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陈封的实力明摆着,炼丹堪称一绝,但是炼器的话,就不得而知了,毕竟陈封还没有在这一方面大显身手,当然考试的时候,已经是很高水准的发挥了。

  第二,想要战胜对方,就一定要拿出好的东西来。

  要知道,宝悦斋的镇店之宝,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在白银级印魂器之中,已经是顶尖的存在。

  所以说,这次陈封想要炼制的话,至少是黄金级武器,只有这样才能战胜宝悦斋。

  但是想要炼制黄金级武器,谈何容易。

  要知道,黄金炼器师在圣树国只有七位,黄金级别的四品材料和三品可就是天壤之别,黄金材料可不是你想找就找得到的,要靠一定的运气,而且炼制成功率也很冒险,这有名的七位,可能其中几个手上只有两三件,就可以在这个国家称之为炼器大师了。

  夏侯蝉一看父亲犹豫了,当下就飘泪了,捂脸道:“诶呀,父亲,你不爱蝉儿了,你看你都不帮我了,呜呜。”

  夏侯霸被夏侯蝉一哭,直接就慌乱了,上前安慰道:“蝉儿,你不要这样好不好,这件事情,唯一的根源就是炼制黄金级武器的高级材料,你说父亲分析的对吗?”

  夏侯霸直接简明扼要的说道。

  夏侯蝉一听,这事情有谱,连忙点头道:“是啊是啊,父亲您真厉害,一眼就看出事情的本质了。”

  夏侯霸嘿嘿一笑,脸色一变道:“不过,我珍藏的宝贝里面,并没有这么高级的材料,而且整个金雀城,想要找到这么高级的材料,也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不过我也很感激陈封,他救过你的命,是我的恩人,这件事你放心,这个忙我一定会帮。”

  听到这里,夏侯蝉算是放心了,毕竟父亲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了,夏侯蝉也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不过,为了再加一把火,夏侯蝉还是故作伤心道:“我很生气,我师父虽然厉害,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材料你要是不帮忙弄到,我就,我就,我就,我就不理你了。”夏侯蝉跺着小脚丫说道。

  夏侯霸一听可吓坏了,忙上前安慰道:“蝉儿放心,爸爸决不食言。”

  “诺,你说的啊,决不食言,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和师傅的脸面,全在你手里掌握了,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可要当心哦。”夏侯蝉叮嘱道、夏侯霸连连点头,容易将夏侯蝉安慰好,送会住处。

  夏侯霸回到书房,关上门。

  此时书房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蝉之前的保镖,石宽。

  “这件事你看如何。”夏侯霸坐在椅子上问道。

  “这个简单,我直接去找宝悦斋大掌柜,让他把这件事取笑,或者将他赶走。”石宽蛮横道。

  夏侯霸一听,连忙摆手道:“这可不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既然蝉儿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去做,这可不是儿戏。”

  石宽一听,自然不敢在狡辩,他可是直到,夏侯霸对于夏侯蝉,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也是会想法设法。

  “那可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去找炼制黄金级武器的高级材料不成?”石宽为难道,他也是知道,这样的高级材料,实在不好物色。

  酷匠\P网永J“久/免费看_Q小Wo说…Z

  “当然,而且我还知道在这城里,谁那里有黄金材料。”夏侯霸嘿嘿笑道、石宽听了也是十分高兴,连忙问道:“此人是谁,我可认识?”

  “当然,此人乃是碧海郡主。”夏侯霸说道。

  “啊,碧海郡主。”石宽一开始很惊讶,但是片刻之后,却是如释重负,眉毛一挑道:“城主的意思,莫非是想将陈封介绍给郡主认识?”

  夏侯霸没有说话,老谋深算的点点头。

  “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唐突了,郡主早晚有一天得离开,在这里躲避危险离开的日子也快了,难不成护送她回去的任务交给陈封?”石宽笑声问道,生怕有人听到一样。

  夏侯霸叹息一声,摸了摸下巴道:“我只是这样想想而已,具体的我可拿不定主意,但陈封救下了我女儿,干掉的人是霍野,加上明月这个背景不太清楚的女人,这件事倒是有点搞头。”

  “护送郡主必然是秘密离开,太熟悉的人肯定不行,容易走漏风声。”石宽顺着夏侯霸的思路一想,果然这个主意还不错。

  夏侯霸听了道:“恩,确实,不过,我只是借助这个机会,将我的意思告诉郡主,到底郡主想要选取哪种方式离开,全靠郡主的意思了。”

  石宽点头,拱手行礼之后,打开了房门。

  夏侯霸穿戴整齐,整理一下衣衫,然后在石宽的陪同之下,在城主府走来走去,来到一个整个城主府,最为安全,最为神秘的所在。

  在这里有人层层把守,几乎是一个苍蝇叶飞不进去。

  这个时候,夏侯霸在一层层禁制之上,打出一个特定的法决,这才将禁制一层层的由外而内打开,进入其中,外面让石宽守护。

  通过一个个拐角之后,夏侯霸来到一个海底世界一样的所在,头上是海水,以及各种游鱼生物,但是水和鱼都在一个透明的结界上面,一滴水也下不来。

  在这个海底世界屋子里,此时正有一个风姿卓越,貌美惊人,倾国倾城的美丽女子,轻轻的用手轻点结界外面的鱼儿。

  此人就是郡主无疑,在她身边,只有一个女侍从,除此之外,简简单单,就像她的美丽,简单,但却惊艳了世人。

  虽然这样,但夏侯霸却是知道,这个女侍从,乃是武宗强者。

  而郡主的父亲是王室中一个地位很高,可以说对于目前局势非常重要的人物,父亲和她都在前段最混乱的时候遭遇刺杀,她才一路出逃来到了金雀城。

  目前,王室那边较为稳定了一些。

  所以郡主一直想要回去来着。

  但是考虑到虽然王室那边安定了下来,但是沿途之上,教庭的力量分布的十分广泛,就这么回去的话,还是凶多吉少,她最近一直在想回去的事情,但是终究没哟找到一个万全之策,正为这件事感到头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