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野似乎也是听说过这个苗家寨,当苗淼这么说的时候。

  宗野微微皱眉问道:“苗家寨也算得上是十分庞大的实力,占据了整个千草城,即使天鬼团想要出手,恐怕也是非了不少的力气吧。”

  苗淼闻言轻轻点头,继续说道:“这次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当时他们直接冲进来,将为数不多的高手控制住之后,将其他的男丁,统统抓了起来,卖到其他地方当奴隶,不听话的直接杀掉,而女人则是直接卖给了各大春楼以及妓院,若不是家族之中全力将我护送出来,恐怕这个时候已经是性命不保了。”

  女人说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终于是失声痛哭起来。

  苗淼的话,直接将众人的怒火成功的点燃。

  只见他们一个个咬牙切齿的纷纷破口大骂。

  墨风更是夸张,直接跳脚骂道:“妈的,简直就是一群土匪!这个天鬼团,我发誓,必须铲除。”虽然说的义薄云天,但是说到后面铲除二字的时候,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此时。

  那名俘虏生怕众人迁怒于他,于是眼睛一转,抛出一个笑脸说到:“各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有话说,有屁放。”墨风正在气头上呢,听到这个,自然是没有好气。

  男子也不在乎,轻声道:“据说,拥有了孔雀王血脉之力的人,才是雀之国真正的主人,如果各位能够……嘿嘿。”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让陈封等人吞嗤掉苗淼体内的血脉之力,而他也因此对陈封等人示好,祈求能够饶他一命。

  陈封听了对方的话,饶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眼睛一亮点头说道:“这个主意不错,一旦苗淼体内的血脉之力觉醒,其他的各大势力一定会望风归降。”

  男子以为陈封真的相信了,于是笑道:“那是自然,这件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只是苗王寨的尖细出卖了这个消息,不然的话,这种好事儿,怎么会外传呢。”

  他讪笑着,一副讨好的嘴脸。

  陈封再次点头说:“你说的对,不过,为了防止秘密泄露,你委屈一下好了。”说完陈封看了姬刚一眼。

  姬刚当然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了,二话不说,直接手上一抖,斧头纷飞之间,一颗大好人头,再次飞到了半空之中。

  陈封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转身走向地上蹲着的苗淼,他啧啧称奇的看着苗淼,嘴里喃喃的念叨道:“真是人间极品,长的漂亮不说,身材更是万里挑一,皮肤呢,白皙乳霜,是我喜欢的类型,更加难能可贵的是,竟然还有百年难得一见的孔雀王血脉,简直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那。”

  陈封的这番话,说的大家是口干舌燥,即使是正人君子,这个时候,也是对苗淼垂涎三尺了,毕竟,即使他们不贪图苗淼的美色,单单是她体内的血脉之力,就是一个了不得的存在了呀。

  此时。

  大家眼巴巴的看着苗淼,看那样子,几乎是想将苗淼炖了,然后平分了一样。

  “这个女人,该如何处置才好。”陈封问道。

  此时,龙枯没有回答陈封的问题,反而是一本正经的上下打量苗淼一番,然后义正言辞的说:“你们知道怎么抢夺血脉吗?”

  “(酷48匠W网永U久T免hV费看T…小Q说v$

  此话一出,苗淼双目圆瞪,似乎感觉到了生命的威胁,她一副柔弱无骨的样子,直接如同一条毒蛇一样,从地上弹跳而起。

  她的速度之快,简直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而且在站起来的时候,直接抓向地上的武器,看她那个样子,是想要杀出重围了。

  只是,她的这个想法,似乎有些异想天开了。

  只见明月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了地上的武器之上,一脚踩着武器,她直接将苗淼从地上抓起来,然后向一旁一丢,直接将苗淼推到在了软绵绵的地毯之上。

  看到这一幕,那些男人们,一个个再次口干舌燥起来,尤其是苗淼的青色长裙之下,若隐若现的雪白,更加令人想入非非。

  陈封一脸笑意的看着苗淼,一副阴险的表情说道:“常见的掠夺血脉之力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秘宝,用一些拥有这些功能的秘宝,将这个血脉直接抽走就可以了,但是这个方法的弊端就是,苗淼为因此丧命,这么一个大美人,真是可惜了。”

  龙枯很有同感的点点头,然后问:“那第二种方法呢?有没有两全其美的。”

  陈封继续说:“当然有,第二种的话最好,通俗一点就是,和这个女人一起睡觉,然后晚上的话,多做点运动,让她怀孕,怀孕之中,我这里推荐给你们一种功法,这个功法,可以直接在行事过程中,将她的血脉之力,灌输到这个崭新的生命种子上。”

  “好厉害的样子,然后呢?然后呢?这么一来,血脉之力好像还是和我们没有关系啊。”墨风有些惋惜的说。

  “没说完呢,然后你就用刀,将苗淼的肚子挖开,将孩子给掏出来,之后吃掉,就可以了。”陈封轻描淡写的说。

  大家听到这里,都是愣住了。

  “吃掉?吃什么?”墨风张口结舌的说。

  “吃孩子啊。”陈封理所当然的说。

  众人闻言,一个个脸上都是猪肝色,俗话说得好,虎毒不食子,在场的众人之中,连苗淼都不舍得杀,谁会舍得吃自己的孩子?

  姬刚表情十分古怪的说:“这不就是吃死孩子了,好吧,有点难以下咽的感觉。”这话说得,好像他已经吃了一样……

  陈封点了点头说道:“血脉之力,本就是一个家族一种力量的特殊传承方式,如果非要强行掠夺,自然是行逆天之法,哪儿有什么正大光明的方法可言。”

  墨风这个时候,突然嘿嘿傻笑起来。

  大家狐疑看向他的时候。

  只见墨风已经猫着腰走向了地毯上的苗淼,他伸出一双咸猪手,一脸坏笑的说:“不错,这个方法好,不过吃孩子什么的太残忍了,但是睡觉这个事情我拿手啊,还是让我来吧,来来来小宝贝,我们睡觉觉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