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玄子,你提醒我这是三尾猫,到底什么意思啊?”

  玄子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转而问道:“你知道冥骑这种东西吗?”

  “冥骑?我倒是听说过,但具体的一些东西,还真不清楚?”

  玄子解释道:“所谓的冥骑,说白了,就是给鬼邪之物骑的东西。通常生活在荒坟,屠宰场,或者火葬厂附近,它们在这些环境中待久了,容易受环境中阴邪之气的侵染,习性都变得的比较邪异,也正因此,这些东西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侵占利用。黑狗、灰鼠、黄鼠狼、黑猫和黑驴子并称“冥间五大冥骑”。

  说到这里,玄子展开那张猫皮,把鬼灯端过来,照了照猫皮的内侧。我清楚的看见黄白色的皮上,竟然显现出了十几个小手印!那手印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的,很小,而且也很枯瘦!

  玄子说:“一只冥骑被不干净的东西骑过之后,就会在皮的内侧,留下这鬼物拍打过的痕迹。猫皮晾干之后,这种印记就会显现出来。这种印记,也叫鬼拍手。用这种皮做成手套,戴在手上,能够辟大邪。在过去,很多盗墓贼,在墓地发现冥骑之后,都会千方百计地捉住它们,然后就地宰杀,收藏毛皮,留作以后制作手套。盗墓贼戴上这种手套之后,进入墓葬之后,能够更加顺利。”

  说完,玄子用猫皮把那猫的肉身裹起来,用匕首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那猫尸给埋了起来。埋完之后,玄子又拿出一支香,点着,插在那猫尸上面的土上。

  玄子见我还是有点懵,就给我讲了个与冥骑有关的真事儿,并且就发生在我们村。

  一九九五年的时候,村里有户姓宋的人家刚死了人。

  宋家死的这个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我听说是去别的地方赶集,回来的时候让车给撞死的。

  更惨的是,那个女人当时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了。

  {酷AI匠2网z首~发~C

  那时候路上是基本没有监控设备的,所以想找到肇事者无异于大海捞针。

  那正是个大夏天,天气炎热,尸体容易腐臭,家里人不得不把母子两个合到一个棺材里,赶紧给埋掉了。

  原先,宋家的这个女人是养着一条黑狗的。那黑狗是死去的女人从她娘家从小就抱来养的,所以那狗跟她的感情很深。

  这女人死后,那黑狗也是不吃不喝。女人出殡那天,黑狗就跟着跑到坟地里,然后就守在坟边上,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开始的时候,宋家人和村里的其他人还给那狗送些吃的,但是时间一久,人们也就没心思照顾它了。

  后来,狗就在坟地里吃些蛇鼠。不过,也有人说,曾亲眼看见那狗叼着一条死人的胳膊啃。

  半年后的一天夜里,宋家老婆子做了一个梦,她梦见那死去的儿媳妇回家了。 儿媳妇回到家里,满脸的高兴劲儿,怀里还抱着娃娃。那婴儿也不哭,也不闹,只是瞪着一对黑乎乎的眼珠子。

  宋家老婆子看了那孩子一眼,顿时就吓醒了!

  这时候,这老婆子突然就听外面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挠大门!

  宋家人打开大门一看,立刻就惊傻了!

  那条脏兮兮的黑狗正站在门口,背上还有个婴儿!那个婴儿像是骑马一样,趴俯在狗背上,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

  宋家人惊愣之际,那黑狗“嗖”地一下就跑进了家里。进屋后,跳上一张床,把婴儿放到床上,又跑出去了。

  宋家人一进屋,那婴儿就“哇哇”地哭起来。

  宋家人看着那婴儿,就是不敢向前,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真么回事。另外,这条狗一直是生活在坟地里的,这样的狗突然给他们背回来一个婴儿,着实让人不解。想起自家死过一个没出世的孩子,这让宋家人不由得心里发寒。

  宋家人商量了一番,连夜把我爷爷给请了过去。

  宋家人疑惑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咋让那黑狗给送到这里来了?”

  我爷爷听宋家人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就说:“那丢孩子的人家,肯定比你们家心急一百倍。你们不用担心,这件事,明天自然会见分晓。”

  最后,我爷爷嘱咐宋家人道:“这个孩子你们要看好了,决不能让那黑狗再看见。”

  “这是为啥?”宋家人问道。

  我爷爷说:“这件事不能说破,说破了,都得遭殃。”

  第二天一早,宋家就给派出所的人打了电话,说在门口捡到个孩子。

  半个小后,派出所的人领着一个叫马大山的村民来到了宋家。

  马大山走到宋家门口,腿脚就开始发抖。

  见了宋家人就“噗通”一声跪下道:“我还以为这孩子被人偷走,再也见不到了呢。”

  说完,就拿出几百块钱,要表示酬谢。

  宋家人半推半就,就收下了。

  马大山抱着孩子,走出宋家的大门的时候,冷不丁一条黑狗蹿了出来,一跃而起,冲着那婴儿的脖子就是一口。

  再看婴儿的脑袋,都快被咬断下来了。

  马大山见孩子被这野狗给咬死了,发了疯地追打那条狗。

  最后,一直追到一片墓地里。

  到了一座坟墓前,那狗就蹲在那里不动了。

  马大山捡起石头,冲上去,对着狗脑袋就是一阵乱砸。

  奇怪的是,那狗就像是等死一般,纹丝不动,直到那狗的脑袋被石头砸碎,脑浆子洒了了一大片,它都没叫一声,伸一下腿。

  砸死了那狗之后,马大山的气儿总算是消了一些,随后他就把血淋淋的手伸到墓碑上去擦拭。

  接着,他就愣住了。他看到了墓碑上的字,那是宋家媳妇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撸!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