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也说了,你是西域第一,但是空口无凭,你看看你的店铺里,连一个像样的东西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是西域第一?”大掌柜傲慢的腆着肚子说道。

  陈封一阵无语,说来也是,今天他才刚知道有这么一一个店铺的存在,上哪儿去找称门面的东西呢。

  “不就是镇店之宝吗,店铺今天刚开张,至于镇店之宝一定会有,而且比你的要强很多。”夏侯蝉一听就不乐意了,直接从陈封身后窜出来,指着大掌柜的鼻子喝道。

  大掌柜被夏侯蝉给指的后退一步,虽然当街与女人吵架有些不雅,但是为了他店铺的生意能够继续下去,大掌柜还是说:“哼,我就不信,就凭这个毛头小子,毛都没有长齐,怎么可能炼制出比我更厉害的东西。”

  夏侯蝉双手叉腰,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泼妇,脖子一梗道:“你等着,我师父厉害起来,连我都害怕,这次你完蛋了。”

  大掌柜心知这么下去,要惹出祸端,搞不好会被逐出金雀城,只见他绿豆眼轻轻一转,想起来一个好主意。

  只听大掌柜说道:“我们这么争论下去,对谁都不好,这样可好,我们继续刚才的话,打一个赌。”

  夏侯蝉哼了一声道:“且,等你半年了,你才想起来这茬。”

  大掌柜一脸的尴尬道:“我们就赌到底谁家的镇店之宝厉害,当然你们店里的镇店之宝,必须是你师父亲手炼制的,如果捡来一个糊弄老夫,那可不行。”

  “你的意思是说我师父炼制一个宝贝,要比你店铺那个镇店之宝要好要贵?”夏侯蝉指着大掌柜的鼻子说道。

  大掌柜点头道:“对对,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你意下如何。”随即目光阴冷看向陈封。

  夏侯蝉站在陈封一旁,气呼呼的道:“师傅,咱跟他比,怕他不成。”

  陈封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的这个惹祸精夏侯蝉,无奈耸耸肩,出了一口气看向大掌柜说道:“这个赌局,我不参与。”

  此话一出,大家都是一愣。

  连幽莲也是一脸的诧异。

  夏侯蝉一听,小脸顿时一红,这不是当中打她的脸吗,她怎么会这么干,于是连忙摇着陈封的袖子,让陈封答应。

  陈封却丝毫没兴趣的说道:“这么一点挑战性的活动,我懒得参与,再者说了,又没有什么好处。”

  陈封的这句话一出,在场众人,全部是愣住了,原来陈封是不屑于和大掌柜比试。

  夏侯蝉也是破涕为笑,嘿嘿道:“师傅,你说话太霸气了,真是一句一个雷,差点把我给击死呢。”

  “姓陈的,你不敢?”大掌柜被周围乱哄哄的气氛搞的心乱如麻,指着陈封道、夏侯蝉一听就不乐意了,梗着脖子道:“喂,大肚子,你可听清楚,我师父懒得和你这种渣渣比,要是你想比,就拿出让我们心动的理由,不然的话,边去。”

  大掌柜听了老脸一红,心里生气无比,毕竟城主见到他也是十分恭敬的,现在倒好了城主女儿说话做事如此嚣张,丝毫没有将大掌柜放在眼里,大掌柜自然是十分生气。

  一气之下,竟然喝道:“好,不就是一一个赌注么,如果你们赢了我的镇店之宝,我直接将镇店之宝送给你。”

  大家一听,都是愣了,毕竟大掌柜的店铺,可是金雀城顶级的宝悦斋了,镇店之宝自然价值不菲,如此大的手笔,看得出来大掌柜也是蛮拼的了。

  “真的?大肚子,你不会是骗人的吧。”夏侯蝉小眼一转道。

  “怎么会,这是真的,除了镇店之宝拱手相让,到时候我还会登门致歉,为今天的冒犯道歉,但是,你们要是输了,这个店就要关门,而且你们要登门道歉,你看如何。”大掌柜红着脸喊道。

  “还行吧,事情就这么定了。”陈封微微一笑,答应了这次的赌局。

  就这样。

  这件事并没有经过肆意传播,但是到晚上的时候,已经是人尽皆知。

  毕竟无论是陈封还是夏侯蝉,还是宝悦斋的大老板,都是在金雀城有名声的人,这些人的一举一动,自然是受到大家的瞩目,而此时大家都是拭目以待,想要看看究竟是夏侯蝉的师傅陈封厉害,还是那个大肚子厉害。

  甚至在酒馆有人开设了赌场,赌陈封能否胜出。

  夜。

  几个人关了店铺,向住处走去。

  #最&s新章节上Rm酷f匠网

  夏侯蝉一直嘟着嘴巴,板着手指,看得出来,心事重重。

  陈封不解,上前问道:“小徒弟,你这是怎么了,失恋了吗?看得出,你心情不好啊。”

  “诶呀,你才失恋,你才失恋。”夏侯蝉挥舞粉嫩的拳头,在陈封的背上狠狠的敲打。

  陈封叫苦连天。

  半天之后,两个人才停止了闹腾。

  夏侯蝉问道:“师傅,这次的赌局,你到底行不行呀,你知道的,我在金雀城,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要是你输了,那我……”夏侯蝉没敢说完。

  “赌局都已经答应人家了,就算是不行,也要硬着头皮向前冲。”陈封理所当然道。

  夏侯蝉吐吐舌头不再说话,回到住处之后,一溜烟的跑开了。

  夏侯蝉没有回住处,直接去了夏侯霸住的地方。

  此时夏侯霸正在书房看书,夏侯蝉直接冲进来,老头子丝毫不生气,一脸和蔼的说道:“蝉儿,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夏侯蝉一脸笑意,走到夏侯霸身边,撒娇道:“父亲,有件事请您帮忙。”

  夏侯霸听了为之一愣。

  要知道以前夏侯蝉想要什么都是直接动手,或者哭着喊着,很少有这么淑女的向他求一件事。

  “什么事儿啊蝉儿?”夏侯霸只是觉得,这次女儿求的事儿,应该很不一般才是,所以心里i已经做好了准备。

  “是这样的。”于是,夏侯蝉就将陈封和大肚子打赌的事情,告诉了夏侯霸。

  夏侯霸一听,顿时皱眉。

  要知道。

  想要战胜宝悦斋,并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