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前,他把这个女人撞进沟里后,见没人看见就赶紧跑了。

  后来,他听说被撞的人死了,而且是怀孕的女人。虽然心里下不去,但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他始终没勇气去自首。

  我听爷爷说,那黑狗,早就成了那女人的冥骑。一定是那女人的怨灵骑着那黑狗,把肇事者的孩子偷来的。

  所以说,只要抓住了偷梦的冥骑,这背后藏着的人就基本浮出来了!

  “子灵叔,你可知道这三尾猫,是谁的冥骑?”玄子见我发愣,就问道。

  我说:“是那个大个子的?”

  玄子深吸一口气:“你知道那大个子是个什么东西么?”

  “是……”我哑口无言了,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玄子沉默了半晌方才沉声道:“子灵叔,这件事上你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你知道吗?”

  我摇头,玄子接着说:“你想通过那猫皮鬼偶,找到支配它去偷你梦的那个人,但是你想过没有,利用这猫和骑这猫的鬼物,有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我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这鬼猫领我去的不是那片梦局中出现的地方,而是它主人住的地方?”

  玄子点点头:“子灵叔,我觉得偷你的梦的那个人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想得到什么,也不是想把你引进什么‘七墓钉魂阵’……”

  “对方的目的是想让我杀那只鬼猫!”

  “杀了那只猫以后呢?”

  “对方料定我会利用猫皮鬼偶的法子去找那片梦局的真实地点……然后就会……”

  “就会被那鬼猫带进挂尸林,那片林子里有一处棺宅,进而引诱你进那座棺宅……你知道那棺宅是给谁住的吗?”

  酷i匠网z☆唯一,T正C版R&,v其他7K都d0是0盗(√版=

  我看着玄子,却只能摇头。

  玄子说:“不知你注意到那棺宅上的辟邪浮雕没有?那棺宅叫冥驿,是专门给勾魂的鬼差住的。所以,并不是你跟着那猫皮鬼偶到了那里,是那东西从这里把你勾引过去的!你以为是在跟踪那鬼猫冥骑,实际上是被勾走了梦魂!方才出来的时候,我拍了一下你的后脑,是让你的命魂赶紧回来。”

  我整个人都傻了:“你是说那个大个子是鬼差?”

  玄子点头:“三尾猫,断尾黑狗,红尾黄皮子,秃头黑驴和生翅灰鼠都不是一般的冥骑。三尾冥猫,算是最邪的一种了,除了那些有道行的恶鬼或者冥差外,没有人敢驱使这种东西做冥骑。

  在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杀人要三思,杀猫要六想。’说的就是这黑猫的诡异之处。你杀了鬼差的三尾冥骑,这已经是个无解的死命之局了!”

  我说:“玄子,要不是你及时赶到,我就没命了吧?那你是怎么救下我的?看来这些年,你从我爷爷那里还学了些真本事。”

  玄子摇摇头:“不,不是我救了你的命,我也救不了你的命。这件事……你慢慢就明白了。”

  随后,我又和玄子聊起了他这些年只身在外的一些情况,玄子不愿多说,都是避重就轻的应付几句。

  凌晨的时候,玄子要走了。

  我说:“这么多年都没个音信,留个联系方式吧,有事方便找你。”

  玄子摆摆手,说他不用从不用那些东西,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他自然就出现了,就像今晚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鼻头突然就酸酸的,玄子也是个可怜人,当年他娘怀着他到了我们村要饭,刚到我家门口就要生。

  那时候我奶奶正好在大门口纳凉,一见玄子他娘要生了,赶紧把人扶进了家里,又找来接生婆,给玄子他娘接了生。

  玄子出生没多久,他娘连月子都没出就留下一封信和攒下的一些钱偷偷离开了。

  信里说自己的男人死了,自己是被婆家赶出来的。娘家又不待见,怀着玄子又干不了重活,只能出来要饭。她知道自己身子不好,恐怕时日无多,所以只能拜托我奶奶收养玄子,来生她和玄子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我家的养育之恩。

  小时候玄子也是整天沉着个脸,有事儿就帮着家里人干活,没事儿的时候,就一个人做在院子里大槐树下发呆。

  玄子大我五岁,但听他娘说,她男人也姓张,辈分比我爸小一辈,所以依着辈分玄子会叫我叔。

  他话不多,跟我也不怎么说话。但是,谁要是欺负了我,他是第一个冲上去跟人家打的。每一次不打个头破血流,绝不会罢手。

  所以那时候我就特喜欢他,我娘给我啥好吃的,我都会给玄子留一半。

  后来,我爷爷出去给人解梦破梦,说是贴补家用,顺道就带上了玄子。

  我爷爷那一走就是七年,虽然不知道他都去了些什么地方,干了些什么事儿,但是我爷爷确实赚回了不少钱。

  可爷爷回来的时候,玄子并没有回来。

  玄子离开了,但是他并没有把事情的真像完全告诉我,他说我落入的是个死局,当时分明是他把我救了出来,可是他为什么说他救不了我呢?

  回去之后,我在床上辗转到天亮,也没怎么睡着。

  一睁眼,我就给一个叫张是的本家兄弟打了个电话,听说他现在做淘鬼生意,我琢磨着弄不好他能知道些关于三尾猫的事儿呢!

  结果他小子接起电话就对我一顿冷嘲热讽,问我怎么想起来给他打电话了?

  我硬着头皮说:“兄弟想你了……”

  “别给我扯这些虚的,我忙着呢……”

  我轻咳了一嗓子,试探着问:“那个……三尾猫你听说过没有?”

  张是来了劲:“你问这个干啥?你知道哪里有这玩意儿?”

  我说:“捉这个有危险吗?”

  张是忽然得意起来:“呵呵,捉这玩意儿得靠脑子,硬来会倒大霉的,弄不好还得把命搭进去。”

  我尽量控制着不让声音抖:“要是……把这猫给剥皮杀了呢?”

  张是顿了一下:“兄弟啊!这个三尾猫,三条命,杀一次,必须用一条命来给它偿还。这个诡局很难解的!”

  听张是说完,我整个人就瘫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鲁!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