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封嘴角微微上扬,此时只说出一个字,只是语气有些凝重。

  只听陈封说道:“杀!”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

  墨风也从大家的表情之中看出这次的利害关系,摸着下巴,对陈封劝说道:“老大,他们可是天鬼团的人,要是我们真的杀了他们,恐怕天鬼团不会和我们善罢甘休的。”

  陈封眉毛微微一动,但是没有说话,看得出来,陈封是不打算改变主意了。

  此时。

  那名男子见状,不由有些恐慌的说道:“我可警告你,我该说的都说了,我确实是天鬼团的人,你要是不相信,后果自负!”

  陈封负手而立,冷眼看着男子说道:“本来你不用死的,我和天鬼团,是两个不相干的存在,但是你今天做了三件事,而且这三件事情,都是我的忌讳,所以你们必死无疑了。”

  男子一听,顿时一愣,紧接着慌张问道:“那三件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地方是冒犯到你的。”

  陈封轻叹一口气,好心解释道:“真是一个不懂礼貌的家伙,我来告诉你好了,第一,你不应该砸我的场子,第二,不该伤我的人。”

  这两点,都是事实存在的事情,墨风一行人听了也是连连点头。

  此时。

  男子眉头轻皱,问道:“那第三点呢?”

  陈封断然道;“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的美女你都敢打主意,简直就是找死嘛,给我杀了!”陈封指着那名女子,一脸愤怒的说。

  男子顿时被陈封的气势给震慑住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了刚才的狂妄气势,战战兢兢的说道:“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天鬼团里的高层,你要是杀了我,天鬼团一定会血洗川流城!”

  k酷y~匠b网@*唯一正V=版,‘其?)他.O都d是盗《版Qn

  但是已经没有人去听他的话说的是什么。

  宗野走到近前,沉吟片刻,碍于天鬼团的庞大势力,他竟然难以下手,确切的说是不敢下手。

  但是姬刚却不在乎这个,他是一个老实人,陈封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何况姬刚一直以为陈封是黑暗圣堂的呢,在他看来,天鬼团在牛逼又能如何,陈封可是黑暗圣堂的人,天鬼团能跟黑暗圣堂相提并论吗?

  于是在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一个大斧子,带着一阵风声,嗖的一下,男子顿时人头落地,喷出的鲜血,直接飞出一丈之外,将姬刚瞬间变成了一个血人。

  此时,他仿佛一个地狱修罗一样,径直的走到了另一名男子的身前,抡起斧头就要斩杀。

  但是这个时候,男子已经彻底被吓傻了,趴在地上苦苦哀求:“我什么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们了,不要杀我。”

  陈封闻言,走到了这个男子的身前,伸出一只手,在他的脸上拍了拍问道:“早这样不就好了,还装逼不了?”

  “不了不了,再也不敢了。”男子道。

  陈封轻轻一笑,拖着长音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如实道来好了,把你知道的事无巨细统统说出来,你们为什么要追这个女孩儿,这个女孩儿有什么来头?”

  男子这个时候,哪儿还敢隐瞒什么。

  在陈封的恐吓之下,男子一股脑的将他知道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人,名字叫做苗淼,很是绕口的样子。

  但是当他说道这里的时候,众人已经是有些惊讶了。

  因为这个苗姓,在雀之国不是一个一般的姓氏,谁都知道,皇家的人也姓苗。

  果然。

  在男子接下来的讲述之下,果然证明了苗淼的身份,真的不是一般的人物。

  原来这个苗淼,乃是浮屠雀王一脉的传人,而且更为令人震惊的是,据说她竟然传承到了孔雀王的血脉,这个孔雀王的血脉,据说拥有者,无一不是称霸一方的强大所在,最弱的也是武王之上的霸主。

  而这个血脉,因为传承的原因,在后来的几代之中,慢慢的没落下来,也就是说,有四代传人没有传承到孔雀王的血脉。

  如此一来,雀之国的统治慢慢的失去了权威,以至于到了现在,那些统治者,早就被国内的几大高手无视到了脑后。

  而时隔四代之后,令人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个血脉竟然在苗淼的身上觉醒了。

  而邢魁要的就是这个血脉,先强行霸占苗淼的身体,然后掠夺苗淼的血脉。

  当事情的始末被完全说出来的时候。

  旁人一阵唏嘘短叹,没有想到这么一场平淡的刺杀背后,竟然有着这么曲折离奇的故事。

  大家纷纷向苗淼投去了同情的目光,但是这个目光之中,或多或少的有了些许的觊觎,毕竟孔雀王的血脉,可不是寻常之物呀。

  此时。

  女人气的是浑身发抖,她嘴唇发白,美眸之中充满了愤怒,此时她指着天鬼团的那个男子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枉我浮屠圣主对你们天鬼团奉若上宾,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是如此的狼子野心,真是猪狗不如!”

  说完,她无力的跌坐在地,眼角中的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滚落下来。

  “完了,一切都完了。”苗淼的脸上,露出一抹颓然之色,十分悲痛的说道。

  陈封看了苗淼一眼说:“你哭什么,不许哭,有什么事情都说出来,我不喜欢爱撒谎的女孩儿。”

  苗淼见现在已经隐瞒不了什么了,所有的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也就没有了撒谎的价值。

  于是苗淼说道:“我生活的家园苗寨,现在已经彻底被天鬼团毁掉了,为了抓住我,他们不惜血洗苗家寨,甚至一名武王都因为这件事情陨落在邢魁之手。”

  说到这里,苗淼一脸的恨意,看得出来若是她有实力报复的话,现在一定会回去报仇的。

  但是看看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儿,报仇这样的事情,恐怕对于她来说,简直是难如登天了。

  现在能够做到的,恐怕只有好好的活下去,然后等血脉之力彻底开启的时候,回去报仇,这是苗淼现在处境之下,最好的打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