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造设的梦局中,梦门处的梦符,就是这整梦局的标签,显示着这个梦局最核心的造法。

  楚家这面墙壁上出现的竟然是一枚血符!

  血符,意味着梦局里必有血灾,凶险异常,若无防备的进入可谓九死一生!

  这样的梦符,叫做:“血咒梦符”

  想要进入这个梦局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割破自己的左臂动脉,用血作引!

  人的生命是机体与灵体的有机结合,肉体是灵魂的载体,灵魂不会轻易离开肉体,但是一旦肉体的束缚能力遭到一定程度削弱,就会出现灵魂出窍。

  例如一个出车祸的人能在上空清楚的看见自己被抬上救护车;再或者做手术的时候能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完整场手术,那都是肉体极度虚弱的状态下发生的灵体脱离,所以我想放血也就是这么个意思,让人虚弱,从而达到某种状态得以进入这个梦局。

  一个人在极度虚弱的状态下进入一个凶险异常的梦局,不是作死是什么?

  但话说回来,只要拿捏好分寸,流点血,也不至于出人命。

  我打开背包,拿出里面的香烛、鬼灯、定魂符和红线,一一摆放好。

  我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一刻。

  我初算了下从我进这个梦局到出来约莫也就一炷香的时间。

  爷爷说过人的手心连着命魂,只要我把这支梦魂香攥在手里,当香燃尽就会烧到我的手心。

  这样一来,一旦我在那个梦局中遇到什么危险,也能守住梦魂,保住一条命。

  我关上灯把窗帘拉好,将蜡烛放到梦门下面,将红绳的一端系在脖子上,另一端系在点燃的鬼灯上。

  随后用匕首轻轻划开左边手臂,并将梦魂香点燃,攥在左手。

  虽然医学专业课没学好,但是在自己身上动刀子的时候,我还是有分寸的。

  划的时候,我专门选择了血流最缓的位置,并掌握了开口的深浅,便于我控制血流的速度和出血量。

  随着出血的增多,我眼里的光线逐渐微弱,直到合上沉重的眼皮,我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在渺杳无际的黑暗中,我看见了一盏忽明忽灭的青灯。

  那盏青灯悬挂在一颗枯干的树上。

  我打量了一下,我发现那青灯有四个面,四面都是被青布围着,布面上画着一些梦符,写着一些鬼梦暗语。

  “青灯照,八十里山鬼出鞘,枯树下埋枯骨,人头挂在高树梢,老鸹见了笑三笑。”

  这鬼梦暗语的表意是说一个人提着青灯走山路,看见了一棵枯树下埋着人骨,树梢上还挂着人头,路上的乌鸦也在不停的叫。

  其实这是一种意象,意思是告诉进梦局的人接下来要走的路,会出现一些邪异的东西,一些树木,或者木制的东西会有危险,这种危险,往往会出现在脚下或者头顶上。

  这些鬼梦暗语,实际上就跟NPC一样,给玩家提供一些隐晦的信息。在梦局里如果看不懂这些东西,那就是瞎子点灯,瞎忙!

  人告诉你前面有地雷你还偏踩一脚,那还玩什么?

  我摘下这盏青灯,继续朝远处的黑暗观望,结果,前方的黑暗中,又出现了一盏闪烁的青灯。

  我提灯找了下周围,似乎是条山路,但雾太大地形看不太清,只觉得枯木林立。

  这盏青灯提醒过我,要特别注意树木,以及来自脚下头顶的危险,所以当见到那些树木的时候,我就格外的警惕。

  }p酷%&匠W/网5永*久:免~费R看小!说

  行了大半的时候,树林渐行渐密,荒草竟没过了我小腰的位置!

  前方的青灯时隐时现,像是会动一般,我揉揉眼却又看不见了。

  我一急,赶紧咬着牙往里走,可越往深处走,这林中的风就越大,过了不久,天空中竟然下起了雨。风雨之中的密林,寒气森森,迷雾重重,几乎是寸步难行。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盏青灯的微弱亮光。那亮光似是午夜跳动的鬼火,忽前忽后,忽左忽右。

  这东西会移动?

  我提着青灯,快速靠过去,我竟然看见了一个提着灯的孩子! 那孩子四五岁的模样,一身黑色的衣裤,长长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紧紧的贴在两颊。

  他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在一棵树下停下来,目光空洞的盯着我。

  打量完他之后,我扫了一眼他提的灯笼。他的那盏灯笼上也有鬼梦暗语,不过,我看不清上面写得到底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喜欢请追书,撸撸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