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准备开赴战场的飞鸢早早降临七星学院,这是皇龙学院提供的飞鸢,由三大顶尖学院共同提供御行元石并乘坐。

  顾炎武、卓然等人依旧在秘境内冲击,昨日星夜与秦安出关的只有白幽幽一人。

  白幽幽修为较低,一罐灵泉液根本不能助其突破,即便是在七星秘境中,恐怕也难在秘境关闭前突破圣境,秦安知悉后让白幽幽出关,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白幽幽去做,这件事,除去白幽幽也无人能替他办到。

  对此,在知悉秦安的想法后,白幽幽也不再做突破,而是很痛快地出了关。

  她的武道承蒙秦安指点,才从一个武道薄弱之辈一点点成长起来,具备了寻找父亲的希望,虽然最后结果并不如愿,可这并不能抹去秦安对她的帮助。

  白幽幽愿意做秦安背后那个分担的人,所以在听到秦安的想法后,她毫不犹豫地出了关。

  “这里就交给你了!”

  在踏上飞鸢之前,秦安最后看一眼白幽幽,郑重道。

  “放心吧,我可以借助白家的力量,倒是你,一定要小心!”

  白幽幽眼波流转,在这即将分离的一刻,她的内心忽然间很不舍,但最终只是默默道了一句“珍重”,便将一切的繁杂思绪抛在脑后。

  十方天域面临巨大危机,这一刻,任何的自私之念都应该暂时放下,因为这一战失败,人族的未来根本不是一句渺茫可以形容的。

  第九天域,当百战联院第一批学员和弟子浩浩荡荡开赴战场之时,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气氛中的凝重与紧张。

  此次百战联院成立,十方天域内众多宗门以及学院汇集的圣境学员和弟子直逼万名之多。

  万名圣境武者,在数量方面并不浩大,但绝对不是一股可以小觑的力量。

  当然,对比天皓召集起来的数十万圣战大军,百战联院的规模终究是小了一些。

  “那就是我们人族的大军吗?”

  无数学员望向战场最前方,那里,此刻正排列着数也数不清的人族武者,每一个人的修为都在圣境之上。

  “好强啊,我们人族大军这么强,天妖万族真敢杀来吗?”

  一些学员感到疑惑,当然,这些多是一些根本不了解昔年封妖之战的学员,他们根本不清楚,当年封妖之战的胜利人族究竟付出了何等惨烈的代价。

  昔年封妖之战,武尊强者陨落万名之多,陨落的武圣更是不计其数,即便是超凡脱俗的帝者,在那一战之中亦有陨落。

  相比而言,这一支刚刚成立的圣战新军,还未必比得上昔年的封妖大军。

  秦安望着前方如潮水般的圣战大军,心中也默认了伯轩当初说过的一点,伯轩告知他,天皓虽然该死,但放眼如今人族,也唯有天皓一人能号令十方天域。

  这一点,在看到这支圣战新军之时,秦安不再怀疑。

  因为眼下换做十方天域任何一名帝者,哪怕其威名已久,也未必能召集出这么庞大的一支圣战之军。

  “轰隆隆!”

  就在百战联院众多学员四顾之时,大地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晃动,就像是一天降巨陨砸在地面上那般,大有令山河倾倒之势。

  “那是什么?”

  蓦然,有身处飞鸢之上的学员看到了远处那道缓缓迎来的“地平线”,那密密麻麻如海潮一般的黑影,带给人的视觉冲击以及压迫简直太恐怖了。

  就在这时,一座行宫虚空而来,所过之处,同样令虚空震荡。

  “快看,那是剑帝大人的行宫神器,剑帝大人到了!”

  圣战新军传来鼎沸欢呼,而后方百战联院的学员,看到这一幕却是齐齐发怔,一座可以御行的行宫,般恢且宏庄,令这些刚刚走出学院的学员大开眼界。

  “好强的手段!”

  百战联院中无数学员为之动容,不过当中有一人却始终沉默,便是秦安,他看到那座行宫时,第一想到的并不是威风凛凛的天皓剑帝,而是带他闯入行宫取走六合神镜的伯轩,那个只身硬撼天妖两大帝者最终血洒生死川的老者,那个一生都在镇守生死川的帝者。

  行宫停下,一道身着银色铠甲的高大身影站在行宫之巅,他光芒万丈,在那一刻成为了全场聚焦的存在,他周身涌动着恐怖的气息波动,修为之强大,早已超出了后方学员的认知。

  “哇!”

  而当天皓本尊现身的一刻,整个战场都传来了惊呼声。

  天皓剑帝,十方天域最强帝者,也是这场圣战的唯一领袖。

  无论是在圣战新军还是后方百战联院的学员和弟子的眼中,天皓都是仅限于传闻中的存在,是神的代表,而今亲眼见到,又怎么可能不惊。

  “剑帝大人,向来都是从长辈口中听闻,如今亲眼看到,果然具备天神之姿!”

  苏溪站在秦安身边道,当天皓剑帝现身的一刻,她的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敬畏与钦佩。

  当然,苏溪能够露出这般神色,是因为不清楚天皓的所作所为,在秦安看来,天皓根本配不上天神之姿这几个字。

  “什么天神之姿,只是一个愚弄世人的伪君子罢了!”

  秦安毫不客气的道,而苏溪闻言柳眉微皱,下意识看了周围一眼,低斥道:“你不要命了,怎么能当众乱说话呢?”

  秦安微笑不语,看来苏溪并没有为所谓的崇拜而盲目,否则也不会这般小心谨慎地提醒他。

  “我没有乱说,终有一天你会清楚这是事实!”

  秦安压着心中的愤怒说道,而就在他说话之时,天妖万族的大军已经开到了近前,与圣战新军隔着战场遥遥相对,那一刻,气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冰点。