姬刚和龙枯的人手,至于墨风这个逗比,自动被他们忽略掉了。

  而他们的训练,也是十分的专业,可以说是分工明确,有专门负责偷袭的,有辅助的,有当肉盾的,有专门负责打人的,在团队配合之下,即使在强大的敌人,也会被战胜,这个自然也是他们的战斗要义了。

  如此一来,他的武馆之中训练的呼喊之声,顿时弥漫了整个院落。

  而龙枯这里,剑修居多,虽然龙枯对于城主之位没有什么想法,但他也知道,陈封这是给了大家一个信号,让大家迅速的提升实力,山雨欲来之前的压抑,龙枯已经提前感受到,所以他同样已经早早开始准备。

  在这封信没有到来之前,他已经将团队的训练日程安排好了。

  具体的修炼方向,因为他们是剑修,所以剑修的三字真言快准狠,已经被他用多种方法,开始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强化。

  而身为剑修,需要训练的地方有很多,但是在真正的战斗之中,则是十分的简单了,那就是攻击,不断的攻击。

  剑气虽然十分的强横,但是相对于敌人强大的武技,他们的剑气,变得有些弱小起来。

  但是一道剑气不够厉害,那么有一百道呢,一千道呢?

  所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出最多最厉害的攻击,以快取胜,以多取胜,以狠取胜,这都是龙枯在训练之中需要注意的几个方面。

  远在川流城之外,锁龙廷。

  这个是天鬼团的根据地所在。

  而天鬼团的老大,邢魁,此时正在此处。

  邢魁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红面男子,微微有些谢顶,头和脸看起来像是一个球,圆圆的感觉。

  不过,这个人十分的健壮,身板看起来无比的魁梧,而且,在他的眼角的位置,有一道长长的刀疤,像是一条蜈蚣趴在上面一样。

  这个时候的邢魁正在自己家的游泳池之中泡澡,看他左拥右抱的两个美女,虽然都是上乘姿色,但是邢魁却对其不为所动。

  看起来像是正人君子,但是哪个正人君子大白天会抱着两个女孩儿洗澡呢?

  不错,邢魁是一个霸道且阴险的好色之徒,这是一些认识邢魁的人,打心眼里对于邢魁的评价。

  邢魁算得上是这几代天鬼团老大之中,名声最为差劲的一个了。

  但是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但是江山是前几代天鬼团打下来的,前几代老大死了之后,实力最强的就是邢魁了。

  身为一个武王,他说话自然有一定的分量。

  如此一来,虽然邢魁的品性十分的恶劣,但是跟着邢魁的人只是敢怒不敢言,毕竟武王的拳头,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酷g匠b/网,永久(免2S费y看W小}x说w…

  这个时候,邢魁一脸阴沉,十分不高兴的躺在游泳池的岸边,下半身跑在水中,怀抱之中左右两个女的,轮流用嘴巴服侍着邢魁,但是邢魁不为所动,似乎是玩腻了这两个。

  不多时。

  巨大的金镶玉房门被人推开了,一股阳光照射进来,阳光之下,竟有一个身材婀娜,但是衣着端庄大气的女孩被下人推进来。

  从这女孩儿的衣服上来说,自然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并且此女不仅容貌上乘,浑身的贵族气势更是令人不敢亵渎。

  此时,送来的下人,连忙恭敬的出声道;“这是王城的老大送来让您享用的。”言语之中的巴结之意不言而喻。

  女人一身的孤傲之气,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即使是在邢魁这样的人面前,她身上的气势也是毫不遮掩。

  邢魁见状,直接大手一挥,连忙有下人上前,将水中服饰邢魁的两个女子从水中带上来,就这样光着屁股丢了出去,而后下人也是匆匆离去。

  邢魁自从这个女孩儿进来的时候,眼神就一直没有从对方身上离开过。

  看他那一双冒着绿光上下打量的眼睛,不用说也是知道他正在想什么了。

  “姑娘,你倒是生的好端庄,真是一个极品啊。”邢魁抹了一把口水,毫不遮掩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